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宙」运行一圈 让更多人爱上播客

返回首页

并肩漫游,向光亮去。”3月26日,小宇宙用这样一句简短有力的话欢迎每一位打开App的用户。

小宇宙收到的祝福


仅仅过去一年,中文播客界就发生了许多值得称道的事情。也是在这一年里,小宇宙成为很多听众进入播客世界的通道,或者是一款每天都会打开收听订阅更新的App。

周年纪念日当天,小宇宙收到了来自听众与主播们的诸多祝福与感谢。对听众而言,它不仅提供了一个播客收听平台,也为其提供了交流共享、寻得同好的机会;于主播而言,它亦是良好的发声渠道,也是走近听众的桥梁。在2020年10月份举办的第三届PodFest China上,小宇宙团队负责人Kyth曾说“播客是时间的朋友”,而他们提供的收听数据也恰好证明了这点——小宇宙用户这一年聆听了时长长达1311年的播客节目,其中有31档播客的播放时长均超过了10年。这几个数字将播客的“陪伴感、真实感、信任感”深深刻进基因,也让小宇宙真正成为一个独具特色的播客“宇宙”。

与中文播客的成长彼此呼应

自2003年胖大海建立《有一说二》、次年Demone建⽴糖蒜⼴播起,国内播客悄然走过了近十年的萌芽探索期。2020年3月,可能“为什么没有专门的中文播客App”这个问题还在很多播客听众的脑中回荡,小宇宙就带着“想做你手机里最好用的播客客户端”的宣言,走进了他们的视野。简单清爽的UI设计为小宇宙积攒了人气与好感,“谢谢陪伴,保持简单!”是用户对小宇宙之“简”的赞扬与期待。


过去这一年小宇宙迭代了很多版本,根据用户的反馈多次优化UI设计;去年国际残疾人日上线iOS无障碍模式优化版本,方便视障人士使用;还推出了“跳过空白”和“人声加强”等功能,优化收听体验;近期的重要更新则是推出“第0期播客计划”的试播功能。

Kyth在接受「播客一下」采访时表示,回顾这段时间,小宇宙App尤其在内容和用户运营方面获得了正向的反馈,他相信“大家在使用产品的时候,可以从体验和设计上体会到团队的用心和设计的美感”。

在他们看来,上线一年的小宇宙App基本实现了团队最初的设计构想和预期效果。而这种预期效果正是与中文播客的发展彼此呼应的。即便当时播客还没有掀起浪花,但小宇宙团队认为中文市场需要一款与之相适配的App,尽管在第一次接受「播客一下」采访时,他们表示自己也并没有那么胸有成竹。而事实上,当前的中文播客发展比他们一年前预想的情况更显乐观。播客搜索引擎ListenNotes的数据,佐证了新播客如雨后春笋以及市场体量迅速增长的现象:截止12月31日,中国大陆播客的数量为16488个,自4月份起新增了6539档。

对于这一相对新兴的媒介形式,受众也表现出了很高的接受度。小宇宙团队观察到,越来越多的人在第一次接触播客时就喜欢上它,并很快就将播客作为新的信息摄入和内容消费渠道。根据小宇宙提供的数据,去年7月,订阅数100以上的中文播客节目有682个,至今不到一年已经翻了近三倍,达到1937个,增长了184%。新播客的生发,自然也催生了内容生态从少量集中转向扁平多样。Kyth也提到,在新的内容生态下,不同节目的质量有可能并不完全在同一水平线上;与此同时,听众也在迅速成长,越来越多的播客用户对播客体验有了期待——这一点从评论区中对节目音质与谈话质量的“挑剔”可以看出。这也侧面说明中文播客的体量和市场范围在扩大,听众开始建立起对播客的认知。因此小宇宙在今年也会考虑如何通过产品设计,让听众在内容品类、长度、制作精良程度各显差异的中文播客内容中,建立起不同的消费习惯。


跟随着行业的不断变化,小宇宙还是继续通过做产品、拓展内容和品类,让更多听众接触到播客这种音频内容形式。

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播客的蓬勃自然离不开新创作者的持续涌入,“第0期播客计划”成为了小宇宙从1.0升级至2.0的重要更新。去年12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旗下的QQ音乐宣布与小宇宙达成深度运营合作,在其平台内部新增播客模块,并同步小宇宙的人工推荐单集。Kyth表示,过去这两个月的合作,双方主要是在运营和产品层面进行了沟通协作。今年2月两家联合发起的“第0期播客计划”则是这次合作的新成果,QQ音乐也同步上线了多人远程录制的功能。

打开小宇宙App,点开个人界面中的“录制播客”功能,点击创建自己的节目,上传封面,取好标题,一档属于你的播客就此诞生。在“成为播客主播的N条贴士”中,小宇宙另外提供了从标题、封面设计、更新频率再到节目录制的简要指南。操作界面是小宇宙惯用的简洁风格,集创建、录制、剪辑、发布于一体,各种功能一目了然;新手主播们甚至无需切换别的页面,就可以制作一期完整的播客。通过这一渠道录制上传的播客,试运营期间有机会在小宇宙的“第0期广场”得到曝光展示,试播集达到五期方可转正。


