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个蛋”开始 | 疫情时期的中文播客②

返回首页

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中,中文播客似乎也发挥和不断探索自身有别于其他媒介形式与渠道的特色。


在《疫情时期的中文播客》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故事FM》、《去现场》和《剩余价值》三个播客从类似公众媒体的视角出发,去挖掘和探讨疫情中的个人生活与思想变化。


同样在这场疫情中,播客高度“垂直化”的特性也被充分发挥。许多播客从自己熟悉与擅长的领域和角度观察疫情的人、事、物。而有着更多积累、机构化运营的播客,也在这次重大公共事件中,尝试发挥节目制作以外更大的能量。中文播客在试图从不同的角落,为这个疫情的舆论场“加个蛋”,为这场疫情留下丰富的记录。

没人会想到成立于2013年,单集节目播放量近400万的中文播客《大内密谈》会以“援助黄冈 大内义卖 给前线医护战士加个蛋”的形式参与到疫情的援助中。

◎ 义卖活动海报  图源:大内密谈


团队化运作的《大内密谈》不仅和《故事FM》、《忽左忽右》等播客一样在春节假期前就备有一定的节目存货,音乐盘点这类较为轻松的内容,也都保证了播客在假期结束后的正常更新,在疫情期间能够继续陪伴宅在家中的播客听众。除了正常播出节目外,《大内密谈》的团队成员们也希望以“更加踏实”的行为去帮助身处疫情的人们

◎ 《大内密谈》Logo  图源:大内密谈


在复工后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团队成员们讨论了各种方案,有人提出捐赠医疗物资,有人说直接筹款,《大内密谈》首席执行官Miya则提出了“义卖捐鸡蛋“的完整方案,其灵感的来源是《大内密谈》一位名叫阿彬的听众。

◎ 阿彬夫妇  图源:大内密谈


Miya和阿彬夫妇是在大内组织去日本FujiRock音乐节的旅行中认识的,他们两人鲜明的个人风格吸引了Miya,在聊天中Miya知道阿彬在湖北老家办了一家农场,相处几日彼此就成为了朋友。旅行结束后,Miya也会时不时地关心他们,阿彬还寄过一盒农场的鸡下的蛋给Miya,纯天然鸡蛋的味道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次疫情发生后,Miya从朋友圈看到阿彬主动把农场产出的蛋捐给黄冈蕲春县的医院,同时还面临着鸡和鸡蛋无法运输出去,导致农场一直在亏损的困境,于是她想《大内密谈》“为什么不把湖北省内的物资运用起来,去捐助一些一线的医院”


她立刻联系上阿彬,商量好以成本价购买阿彬农场的鸡蛋,阿彬则负责对接黄冈蕲春县的医院,找人把鸡蛋直接运送到医院,后期还可以联络一些其他的农场扩大扶助的范围。解决了捐赠物资的问题后,那么钱从哪里来呢?Miya提出《大内密谈》可以拿出一批周边产品进行义卖,获得的收入即可以作为向阿彬买鸡蛋的善款


在听完了整个义卖活动的实施流程后,《大内密谈》的创始人相征拍板决定“想到就做!”,团队成员马上开始落实义卖活动,发挥此前积累的社群运营和内容推广的经验,以虚拟公益组织“大内互助会”的名义发起这次义卖活动。

◎ 大内互助会Logo  图源:大内密谈


最终,大内决定拿出970组精酿啤酒作为义卖产品。负责电商的同事一开始的预期是每天能卖出50份,为期一周的义卖总共能“卖出350份到400份”,并没有想到啤酒能全部卖完,Miya甚至想过联系其他的中文播客主一起宣传这次活动,以卖出更多的啤酒筹集更多的捐款,但出人意料的是义卖的第一天,热心听众们就把义卖的啤酒抢购一空。

◎ 义卖简报  图源:大内密谈

第一轮义卖发起后,黑胶唱片品牌“罐头工场”主动联系大内表示希望提供100张黒胶唱片作为义卖产品,他们在一天内联系音乐人获得了授权,找来设计师连夜设计特别版的封面,第二天上线义卖,很快又售罄了。大内随后又和其他厂商合作发起了第三轮和第四轮的义卖,都纷纷售罄,到2月12日上午11点,四轮义卖总共筹集到超过18万元善款,能够购买超过12万枚鸡蛋捐给前线的医护人员

◎ 第二波义卖  图源:大内密谈


既然是公益活动,获得参与者的信赖就是非常重要的,大内在义卖的同时也做到了信息的公开透明。他们从捐助者的角度出发去想“如果你是捐助者你想知道什么”,由此列出了需要公开的活动信息。而且还主动向成熟的公益组织学习,比如在疫情中捐赠大量物资的韩红基金会,看看它们是如何在社交媒体上每日公布捐赠信息的。就这样“东偷师一点,西偷师一点,然后用我们的逻辑和同理心把能告诉大家的就尽可能多地告诉大家。”拍下养鸡场的视频,记录下医院接收鸡蛋的照片,让听众们知道每一分钱都切实地转化为了鸡蛋。

