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语言课:内容翻译助力优质播客全球发行

返回首页

​或许你时常看美剧,即使你听不懂,也会有中文字幕帮助你;或许你爱读村上春树最新出版的小说,即使你读不懂日文原著,中文译本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音频似乎是“巴别塔”最高的一种传播媒介,语言在音频传播中的障碍似乎比视频和图文要高得多。这或许也是多年来影响中文音频产业内容升级的重要原因。同样的问题,在较为成熟的美国、欧洲播客同行眼中,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这关系到优质音频内容的全球发行。播客行业通讯"Hot Pod"撰稿人Caroline Crampton今年三月初发表了下面这篇文章,来介绍跨语言、跨文化音频节目发行的现状。我想,语言不应该成为优质音频内容全球化传播的障碍。



本周,我的目光被一档新的犯罪类播客吸引住了——The Nobody Zone,它是由爱尔兰的公共广播机构 RTÉ 和丹麦 Third Ear 联合制作的。它报道了Kieran Patrick Kelly与1953年至1983年被指控在伦敦地铁上犯下的罪行。但是这部六集系列播客的内容本身并没有勾起我的兴趣,让我感兴趣的是这部剧同时以五种语言发行: 英语、丹麦语、西班牙语、德语和爱尔兰语。

在过去的一年里,播客发行方推出多语种播客的趋势确实在加速。
去年8月,美国两家大型播客发行方—— Wondery 和 iHeartMedia ——在现有节目的基础上,宣布将以英语之外的语种播出节目。除此之外, Radio AmbulanteRadio Atlas ,以及Spotify和Vice联合制作的Chapo等播客,也加入这一行列。


Wondery把受欢迎的播客《死亡医生》翻译成西班牙语、卡斯蒂利亚西班牙语、德语、法语、汉语、葡萄牙语和韩语,而 iHeart 则从2020年初开始整理了一份节目清单(其中包括Stuff You Should KnowStuff You Missed in History Class),准备把这些播客翻译成西班牙语、印地语、葡萄牙语、法语、德语等语种。

对于这些大型英文播客制作商来说,将英语播客转译为其他语种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找人翻译和重录节目的制作花费并不高,但在南美和印度这些播客听众正在大幅增加的市场,这样的做法能让数以百万计的人听到这些播客。这些播客出版商不仅可以在这些市场获得大量的听众,而且通过在当地发行以及商业化运作,这些现有播客新的语种版本可以为它们带来新的广告收入




以上是这种趋势的一个重要层面,但我也热衷于从独立播客的角度来理解多语种播客扩张的情况。


对于大多数的个人制作者来说,翻译和录制的费用是难以承担的,但是有些制作者从制作伊始就努力在他们的节目中提供多语种的选择。来自纽约皇后区的哥伦比亚裔美国人Lory Martinez就是其中之一。她目前在巴黎工作,去年创建了自己的制作公司 Studio Ochenta,主要目标是制作多语种的播客,不过该公司也在制作品牌播客,并提供咨询服务作为业务的一部分。Martinez与来自世界各地大约10个自由制作人组成的团队合作,一起制作播客。

这家公司的旗舰产品是 Mija,一个有英语、西班牙语法语三种语种版本的虚构类播客。该播客第一季节目共8集,每集10分钟,主人公是居住在纽约的一位哥伦比亚移民的女儿 Mija,她在节目中讲述了自己家族的移民故事。当我上周与Martinez交谈时,她解释说,她特意设计了Studio Ochenta旗下节目的形式,以便于生产多语种版本。“(我们的播客)基本上是为多语种设计的。节目都是叙事性的,大部分只有单个声音,因此很少有采访,所以翻译成其他语种比较简单。”


无论是选择“虚构”这一节目类型,还是"Mija"这一题材,都是为了方便翻译。Martinez表示: “真正的意义在于能够找到普遍存在的故事,并进行本地化改编”。“对我来说,“Mija”是一个关于移民的故事。世界各地都在关注移民的涌入,每天都有关于难民和移民的新闻报道。这是人们最关心的事情。因而我选择了一个拉丁美洲的移民故事,因为这也是我自己的故事。” 围绕语言本身讲故事是当下的风潮,James Kim的播客“Moonface”就探讨了两个语言不通的人之间的关系。

除了帮助播客接触到更多的听众外,提供多语种版本也有教育意义。Martinez从听众那里得到了良好的反馈,听众说播客“Mija”提供文稿的做法确实有助于他们练习语言。Studio Ochenta旗下的另一档节目How Not to Travel的说教意味更明显。播客”The Nobody Zone“的爱尔兰语版本也体现了教育价值,它们与RTÉ合作在 YouTube 上提供了有字幕的版本。语言学习应用 Duolingo 也为满足语言学习的需求而制作了播客,它们用西班牙语和法语制作了学习者容易理解的非虚构故事。




Martinez说,美国的独立播客更应该意识到他们在全世界拥有众多听众,要好好利用这一优势。“你已经拥有了一批国际观众,为什么不好好利用本土以外的听众资源呢? ” 不过,她也提醒说,美国普遍使用的基于CPM的广告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市场,而且有些市场的体量比较小。“因为 CPM 模式并不适用于每个市场,所以我认为,不同的商业模式将带来新的增长”,“在某些市场,更应该考虑的是听众的价值。”

对Martinez来说,制作多语种播客与她想要生产的内容的性质密切相关——她不会仅仅为了翻译而翻译任何东西。"Mija"的第二季将在今年五月推出,这一季还会提供第四个语言版本:中文普通话版。她解释说: “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法籍华人女孩和她的家庭移民之旅的”。“我们增加汉语版本,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市场很大,而且还因为这一语种是与故事情节相关的。” 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蓝图,但是我猜,我们将会看到其他独立播客开始跟随这一趋势。




参考文章


"Language Less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