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文化品牌想用播客打开阅读

返回首页

书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是人们获取知识与信息的唯一途径。去书店买书,则是我们接触书籍的重要渠道。时代的变化深刻改变了知识传播的途径,书不再是唯一,人人都能非常容易地在网络空间中发表自己的作品,人们的生活中也充斥着越来越多地视听冲击;线上消费的发展也让传统书店渐渐“褪色”,电子阅读与网上购书成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帮助书籍诞生的出版社,把书籍展现在读者面前的书店,也在寻找着新的不可替代的价值。




我们要做中文世界第一档专业的文学主题播客。”这是中信出版·大方想要做的。作为一家成立于2016年7月的出版机构,过去几年一直在探索立体出版与跨界合作不同方式,他们举办过大方文学节,和宜家一起打造过阅读装置,还和瑞幸咖啡合作过图书衍生快闪店,尝试通过丰富的形式将作家“人”的一面呈现给读者,将文学的内容置于生活的场景中。如今他们选择了播客。
3月31日,这档文学主题播客即将上线,他们取名为“跳岛FM”。

◎ “跳岛FM”Logo 图源:中信出版·大方


选择”播客“这个媒介形态,是因为大方的总经理蔡欣发现,公司里的年轻同事都开始听播客,感受到中文播客在2019年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逐渐进入更多人的视野。这促使大方思考,如此受到年轻人欢迎的播客能与文学、出版碰撞出什么新的火花吗?


仔细对比播客与文学这两种形式,大方敏锐地察觉到两者的相似之处:播客作为音频,和文学一样给人”既亲近又有距离“的感觉。播客一方面不像单纯的文字那么有距离,能给听众带来一种亲密感;另一方面又不像视频是视觉上的直接呈现,保有了一份神秘感。这种特质跟文学非常相似,一方面文学的文学性容易让读者亲近;另一方面文学是一种精神享受,而非直接满足读者功利的需求。


“跳岛”这个名字的灵感则来源于岛屿爱好者的旅行方式:他们在岛屿之间旅行,从A岛“跳”到B岛,再从B岛“跳”到C岛,在自己的旅行地图中不断地搜集更多的岛屿,是一种跳脱不循常规的旅行态度。不仅如此,岛屿和人也有很多相似之处,表面上看汪洋里的每一座岛都是独立的,但它们的底端又都是与大陆相连的,就如同因为文学而彼此联结在一起的人一样。除此之外,在讨论过程中大家发现 “跳岛FM”这个名字念快一点就会变成“跳蚤FM”,蔡欣觉得其中有一种“野蛮和酷的气质”。


呼应”跳岛“这个名字,大方的视觉总监、青年设计师孙晓曦为播客设计了一个极简风格的logo,深紫底色、灵感来源岛屿的两个绿色半圆环互相拼接,视觉上尤其跳眼而简洁,以突出跳跃感和轻快感


借用蔡欣的一句话来总结“跳岛FM”的slogan就是,像在岛屿之间跳跃一样的在文学世界中思想旅行


“跳岛FM”在节目形式上采用了圆桌讨论的方式,以文学话题或者社会议题作为切入点,邀请作家、文学评论者、译者甚至跨界人士作为嘉宾参与节目录制,在发声和参与讨论的过程中交换观点,促进观念的流动。


大方与『播客一下』分享了即将上线的第一集节目,请来了文学评论家张莉老师,以她做的“中国作家性别观调查”为主题,不仅仅对作家的性别观和写作进行探讨,更由此折射出了整个中国社会的性别观。这样的选题将文学与社会生活结合在一起,不局限在小范围的学术研究场域,而观照到了更广泛的生活现场。

◎ 图源:中信出版·大方


除了周更的播客节目,大方还计划举办一场线上发布会,邀请文学界、出版界和播客界的从业者们以“声音与文学的关系”为话题,共同探讨当下我们可以用表达什么新的东西。


蔡欣告诉『播客一下』,“跳岛FM”并不是一档发挥宣传作用的“品牌播客”,而是中信出版·大方立体出版策略的一部分,是一档相对独立的、开放的、针对广大播客听众的内容产品。“把好的内容做出来,品牌就自然有了,这是在内容产业里要坚持的一个原则。”




