茱莉亚·罗伯茨都爱听,还要亲自来演的播客剧,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

返回首页

音频剧集这一形式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寂后,又借由播客的红火,重新“杀回”人们的视野,并在几档知名节目的带领下逐渐被市场所重视。今天我们编译刊登于2016年11月13日《纽约时报》的文章“The Story So Far- Fiction Podcasts Take Their Next Steps”。这篇文章展现了播客剧“Homecoming”背后的故事,这部播客剧因为好莱坞女星茱莉亚·罗伯茨的喜爱,并亲自出演电视剧而名声大噪。文章呈现了创作过程的困难、趣味和机会:那是一个生动、进取,又大有可为的行业生态。


2016年八月的漫长一天,Eli Horowitz和Oscar Isaac、Catherine Keener一起,待在位于布鲁克林区Gowanus的狭小录音棚里,他们面前摆着麦克风,一条名叫“Young Hollywood”的泰国斗鱼在鱼缸里转着圈游来游去。Horowitz先生是在指导Keener女士和Isaac先生表演,讲述一位提供援助的社工和一位退伍军人之间奇怪而亲密的关系。他们走到一起,是作为秘密甚至邪恶的政府计划的一部分。Isaac先生扮演军人,Keener女士出演社工。而那条“Young Hollywood”则提供背景音。


他们——包括这条鱼——必须完全通过声音来传达这一切。而Horowitz先生从来没有做过声音指导。

◎ 饰演社工的Catherine Keener


“我真的去谷歌搜‘如何导戏’了” Horowitz说,“我发誓我去看了WikiHow的页面。”
Horowitz先生是一个总在求新的故事讲述者(storyteller)。他曾是美国专注创新与实验性小说的出版社McSweeney's的总编辑和发行人,后又负责启动两本特殊的“电子小说”,这种电子小说以“地理寻宝”和“系列连载”的方式为读者在移动设备上生成故事。现在他正以一种新方式工作:虚构类播客,或称播客剧集。

◎ 从左至右:Eli Horowitz、Alex Blumberg、Mark Phillips


Horowitz先生是Gimlet Media新设的播客剧制作部门的负责人,职位名称叫做“有脚本内容执行制作人”(executive producer of scripted content)。Gimlet是美国布鲁克林的一家播客公司,由在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干了多年的记者Alex Blumberg于2014年创立。Horowitz执导的播客“Homecoming”是Gimlet的第一档播客剧,于2016年11月16日首播(由该播客剧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于2018年11月在Amazon Prime Video播出,由著名演员Julia Roberts担任主演)。这是虚构类音频内容实现更大野心的重要一步,“Homecoming”超越了早期播客剧集中偏爱科幻、恐怖情节,录制设备廉价而简易的实验性行为,拥有了复杂的声音设计、顶尖的配音演员、紧凑的情节和精妙的结构


播客网络Radiotopia的执行制作人Julie Shapiro说:“我们正在摆脱老式广播剧的形式,将‘研’‘发’并重。”她认为,有了这样的定位,“关于播客剧到底是什么,人们就能获得更清晰的认知。”




音频剧集内容在美国的“复兴”可谓姗姗来迟。在英国,广播剧在电台里一直拥有一席之地,从20世纪50年代起,英国广播公司(BBC)就推出了日播的广播肥皂剧“The Archers”(《阿彻一家》)。但与英国不同,美国的广播剧是在无线电广播行业的“黄金年代”,也就是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之间达到顶峰的。“然后电视就出现了,吸引了每个人的注意力,广播剧却停滞在原地。” Blumberg先生说。


但与此同时,播客——一种数字化的、可下载的、随时可收听的形式——的创新为初初入门的创作者打开了“用音频讲故事”的大门。他们可以在没有电台支持的情况下向全球听众提供他们的音频产品。


另外,虚构类播客大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它们大多是免费的。正如很多听众表达的那样,看戏剧、电影不是便宜的娱乐活动,但听播客却随时随地可以进行,对于缺少戏院、电影院的地方来说,播客的存在就更为必要。大多数节目不仅免费,而且现在越做越好,给听众带来了极佳的沉浸体验。


然而,从2006-2016年,大约10年过去了,播客剧仍在寻找立足点。类型小说有些被高估了,部分原因在于著名的广播剧——如Orson Welles的《世界大战》(“The War of the Worlds”)——的持久影响,以及早期科技使用者和极客文化爱好者之间的人口重叠。其次是元叙事的流行——这种结构能够更好地进行故事架构。



“Welcome to Night Vale”是一档暗黑、有趣的播客节目,它讲述的是一座小镇的故事,在这里,每一个阴谋理论都是真实的,以社区广播节目的形式播送。因此,听众觉得他们只是在收听广播。去年,一批科幻播客——包括“Limetown”、“The Black Tapes” “The Message”—都从“Serial”中借用了一些真实罪案类播客的元素。每个节目都有一位像Sarah Koenig那样的主播,为听众讲述让人惊异的故事。

正如舞台戏剧曾经以解说词开场一样,早期的广播剧也是通过这种文字讲述的。这些俏皮的话语为听众提供了一种熟悉的形式,使得他们通过耳机了解到了一些陌生的虚构概念。“没人看了美剧‘CSI Miami’然后问,‘等等,为什么警察局里有摄像头?’” Alex Blumberg说,“我们不会去怀疑是如何看到这些场景的。”


