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剧集伴随着播客的复兴,也迎来了“第二春”

返回首页

当你听播客的时候,你在听什么?你是不是单纯地认为播客就是三两个人围绕一个话题展开的讨论?在眼下的中文播客市场,或许是这样;但在欧美成熟市场,播客包涵着丰富的节目形式,其中就包括播客剧(fiction podcasts)


如今,美国的播客行业正在经历巨变:音频节目,尤其是虚构类和剧情类音频节目,在被历史的尘埃覆盖许久之后,伴随着大型机构的支持、智能手机的普及和播客这一媒介的大发展正重新焕发活力。「播客一下」将用一周的时间,带您聚焦播客剧在美国的发展。这一节目形式在播客这一新兴媒介中究竟得到了怎样的“复兴”?有哪些值得一听的播客剧?在他们的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制作经验与商业逻辑?


在2019年10月,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出品的播客“1A”的一集节目中,主持人Cabrila Adam与四位播客行业从业者一起,回顾虚构类播客节目的前世,探讨它的今生,展望它的未来。



再度兴起


正如记者、播客评论员Elena Fernández Collins在节目中所讲的那样,虚构类播客节目,或称播客剧集是在加入声音效果、音乐的情况下去讲一个故事。它与有声书的区别在于,它更像是一场戏剧,而非像后者一样,主要单纯依靠文本去阅读、呈现。


对于播客剧在美国的发展之路,"Radio Drama Revival" 主播David Rheinstrom给出了他的视角。在英国、德国这样的国家,电视在20世纪中叶的出现与普及并没有对广播行业产生过大的冲击,它们作为并行的媒体形式出现在人们的生活当中。但美国的广播行业却在同样的冲击下出现了停滞。真算起来,美国广播行业再度兴起也就是过去十五年的事情,差不多从2006年开始。在2007到2009年间,播客的诞生令播客剧集也逐渐崭露头角。David认为,美国的广播业彼时发展受阻,主要是受到相关机构数量锐减的影响。虽然1938年播出的著名广播剧《世界大战》(“The War of the Worlds)确实证明了虚构音频节目中那种“沉浸其中、深以为然”的氛围所形成的独特魅力,这种沉浸感甚至会造成恐慌等后果。但这却并没有带动后续广播剧的产出。电视的兴起令传统的广播公司逐渐淡出了广播业务,将注意力转向电视。

《世界大战》是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台(CBS Radio)系列节目《空中水星剧场》("The Mercury Theatre on the Air")的其中一集节目,于1938年10月30日晚间8点播出。该剧根据作家H. G. Wells于1898年出版的讲述火星人入侵地球的小说《世界大战》改编而来,故事的主要场景从19世纪的英格兰变为20世纪的美国,第一艘火星探测器的着陆点也变成了美国新泽西州的乡村。


著名的导演Orson Welles(史上最伟大的电影之一的《公民凯恩》的导演)是《世界大战》的导演和旁白。他在节目的前半部分采用了“突发新闻”式的叙事风格,使其看起来像是当时正在发生的真实事件,而不仅仅是一个电台广播剧。这种逼真的效果,在当时引发社会恐慌,一些听众甚至带上细软准备“逃亡”。这一空前的反响也令《世界大战》播出后引发了《纽约时报》等媒体的热议,因此闻名于世。

◎ Orson Welles

到上世纪70年代,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开播的确令广播剧集“萎缩”的状况有所缓解,当时NPR曾制作过一系列广播剧,那可以说是广播业势头很好的时期。但遗憾的是,这些节目从来没有得到类似BBC的广播剧节目那样持续的支持。



纵有一丝尴尬


一位喜欢听播客剧集的观众留言说,她已经听了好几年的虚构类播客,常听的节目有Girl in Space”、“DreamBoy等等。她认为,有声节目创造的想象空间是其他节目形式不能比拟的;非虚构的形式,比如脱口秀,已经获得了很好的发展,她希望虚构类播客节目也能在不久后迎来自己的春天。


的确,非虚构类的节目似乎更受欢迎。承认这一点时,记者、播客评论员Elena尴尬地笑了笑。她顿了顿才补充道,虚构类节目也在被更多地关注。她从历史的角度解释了这一现象:实际上,回顾过去十五年播客行业在美国的发展,你几乎很难找到虚构类播客的身影。直到2012年The Night Vale大获成功,虚构类播客才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这些年来,虚构类播客在大力推广自己,情况已有了很大好转。




为什么做,是什么样


对于投身虚拟类播客行业的动机,各人都有不同。播客剧集"Moonface"的创始人、制作人James Kim之前有很多节目制作的经验,但他觉得还不够。他想做一种在好莱坞没办法看到的故事,那种故事是他能够深度参与其中的,是可以跟很多同行一起去做的。至于说他的剧集有多少来自于真实的生活?大概六七成吧。

同为播客剧集,"Kalila Stormfire's Economical Magick ServicesLisette"讲述的故事更加天马行空。其创始人、制作人Lisette Alvarez本人有学习戏剧的背景,又有多年写作经验,后来自己也开始听虚构类的播客。受到"The Night Vale"的启发,她也想将自己头脑中的故事赋予生命,让故事“活”起来。当然,除了播客还有很多可以讲故事的方式,但她之所以选择播客而不是其他媒体形式,是因为她需要把故事完整、自由地讲述出来,实现用虚构的方式讲述现实的目的。


进入这行以后,Lisette意识到,她不是唯一一个没有什么团队,甚至可以说是单枪匹马在战斗的人。从业者肤色不同,种族不一,甚至有很多少数群体比如LGBTQ的朋友。


这一点倒不值得惊讶。对于播客行业来说,如果你要做一档节目,那么其实人员需求不是很大,在要求不高的情况下,即使空间狭小,设备简单,也能做出一期节目。因此可以说行业门槛不高。James因此认为,入门是比较简单的,而且对于少数群体来说,是一次很好的发声机会,“这代表着他们一直渴求的东西——自由。”



坚守当下,未来可期


Elena认为,行业门槛低,热钱涌入,再加上媒体广泛关注,播客或者说音频节目又重新回到了大众视野。但实际情况如何,仍需要冷静、具体的分析。


拿独立制作的虚构类播客节目来说,如果跟同类型的非虚构类播客相比,可以说运营状况并不是那么好。部分原因在于,他们能够获得的媒体版面相对较少,那么听众就少了一个知道节目、甚至是筹集制作经费、获得听众打赏的渠道。


不过,由于有Gimlet等这样的播客制作公司去关注、发现播客节目价值,令市场越来越注意到播客剧这一形式,也令一些独立制作的节目收到合作机会。"Moonface"便是如此。制作人James收到的邀约中,包括将节目内容编成书或搬上大荧幕。在他看来,好莱坞和独立制作人之所以也展现了极大兴趣,主要是因为虚构类播客的故事创意是原创的。创意无价。


不过制作这类播客本身就不是轻松的差事。由于虚构类播客很看重听众的沉浸感,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把它当成电影来打造,在声效等方面做到最好。如此一来,制作成本一下就上去了。因此,为了原创创意的生存、利好双方的合作,他希望更多大公司、名制作人能关注到虚构类播客,支持它的发展。




参考资料


播客“1A”Lost In The World Of Audio Fi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