同样是国内知名的出版与文化品牌,“理想国”在3月也悄然推出了一档播客《Naive咖啡馆》。


在传统的出版业务以外,理想国近年来也持续探索出版以外的空间,保持着每年举办近200场文化活动的频率,在2015年推出了“看理想”,以“做出版”的态度做视频,从2018年开始更发起了“宝珀理想国文学奖”,以鼓励新兴的中文作家和文学写作。

◎ “理想国”Logo 图源:理想国


理想国新推出的这档泛文化类播客是它们在北京国贸郎园即将开业的“Naive理想国”咖啡馆的品牌播客。理想国的原计划是在咖啡馆开业的同时发布这档播客,但因为疫情的影响,“Naive理想国”咖啡馆延迟开业,而播客《Naive咖啡馆》则先行与听众们见面。


理想国创立以来的理念是“想象另一种可能”,咖啡馆作为理想国的落地线下空间,其理念是“感受另一种可能”,播客《Naive咖啡馆》则以一种线上声音聚会的形式,超越时空的限制、扩大了咖啡馆的外延,其名字中的“Naive意味着天真、好奇、对习惯的拒斥、对另一种可能的践行”,理想国期待以此吸引更多的人走进咖啡馆,坐下来感受生活和讨论文化。

◎ 《Naive咖啡馆》Logo 图源:Naive咖啡馆


提出“将咖啡馆和播客进行联动”这一创意的是理想国的创始人刘瑞琳,她觉得咖啡馆本身就“象征着一个讨论文化、感受生活的自在场所”,而谈话类播客就是一个讨论议题的声音空间,和咖啡馆这一意象高度吻合,具有共性的两者结合起来再自然不过了。


负责落地这个想法的是理想国新媒体部和营销部的同事们,他们根据理想国作为出版品牌所具备的独特气质,依托经营多年的作者、编辑和译者资源,筹划并制作了《Naive咖啡馆》。而他们也开启了一段播客探索之旅。


在录制了几集节目后,播客主持人之一的郝汉发现做播客并不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论是主持人还是他们邀请的嘉宾都需要一段适应和调整的过程,作为主持人,他在节目录制时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实时把控谈话的节奏,注意控制嘉宾表达的时长,根据情况适时打断嘉宾的讲话,对嘉宾的话进行适当总结,然后再引导话题继续进行;以文化内容为主的播客,对于嘉宾而言弥合书面语和口语间的差异,在严谨准确和有趣有料之间找到平衡点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主持人和嘉宾之间的互相沟通和反馈也非常重要,如此才能促进《Naive咖啡馆》的节目制作更加成熟。


Naive咖啡馆的主理人叶莺在播客发刊词中介绍说“等到疫情过去,咖啡馆开张后,播客《Naive咖啡馆》将会在咖啡馆内录制,这将是一档飘着咖啡香的播客。”。因为在真实的咖啡馆内录制,将咖啡机磨豆子的声音、顾客聊天的声音作为白噪音,就能够为这档播客注入独特的现场感,即使不能亲身前往咖啡馆,听众也能在听播客时身临其境地感受到现场聊天的生活感。


◎ 正在装修的咖啡馆 图源:Naive咖啡馆


《Naive咖啡馆》目前已经发布了两集节目:《歧视及华人污名》以及《如何在当下重塑交往空间》,聚焦于疫情爆发后舆论中暴露出的种种“语言问题”,探讨如何重建人与人的正常沟通。


除了回应社会热点外,《Naive咖啡馆》今后的选题还会立足于理想国出版的图书,围绕着书的内容延伸出相关话题,邀请编辑、译者、作者、同事们以及理想国的各界朋友,包括媒体人、在专业领域有所研究的人等等,去讨论这些话题,尝试去“回应这个时代或者存在于所有时代、甚至超越任何时代的问题”,这也是理想国做出版的初衷。据制作团队透露,在四月份即将到来的世界读书日,他们会邀请几位理想国作者来到在《Naive咖啡馆》聊聊属于他们的独特阅读经验。

◎ 特郎普的发言稿 图源:Naive咖啡馆


制作团队期待随着《Naive咖啡馆》的推出,那些长期关注理想国的老朋友们能够获得一条维系更紧密联系的新渠道,那些暂时还不了解理想国的新朋友,也能被播客所传递的价值所打动,为咖啡馆和理想国聚集更广泛的受众