◎ 捐赠鸡蛋  图源:大内密谈


从最开始预计只能“卖出350份到400份”啤酒,到最终完成了4轮义卖,这让《大内密谈》的团队成员们感到非常欣喜。在复盘时,Miya觉得义卖大获成功的因素有很多,参与其中的也不只有《大内密谈》自己。


她认为,这次义卖的参与门槛较低,听众只需要和平常一样购买啤酒就可以,他付出的钱既得到了对应的商品,同时也相当于间接捐助了鸡蛋,一举两得。此外,播客听众有其特性,他们具有较强的消费能力,以及对《大内密谈》较高的忠诚度。因为《大内密谈》作为一档播客,长久以来通过声音这一媒介陪伴着听众,而听众知道在自己耳边说话的人是谁,因此沉淀下不少认同其“做一档有温度的播客“价值观的忠实听众,当《大内密谈》发起这样一件有意义的活动时,听众愿意踊跃参与贡献一份力量,这时听众和大内变成了一个共同体,这样的联动激发出更大的能量。


除了大内的同事们压缩休息时间全情投入到义卖的策划和宣传上,阿彬是花了最多心力的人。作为提供捐助鸡蛋和对接医院的农场主,他要做很多事情,保证鸡蛋的品质、提供足够的鸡蛋、联系更多的农场主加入进来、对接有需求的医院、分批次将鸡蛋送去医院交到医生的手上,为了落实这次义卖活动,阿彬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和《大内密谈》的团队沟通进展。

◎ 捐赠鸡蛋  图源:大内密谈


在采访中Miya还特别提到了一些帮助大内完成这次义卖的朋友:那位送蛋志愿者”麻花哥“的角色也是必不可少的,没有他愿意冒着被传染的风险,驱车一趟趟送鸡蛋,前线的医护工作者们就没法收到这些补充营养的鸡蛋。那些主动帮助大内宣传此次义卖活动的众多音乐人,包括张楚、姜昕和岛屿心情乐队主唱刘博宽等等,还有主动在节目中插播义卖活动信息的几个中文播客,包括《所建所闻》、《不摆了》、《迟早更新》和《翻转体育》。

◎ 直播送蛋  图源:大内密谈

Miya在采访上回想起过程中每位参与者的努力,赞叹说”这种协作精神和热血,让我们觉得大家都好厉害,所以能够完成这次义卖,并不是《大内密谈》一家的功劳,其实是大家的功劳,大内只是把大家串在了一起。”她觉得大内的这次义卖是一颗种子,这颗种子播下后能让人们关注到那些容易被忽视的乡镇县级的医院。就在大内送出第一波鸡蛋的几乎同时,出现了另一个匿名者,他也在向蕲春县的医院捐赠鸡蛋。Miya虽然不确定这位匿名者是否是受到了大内义卖的感召,但她觉得”有更多的人在做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棒的”。


“给前线医护战士加个蛋”的《大内密谈》在义卖活动中也收获了更多的“蛋”,义卖像是一块扔进池塘里的石头卷起了一圈又一圈涟漪,老听众在参与义卖时影响了周围的朋友成为大内的新听众,然后新听众的二次传播又带来新的听众。Miya并不觉得这次义卖是一次能预料到的PR(公关活动),这些因为义卖而关注到大内的听众,对节目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但她对此也保持着理性的态度,“无论怎样,大内都是一个播客,就算做了千次百次的PR,还是要看有没有人因此而愿意去了解到大内,并且进入到内容之后愿意留下来”,她想得很清楚,优质的内容才是《大内密谈》的核心


也许没人能料到《大内密谈》能想出“加个蛋”的创意,但是《大内密谈》创立之初的基因就决定了它一定会参与到社会公共事件当中。


Miya说一开始创立大内的时候,他们就清楚的明白企业要担负的社会责任,它像一把剑悬在大内的头上,当疫情发生时,无论力量多微弱,做出实质行动是必须的,《大内密谈》作为一家公司化运营的头部播客可以调动的资源比较多,所以他们义不容辞地站出来发起了这样一场公益活动。虽然义卖的活动已经结束了,大内互助会暂时停止运作,但是大内依然有继续实践企业社会责任的心,它们还希望和更多的中文播客主探讨,大内能为其他播客提供一些什么帮助,大家聚在一起是不是能做成更多事情。