“第0期播客计划”鼓励用户尝试参与播客内容创作,平台助力播客内容朝多元且优质的发展。而对一名播客新手来说,播客制作是件费神的事情,设备、分发、剪辑等等问题都摆在面前。小宇宙要打破这种门槛,“把制作节目这一件大事分割成不同的小事,让那些有潜力能成为主播的人,先尝试去做独立但完整的小事”,Kyth解释到。同时小宇宙在首页辟出专区,推广“听听他们的第0期”。“第0期”的命名,以及特定的展示地点这些设计,传达出小宇宙希望新人主播在没有压力的环境下创作,也不必以与成熟播客竞争为目标的想法。最重要的是先行动起来,分享给朋友家人,做出发声的第一步。

可以说,“第0期播客计划”的每一步发展,都在为新播客创造机遇。随着时间推移,这一计划的参与度也越来越高,目前已上线2000多期试播单集,并且陆续有试运营的播客“转正”成为正式的播客节目。归根结底,“第0期播客计划”的初衷是为了降低播客创作门槛的有益尝试,给每个跃跃欲试的用户一个平等的机会。同时,小宇宙还与许多活动合作联动,比如作为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官方播客合作平台,与电影节合作推出新播客《嗨福电台》。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播客创作的环节中来,也许有机会为播客市场带来源源不断的新活力。


社群感与价值感的持续体现

“在创造播客价值的道路上,要先为听众创造价值。”Kyth在第三届PodFest China上提出的小宇宙的初创理念,是为了解决中文播客听众的两大痛点:一个是缺乏获取值得一听的播客节目的渠道,另一个是听众无法和同样喜欢听播客的人一起交流。于是,他们集中并持续在降低收听、发现的门槛,和塑造优质的交流互动体验这两件事上做新尝试。在小宇宙上线之前,中文播客已经不乏优质且更新频率稳定的节目,但优质内容与它的听众之间还缺少一条通道。

小宇宙的人工推荐机制保持了App的简洁设计,不过团队并没有止步于此。今年1月平台的推荐机制进一步优化完善,推出了“宇宙最热榜”“宇宙新星榜”“随声听”三个主要模块。“宇宙最热榜”依旧是单期节目的推荐,“宇宙新星榜”更加关注新上线的整档播客,而非单集;“随声听”窗口则基于用户以往的收听主题偏好、关注的电台主播等记录予以推荐。这些榜单背后的算法考虑到播客收听的不同指标,帮助听众发现更多丰富多元的优质内容。


Kyth表示,推荐机制在未来还会逐渐迭代,而他们始终围绕的核心是尽可能让发现播客这件事变得简单。播客有人格化、媒体性、社群感等特点,小宇宙的内容推荐抱持开放的心态,任何能展示播客播客魅力的新鲜表达,都是平台愿意分享的内容。为听众创造价值也赋予了小宇宙社区的浓厚气氛。诞生至今,平台总评论数已经达到1500万字,人均评论334字,社区互动性强,用户参与程度深。目前小宇宙也已上线留言置顶功能,主播可以在评论区置顶自己的评论,以更好地运营维护自己的播客社区。Kyth还表示未来会持续给主播赋权,为后者提供运营场景的能力。“有质量的交流在这个时代越来越奢侈了,希望可以在平台上营造出鲜活、平等、愉悦的氛围。”这是Kyth对小宇宙社区所抱持的期望。在评论区之外,小宇宙不时会跟随时事热点推出平台推荐的主题播单,并将播客社区延伸到微博等社交平台。比如《街边的小报亭》这档从“第0期播客计划”中走出的播客,在主播小闲“转正”之后,小宇宙也会祝贺她:“常常在评论区、即刻、微博上看到小闲,认认真真地写大段的播客笔记……刚刚发现她已经做了6期转正了,为她高兴。也把她的节目推荐给你们。”


今年他们希望在这种气氛下,继续推动播客的内容和听众向多元化的方向发展。播客在这个时代仍保有极高的内容质量,作为音频自媒体,播客里可以听到新信息、新观点、新思想、新情绪。这种因听觉产生的情感联结,是播客最本质的东西。就像Kyth所说,电子书的讲述者与作者不是同个人,但播客是主播“我口讲我心”。1311年的时长意味着什么?以这种形式建立起来的信任可以被沉淀和放大,小宇宙依然坚定在这个方向上尝试,而且他们认为这种信任绝对不是只能通过播放量、粉丝数这些简单的数据来体现。今年夏天,小宇宙后台的播客数据会有所更新,我们也将能看到小宇宙在播客时长价值上的商业化考量。

我们都期待,2021年播客会发生更多崭新的变化。Kyth在采访最后则表达了小宇宙一贯朴素而真挚的想法:“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听播客。也期待新的一年有机会见一见全国各地的主播和听众,在大家的反馈中进一步完善小宇宙。”


采访:得闻

撰文:刘阳

编辑:得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