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der想用一档播客来定义数字时代的人际关系 | 播客这么好玩

返回首页


这是一档由知名“约炮软件”Tinder做的官方播客,名字叫"DTR",意思是Define the Relationship(定义关系)。这样一档播客到底要讨论什么?


"DTR"第一季第一集花了21分钟来解构“hey”一词的含义。是的,“hey”。三个字母,没有上下文。在英语国家,每个月有超过5亿条信息通过Tinder发送,而每月有一亿条的信息都以“hey”开头。
hey,可能就是数字约会时代的典型特征。


然而,我们在使用这看似无害的开场白之前,需要斟酌一番。因为虽然“hey”无处不在,但它是有争议的。有人认为它是不动脑子、轻佻的调情开场白,有人则认为“hey”仅仅是试图和喜欢的人打招呼,而免于使用俗气的搭讪方式的演变。

当有人对你说“hey”时,你该如何回应?"DTR"的制作人Nicole Wong(Gimlet Creative资深制作人兼创意总监)决定做一个街头实验。像我们在网上一样,Nicole在路边随机选择一个人,对TA说“hey”。结果不出所料,几乎每个人都很惊讶,甚至表现出戒备。
那么,出于什么原因我们反而在网上毫无负担地说“hey”?


不少人认为“hey”是一道迫使对方主动开始交谈的开关,但这种冒失的打招呼方式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反感,他们自称“嘿防御者”(hey defender)。不可否认的是,以“hey”开头是与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开始交谈的最合理的方式。


数据时代还有另外一种形式的“hey”,比如一头鲸鱼从水里跳出来写着“你好啊”(“Whale,hello there?”)的GIF图片。


Tinder上十大最受欢迎的GIF图片之一是《老友记》里的Joey,对你说“你好吗?”(“How you doing?”)。


在线GIF数据库Giphy的编辑总监Tyler Menzel认为,GIF是一种不错的打招呼方式,用GIF得到回复的可能性比没有使用的高30%,不仅如此,使用GIF的人进行的谈话比没有使用的人时间上可能长两倍。




以上这些有趣的探究都来自Tinder这款“交友软件”的官方播客。是的,当你听到这样有趣的实验、探究与讨论的时候,你已经很难仅仅把Tinder上发生的交流成为“约炮”了,它其实就是在线上发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DTR这档播客于2016年12月6日推出第一季的预告集,2017年12月17日第二季回归。在两季的时间里,DTR在iTunes上排名第四,并被《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评为2017年50个最佳播客之一

该档播客的主持人是Jane Marie,她是一位记者,也是知名的叙事类音频节目"This American Life"的制作人,是皮博迪奖和艾美奖的获奖者。Jane还是一位作家,曾担任博客Jezebel和女性网站The Hairpin的编辑,并为The Toast和Cosmopolitan等网站定期撰写专栏。

这是一个数字约会时代,"DTR"旨在探讨如何定义数字时代的人际关系。从个人资料图片,到第一次开场白对话,到产生两人火花,该节目涵盖了对技术痴迷的千禧一代可能想知道的数字约会时代的大部分内容。正如Jane所说,"DTR"是人们在网络空间这个充满约会、爱情和性的狂野新世界中的指南。


就像对于“hey”这句开场白的讨论,每个人的看法都不同,你不能选择人们是否发送“hey”给你,但是你可以选择如何接受它。正如主持人Jane说,“hey”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可能让人觉得很懒惰,但同样也很有效。它是中性的,是一张白纸。你可以从中解读出任何你想解读的东西,也许这就是它的美。


而这样的人际关系,与数百年来人们逐渐约定俗成的握手、点头、敬礼等等是一样的,只是你我刚好有幸见证并参与了这样一种新的“俗成”。




第二季的最后一集中,"DTR"为听众匹配对象并量身定制一场约会。"DTR"从全世界各地超过600个需要约会帮助的听众中,挑选出了几位给予帮助。Emma希望找到一位和她一样热爱滑稽剧和“魔兽世界”的女性伴侣,Carrie希望认识一位有冒险精神、热爱生活的男士……

Scott也是其中的一位。在外人看来,Scott显然非常成功,哈佛毕业,电视真人秀明星,外表英俊,但他34岁了还从未交过一个男朋友。连在Scott出柜后六个月没和他说话的父亲,现在也会问他什么时候把他女婿带回家。于是,主持人Jane Marie和电视编剧Gabe Liedman为Scott制作了一个约会指南,帮助他实现约会的目标。
数字时代“左滑”“右滑”的快捷滑动匹配,真的能够带来爱情吗?还是只是一场碎片化的猎奇经历?"DTR"的约会指南真的能够给那些听众嘉宾带来一段长期稳定的恋爱关系吗?这些都是见仁见智的。就像Scott得到的Justin甜蜜的短信和亲吻,感受到的关心、快乐和幸福,最终证明了他的那段relationship是一件值得期待和体验的美好事物。

更重要的是,"DTR"的约会指南帮助Scott重塑了他的处境,改变了他的自我认知:Scott不是一个34岁了还没有男朋友的失败者,他并不孤独,他很好。我是个坏女孩、我不好看、我很奇怪……你确定吗?别人也这么看你吗?还是你对自己过于苛刻了?对自己宽容一些,不要将自己桎梏在预设的框架里,这大概就是"DTR"第二季想要传达给听众的。




如果把"DTR"第二季简单地看作《非诚勿扰》,一次大型网络牵线活动,显然有失偏颇。私以为,它更接近“网上心理诊疗”,在那里Jane和听众嘉宾们谈论约会、谈论他们的问题、谈论他们过去的爱情和心碎,以及他们对于未来期望,鼓励受众跳出预设,接受和尝试不同的自己。

除了出彩的内容和形式,"DTR"还非常注重听众体验。在一些期数的开头会警告儿童不要收听,因为剧集中会出现脏话以及性的话题。在第一季第二期谈到dick pics现象时,非常贴心地在Gimlet的网站上向听众提供了关于性骚扰的文章和资源,并鼓励听众在受到性骚扰时可以向平台举报。


参考文章

1.https://gimletmedia.com/shows/dtr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Jezebel_(website)

3.《DTR: Define the Relationship – swipe right for Tinder’s first podc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