◎ 义卖简报  图源:大内密谈

另辟蹊径做出行动的不只有《大内密谈》,还有一些播客在新闻的宏大叙事外,发掘容易被聚光灯忽略的群体和领域
《无业游民》是一档关于自我探索的中文播客,主播们强调自我表达,聊内心切实有感的话题,同时希望在谈话中体现出对社会的观照。

◎ 《无业游民》Logo  图源:无业游民


疫情爆发后,虽然不是身在武汉,但主播之一的吕太阳也觉察到疫情对她的生活造成的影响,她前往北京的学校做调研的计划被迫中断,不得不待在家中。到了2月5日,她所在的浙江温州永嘉县已经因疫情严重而遭到封锁,家住温州市区的大学同学也因小区里有住户确诊,全家人都得禁足在家。她的心情五味杂陈,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想要表达和记录的冲动。她说自己相信“疫情真的是在影响每一个人的,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历历史,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自己在经历,同时能够尝试去做他的表述“,这样人们对于疫情这件事的感知才是丰富而立体的。

◎ 温州的小区  图源:吕太阳


文学专业出身的吕太阳有着感性而细腻的心思,像播客《剩余价值》这样的社会批判固然很重要,但她认为这只是其中一个角度,并不代表着对于事情的全部认知,她认真地说”生活不是一本政治书或历史书,不是非要用政治和历史的方法才能去讨论”,她更在意的是“个体对他正在经历的事情有所感知并且有所表达”,当每个人对自己的处境有所觉察,就会很自然地对别人的处境有所觉察,社会也会呈现出积极的状态

◎ 吕太阳和振宇  图源:吕太阳


她相信自我表达的重要性,但对比那些在一线冒着风险报道的记者,她对自己的想法又有所犹豫,最后她抑制不住表达的冲动,终于决定做一集播客,名为《_____在瘟疫蔓延时》,去记录个体身处当下的感受和表达。


她邀请了《博物志》的主播婉莹和好朋友三水作为连线嘉宾,三个人的状态既相似又不同,在聊天中碰撞出丰富的火花。


相似的是她们既在“局内”又在“局外”,三人都不是身在疫情最严重的湖北,太阳在温州的家中、婉莹住在南京、三水借宿在上海,但她们都与湖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太阳有不少武汉的好友、婉英的家人就在湖北、三水在武汉生活多年、家人也在湖北,她们都挂念着湖北。


不同的是,她们面对疫情各自的心态不同,太阳在晒太阳和打斗地主中适应待在家中的生活,一面也对于他人的不幸遭遇感到悲伤和愤怒;婉莹比较乐观,宅在家里保持着日常的生活作息;三水在上海的朋友家过得胆战心惊,害怕自己的举动打扰到邻居,经历了邻居一开始的歧视到后来的些许善意,她们就像所有身处疫情中的普通人一样,怀着复杂的心绪,在情感光谱的两端之间摆荡

◎ 江边  图源:吕太阳


在录制节目的过程中,吕太阳一直秉承着表达自我真实感受的理念,努力通过提问让两位嘉宾愿意讲出她们在疫情中的所思所感,至少可以为新冠疫情这个复杂的事件增添一种独特的叙述。从事过多年媒体工作的她很清楚新闻关注的是一个个有着开始与结束的“事件”,而普通人的生活是容易被忽略的,她通过这集节目想关注的就是连绵的、模糊的、暧昧不清的个体的生活,从受影响的个体视角出发同样可以折射出隐藏其后的体制


这次在剪辑时,吕太阳使用了相比《无业游民》以往节目更丰富的声音素材,婉莹在录完节目后主动发给了她两段录音,婉莹和身在湖北老家的妈妈打电话的片段,以及婉莹住的小区的防疫广播,还有科长的女儿小毛衣从武汉的家中发给朋友们的新年祝福,这些对于吕太阳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素材,是“可一而不可再的”,它们就像一个个独一无二的碎片,折射出一个人此刻此刻的状态,如同她们三个人在节目录制过程中说的每一句话和每一种情绪,无法重演因而值得记录。

◎ 江边  图源:吕太阳


吕太阳并没有抱着为听众提供慰藉的想法制作《_____在瘟疫蔓延时》这集节目,但听众依然能从三个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觉察到自己的生活发生的变化,试着在空格里填上自己的关键词,学着和她们一样勇敢地自我表达。


新播客《无所不JI》则为“同志”这一社会的小众群体提供了自我表达的空间


《无所不JI》是一档1月22日才上线的播客,制作有关LGBT群体的内容是节目的核心,发起人燕子是一家LGBT公益组织的负责人,他想做同志权益倡导的理念吸引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大家在春节前组成了一个5-6人的志愿者团队,商讨通过播客的方式传播性少数群体的经历。