“Homecoming”摒弃了“由一位叙述者串联故事”这样的传统形式。虽然Eli Horowitz和编剧Micah Bloomberg一起撰写的这个剧集,充分利用了原生音频元素(如电话和访谈录音带)创作,但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在听,不需要解释也能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档心理惊悚类播客剧不仅有Catherine Keener和Oscar Isaac坐镇扮演男女主角,还吸引了David Schwimmer、David Cross和 Amy Sedaris等一众专业演员参与。它比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惊悚片更具实验性。对传统技法的厌恶,让Horowitz没有使用宏大叙事的结构来吸引听众,转而从音频的特性出发,通过对真实行动的记录来结构剧情。



他说:“在某种程度上,整个情节就是从这样一场挑战中产生的。”“我想要一个完整的情节,故事的真正核心就是对话本身。”



“Homecoming”中,女主为男主(一位自战地回国接受辅导的士兵)提供心理治疗的情节,以及女主和她的老板打电话的情节都只是服务于主线,在故事情节的谜团周边打转,旋转着越来越近,直到秘密最终被揭开。这种仅靠音频的节目形式,使得故事本身得到解放,时间、地点和人物身份都可以折叠解构,而这在电影中可能无法实现



“Homecoming”还邀请了Mark Phillips来负责声音设计——他曾参与制作了现象级播客“Serial”和其他的独立电影。他的参与让“Homecoming”听起来更像是一部电影,而不是典型广播剧的混音。Phillips没有让演员对着麦克风讲话——这是许多早期播客剧使用的一种技巧——而是像他在叙事电影中的工作风格那样做声音指导。节目第一集似乎就已经不采取传统的录制形式,实际上Horowitz在整个系列节目中都在新的声景中工作。

在一幕中,Phillips先生做了一个滚动的、吱吱呀呀的摩天轮,它创造出的氛围听起来就像是Keener女士和Schwimmer先生出没在一个热闹的街头集市中。当谈话开始时,创造出人物走来走去的声音要求他记录现场的噪音,比如居民在老年公寓闲聊,用餐时盘子叮当作响。此外,他还要带演员到户外观看外景。


“这些效果是没办法在棚里模拟的,” Phillips说。


但创造真实存在的声音的关键在于表演。“伟大的音频节目的核心是真实而富有情感的真相。我想即使你看不到它,你也能听到它。”Alex Blumberg说道。与电影或电视节目不同,在播客剧中,没有什么视觉上的特效来丰富一场精彩的表演,当也无法使用特效来弥补一场糟糕的表演。


虽然这些雄心勃勃的新播客可能会成为音频行业工作人员的大项目,但对于参与其中电影演员来说,他们会这种“独立感”(区别于工业化的大生产)而感到兴奋。饰演女主角的Catherine Keener说:“这感觉就像是在车库里为自己的父母表演。”
另外,“入伙”的过程也是比较随意的。Keener录了一个星期;Schwimmer就录了一天。当Keener说服Isaac入伙时,她说,“没钱给你”,他说,“没事。我加入。”

◎ 饰演退伍军人的Oscar Isaac




Gimlet是几家推动播客发展的公司之一。播客节目“Welcome to Night Vale”的制作方成立了自己的制作公司Night Vale Presents,相继推出“Within the Wires”——一档通过教学放送磁带讲述故事的节目,和“The Orbiting Human Circus (of the Air)”。后者采取了多元的制作方式,由John Cameron Mitchell,Mandy Patinkin,Charlie Day 和Tim Robbins参演。节目编剧为乐队“中性牛奶饭店”的成员Julian Koster。

与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合作制作了“The Message”的播客公司Panoply(企业级播客服务提供商Megaphone前身)发布了科技寓言类播客“LifeAfter”。播客网络Midroll最初专注于即兴喜剧和由漫画家主持的访谈节目,而今年,Midroll推出了“Fruit”来扩展其虚构类播客的版图。节目由Issa Rae主持,讲述了一个隐瞒自己性取向的职业橄榄球赛运动员的故事。此外,该播客网络还推出了一档叫做“The Mysterious Secrets of Uncle Bertie’s Botanarium”的节目,以一种奇特的虚构形式再现18世纪的生物学家Lord Joseph Banks,由出演过《痞客二人组》(“Flight of the Conchords ”)的Jemaine Clement担任主演。Midroll最近的一档节目是“A Night Called Tomorrow”,由James Urbaniak主持,讲述20世纪50年代好莱坞的一出喜剧故事。

明年春天,播客“Limetown”的制作方将建立自己的全虚构类播客网络。首先要做的是一部围绕一对夫妇展开的播客音乐剧,夫妻二人希望通过回答可能会使人陷入爱河的36个问题来挽救他们的婚姻。

Midroll的首席内容官Chris Bannon说,“有很多人都喜欢听播客剧,这让很多行业中的人都感到有些惊讶。”过去,不温不火的努力消耗了听众的热情——“糟糕的播客剧会让人感觉很假,这真的是一件坏事”,他说。创作一档现象级播客意味着在听众基础不明朗的情况下, 有机会抓住一块较大的市场。


话虽如此,但制作方必须考虑周全,这种周全不仅是内容精巧度考的,也要是听众友好的。在刚开始制作该系列时,Gimlet发现故事脚本太长,不能指望听众一直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Homecoming”现在每期节目控制在30分钟内


此外,节目也需要来自听众一方的“配合”。大多数的播客剧在健身或通勤时听都是很方便的,因为这种时候花15秒分散一下注意力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情节密集的播客剧里,15秒可能意味着错过了一个很重要的情节


Horowitz说:“我们正在努力探索这种形式能达到什么效果,同时也在对它现在的状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他打赌听众已经准备好来收听他的播客剧了。而他已经在筹备第二季了。




参考文章


1.The Story So Far: Fiction Podcasts Take Their Next Steps

2.Radio drama and fiction podcasts are having a renaissance as artists make television for your 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