在一本书的生命中,实体书店承担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发源于广州,创立于2011年,目前拥有四家门店的文化空间品牌“方所”也一直在探索“如何把线下文化生活场景延伸到线上”。方所的联合创始人廖美立曾在一篇题为《书店于我》的演讲中说,“所有的文字、影像和声音,在未来都是新形态和新业态”,“怎样利用科技和传统,从而实现双赢的组合,是书店未来要注意的事情”。


方所建立之初就策划的”方所创作者现场”的系列文化活动,至今已经举办超过1000场,2014年发起的国际书店论坛也已经举办了6届,但是方所经常会收到因故无法参加活动而感到遗憾的读者询问,这促使方所思考如何扩大线下空间所举办的活动的影响力,突破时空限制惠及到更多的受众

◎  “方所”Logo 图源:方所

因此,方所从2019年开始设想通过“线上读书会”的形式经营阅读社群,聚集更多爱好阅读的人,在线上共读共同交流阅读心得。随着疫情的爆发,受到各地封城和防疫措施的影响,实体书店遭遇了比较大的冲击,方所内部也加速了建设“线上阅读社群“的计划,为此方所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团队,并将播客这一随时随地可以收听的声音媒介作为线上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孵化出了线上文化产品《方所文化FM》。


方所对《方所文化FM》的定义是“一档动态的音频栏目”,它的本质是一档文化类播客,供听众收听,同时与“方所线上读书会”有着紧密的联系,客节目中提到的书单和议题将成为线上读书会讨论的来源,听众可以加入读书会延续对书籍的解读与讨论,专业的导读人、讲者会在社群中与读者即时互动,鼓励读者分享读书心得,连接起人与人的交流。

◎ 方所文化FM 图源:方所


作为一档播客,《方所文化FM》包含“世界人文殿堂”与“文化力现场”两大核心栏目,前者会请人文专业领域的讲者分享读书心得,以及对社会议题的关切,目前推出的首个专栏是作家杨照先生主持的《杨照书话》,他在节目中分享了自己的独家书单,如村上春树的《地下铁事件》、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等书,目前还在与行人文化实验室创办人陈传兴讨论以艺术史、文学史为核心的专栏节目;后者则由“当代生活文化策划MCN平台”文化力研究所与方所合作策划,将围绕“艺术、设计、工艺、摄影、手作等领域”,尝试通过线上互动的方式展现新兴的生活方式。

◎  《杨照书话》 图源:方所


显而易见,《方所文化FM》不仅仅是一档播客,更是一个将由众多专栏组成的播客矩阵,未来可能会有多档节目并行,制作团队为了保证节目的高质量和稳定更新也形成了一整套节目制作的流程。

在节目策划阶段,方所会与讲者共同确认书单及相关议题,并约定好录制时间在专业的录音室进行音频录制,录制结束后,方所团队会根据讲者提供的大纲和音频,进行内容整理、音频剪辑,保证节目内容在开播前提前至少三周制作完成,然后在更新前讲者会与方所团队共同审核节目,以保持周更两集的频率。


除了上架主流的音频平台外,方所还在“方所会员服务”公众号定期推出方所文化FM周报,概括当周更新的节目内容并对新节目作出预告,同时准备开通B站官方频道,以接触更年轻的读者群体。



“跳岛FM”、《Naive咖啡馆》和《方所文化FM》三档播客虽然由不同的文化品牌出品和制作,玩法也更有不同,但在本质上却是一致的,它们都承载着在互联网时代下、连接起实体空间与虚拟空间、把文字与声音结合起来,促进“观念的流动,以及人与人的联结”的使命。


中信出版·大方的总经理蔡欣告诉『播客一下』,她判断文化品牌做播客的确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一方面出版品牌或者书店有好的内容策划力,以及优质的作者资源,另一方面读者的阅读习惯发生了改变,以上亮点都促进了这一趋势的形成。她认为大方做播客“跳岛FM”某种程度上引导了这股潮水的流动,同时也期待更多品牌的加入,因为更多优质播客的出现会产生良性竞争,激励大家打磨出更好的产品,竞争之外也可以联合起探索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