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播客里的图像小说 | 推播助栏

返回首页

《转角国际 重磅广播》 | 《他们称我们为敌》:永远的外来种?〖苏鲁上尉〗的二战隔离回忆 | 1h18m08s

苹果播客

RSS


节目标题中提到的〖苏鲁上尉〗是著名的美剧《星际迷航》中企业号战舰的舵手“苏鲁上尉”,该角色由好莱坞著名的时日裔美籍明星乔治・武井(George Takei)饰演,是科幻迷与影迷心目中的经典角色。


乔治・武井最近出版了自传式的图像小说《他们称我们为敌》(They Called Us Enemy),回忆了小时候他作为日裔美国人在美国遭遇到长达近4年的种族隔离经历。


因为二战爆发,日美开站后,日裔美国人遭遇了美国政府的不信任,即使武井和父母已经是美国籍,但依旧被视为来自敌国的人,被迫离开家园,生活在美国政府指定的布满铁丝网的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中,无法与外界沟通。甚至在美国向长岛投放原子弹后,又被带到新的拘留营中继续隔离,因为美国政府担心日裔美国人和日本本土有联系,做出报复行为。


幼小的武井就在拘留营度过了童年的时光,那时候的他比较懵懂,因为在拘留营中还可以上学,有同伴一起玩耍,但是等他张大成人后才恍然明白其中严重的种族歧视。类似的歧视在这次新冠肺炎爆发后再度出现,饰演电影《星际迷航》中苏鲁上尉的韩裔美国人就因为自己的肤色被美国人视为携带病毒者。


这本图像小说的出版正逢其时,一边提醒我们美国存在的种族歧视的黑暗过去,“病毒”并不需要实体,人们随时可能受到内心恐惧的驱使做出歧视性的行为,一边也能观照现在,亚裔美国人仍旧面临仅仅因为肤色不同就被许多美国人视为”外来者“或者”二等公民“的困境。





《大衛鮑魚在火星》 | 當羅浮遇見漫畫(一)荒木飛呂彥《岸邊露伴在羅浮》 | 28m12s

苹果播客


这档播客的第一个栏目叫作“鮑鮑看漫畫”,暂且可以当作是一个聊漫画的播客(联想到看理想出品的音频节目《漫画实验室》),每一集节目都会介绍“当卢浮遇见漫画”系列漫画中的一本漫画/图像小说,创作这些漫画的都是世界各地的优秀漫画家。


熟悉日漫的朋友应该对于第1集节目讲到的《JOJO的奇妙冒险》及其作者荒木飞吕彦很熟悉,荒木飞吕彦受卢浮宫所邀,将《JOJO的奇妙冒险》中的一个人物——岸边露伴作为主人公,创作出了《岸边露伴在卢浮》这部漫画。





《山顶洞人》 | 播客剧场:有罪无罪什么罪 你来定夺 | 41m53s

苹果播客

RSS


这集节目的形式比较特别,类似于声音戏剧。这是一场虚虚实实、半真半假的戏剧,共分为4幕,第一幕是介绍坚果兄弟的三个人格,后面三幕分别对应坚果兄弟做过的四次行为艺术,剧情的进程主要由法官、被告和原告的对话驱动,台词写得幽默而讽刺。


艺术家坚果兄弟确有其人,不同案件的原告们的台词部分来源于网络文章或是新闻报道,但是关于坚果兄弟的身份,原告的控诉又都存在演绎的成分,审判本身当然也是虚构的。


扮演戏剧中各个角色的人并非专业的配音演员,但他们各自有独特的口音或者方言,契合所扮演角色的身份,有人一本正经,有人充满戏谑,有一种粗粝的真实感。


戏剧中的法官到最后并没有下判决,正如节目标题所说,这是一场让听众来定夺的审判,给予听众很强的参与感,不仅仅是被动地听故事,更需要主动地思考。此时,播客好像就变成了一种行为艺术。




《纸谈综艺》 | 《朋友请听好》:从传统电台出发,慢综艺的互动新尝试 | 46m20s


苹果播客

RSS


这集节目讨论的是芒果台最近热播的综艺节目《朋友请听好》,两位主持人没有一开始就聚焦在节目本身,而是从个人出发,分享了学生时代爱听的电台以及有关电台的美好回忆,一方面可以引起同样爱听电台的听众的共鸣,另一方面也给没有听过电台的听众提供了一些的背景知识。


铺垫完成,主持人开始聚焦在对于节目模式、内容以及制作团队方面的剖析。《朋友请听好》实际上是一档电台经营类节目,本质上和《三时三餐》这类经营餐馆之类综艺是一样的,但以“电台”为主题元素,找来两位资深主持人再加上顶级流量明星/演员易烊千玺,还原了电台的工作场景,加入直播的元素,也是一种模式上的创新。


虽有创新,可煽情套路也比较明显。节目组为了引起观众的共鸣会从众多听众来信中挑选能够调动听众情绪的信件,然后让三位电台主播去读信,以此达到催泪的效果。某种意义上,这档综艺依旧在廉价地消费观众的情绪,找准那些一定可以打中观众的点,每集打一个就够了,较为刻意,记得奇葩说里有辨手说过一个词叫“情绪自由”,《朋友请听好》这么做大概就是侵犯了我们的“情绪自由”吧。


节目末尾有一个后采环节,两位主持人回顾了录音补充了一些在录音时没有讲到的内容,这个做法看上去很新鲜,好像在综艺中是比较常见的玩法,当比赛结束后,找一些选手点评一下自己或者别人今天的表现,放在播客里是否合适我觉得有待商榷,其实这种补录的内容完全可以在后期剪辑的时候融合到前面的录音当中。




《早安拎娘》 | 做音樂吃得飽?老王樂隊CEO談獨立音樂型態 | 1h03m52s

苹果播客

RSS


从去年开始又有一波台湾的独立乐队风靡大陆,比如告五人、老王乐队和好乐团,它们的音乐各自都有独特的风格和魅力,在舞台上都是闪闪发光的存在。那么,在幕后它们靠什么生存呢,本集节目的嘉宾——老王乐队的CEO 老屠介绍了台湾独立乐队的经营模式。


因为流媒体音乐平台的兴起,以及听众习惯的改变,新时代的音乐人和乐队更依赖在音频平台上发布自己的音乐作品,而非传统的跟唱片公司签约发片的模式。以一张专辑爆红两岸的草东没有派对就是台湾独立乐队经营模式的开创者,他们让“乐队成员+一个经纪人+一个财务”成为独立乐队成立公司的标配,如今当红的老王乐队也沿用了这一模式。


对于独立乐队来说,现场演出的收入是最大头,以老王乐队为例,这部分收入占乐队总收入的一半,所以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演出受阻让不少独立乐队的收入锐减,而流媒体音乐平台的分成占乐队总收入的30%,这部分很稳定,属于躺着赚钱(但是不同平台的分成机制不同,获得的收入也不一),还有20%的收入来自一些音乐授权,比如老王乐队曾经把自己的歌授权给网游《魔兽世界》。


作为乐队经纪人,老屠认为一个独立乐队的要想活得不错,至少需要一两首足够红的歌,让普通人听到这首歌就知道这是XX乐队的作品,但是这样的歌可欲不可求。独立音乐与流行音乐不太一样,刻意地制作反而会引起乐迷的反感,因为乐迷喜欢的就是乐队独特的风格和歌曲中的真实情感,对乐队来说做自己就好,总有一天会等到一首歌的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