◎ 《无所不JI》Logo  图源:无所不JI


这档播客创立的初衷是希望先在性少数群体里形成一定的关注,所以第一集节目分享的是不同年龄层的同志回家过年面临的催婚故事。可是自从武汉“封城”,疫情的信息铺天盖地袭来,制作团队意识到听众除了疫情很难有精力关心其他的事情,考虑是不是要暂时更新,不过他们很快找到了关注疫情下的性少数群体的话题,疫情不仅对主流人群造成了巨大影响,性少数群体其实也陷入了困难当中


团队负责人庆斌和召集人燕子先后注意到艾滋病感染者在疫情中面临的处境。因为艾滋感染者中大部分是性少数群体,“他们需要定点定时服用抗病毒药物来保证治疗的有效性,而中国绝大部分HIV感染者服用的药物,都只能在户籍所在地或居住地定时定量地领取”,当湖北封城后,很多HIV感染者没法及时获得必须的抗病毒药物
1月26日,庆斌在微博上看到一位天门的艾滋病感染者求助需要抗病毒药物,燕子也在朋友圈看到一位武汉同行的工作人员为艾滋病感染者关于异地取药问题提供了咨询,两人商量决定可以请这位工作人员来讲述如何为艾滋病感染者异地取药的故事,于是燕子很快联系了他,取得了接受采访的同意。


对于这个故事,制作团队中一位学新闻的成员马修感到兴致高昂,主动表示想要负责节目的内容策划和剪辑制作,他参考了常听的播客《故事FM》的形式,做了一集自述式的节目——武汉封城后,我们帮441个艾滋病感染者领取抗病毒药物


发布了第二集节目后,制作团队收获了听众的热烈反馈,这让他们充满了继续做节目的动力。在讨论选题时,团队成员受到《故事FM》的“三个武汉人的外地隔离日记”这集节目的启发,也想去记录一些普通人的故事,在互相交流中有人聊起武汉的一对拉拉情侣的故事,台湾人刘婷因为喜欢武汉人杨夕,从台湾搬到了武汉一起开了家桌游店,疫情爆发后她们不得不关店待在家中,而在台湾撤离台胞的过程,她们面临了两岸分别的抉择,在两岸关系和疫情的大背景下,这无疑是一个充满张力的好故事

◎ 刘婷与杨夕  图源:无所不JI


当主流媒体聚焦于台湾和大陆复杂互动的情况下,《无所不JI》担起了关注上百位撤离大陆的台湾人中性少数的责任,记录下“为了武汉女友,她放弃了回台湾的撤离飞机”这样充满爱的故事。发布了这集节目后,制作团队负责人庆斌又想到在疫情爆发后,大家默认“不管是在一线工作的人或是困在家里的人都是异性恋”,实际上“性少数群体在这样的社会进程或者说具体的事情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前往武汉支援的护士、同志妈妈、艾滋感染者都是重要的参与者,于是他通过燕子的联系找到了这些人,为他们提供在播客中发声的机会,制作了第4集节目“武汉救援、妈妈帮出柜、断药危机......疫情之下,三个同志的生活" 。

◎ 抗病毒药物  图源:无所不JI

《无所不JI》独特的记录视角也吸引了行业组织“播客公社”的关注,它们主动邀请《无所不JI》参与喜马拉雅上收录疫情相关播客节目的“播客温度”栏目,因而性少数群体的故事开始被更多人听到,《无所不JI》的制作团队也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听众的积极反馈证明了这一类结合社会焦点话题的性少数群体的故事可以在主流舆论中得到广泛传播


《无所不JI》目前还在寻找合适的故事以制作疫情系列节目,但这并不会动摇它们想要在性少数群体中建立核心听众的目标,那些目前很难引起公众关注的LGBT议题才是《无所不JI》想要持续深耕的。


除了普通人和性少数群体,疫情也对不同行业的公司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声东活泼旗下长期关注商业领域的播客《硅谷早知道》以及以“时尚潮流”为主题的《反潮流俱乐部》联合推出了“疫情中的公司们”系列节目,探讨了线上医疗线上教育感染检测技术潮流品牌等领域的公司在疫情中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 《硅谷早知道》Logo  图源:声动活泼


当疫情爆发后各种消息满天飞,真假难辨,专业性知识的科普是非常必要的。心理学主题播客《Full of Mind》和建筑设计主题《所建所闻》各自从自己的专业领域出发,前者剖析谣言传播与群体心理的关系,后者以雷火二神山医院的筹建和施工普及了传染病医院建设的相关知识及其价值,进一步补全了普通人对于疫情的认识。

◎ 《所建所闻》Logo  图源:所建所闻

在这场仍在持续的疫情中,这些中文播客都在从自己最熟悉最擅长的领域出发,为我们捧上一块块珍贵的碎片,把它们拼在一起就能成为一个渐趋于完整的透镜,映照出疫情的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