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难以置信,但请「相信我」

返回首页

2019年网飞上线一部剧“Unbelievable”,剧中少女玛丽·阿德勒报案被性侵,而她的陈述却一度遭到质疑。本期「Just播客厅」,听众“三三”为我们分享“Believed”,一档关于Larry Nassar性侵案的播客。这个2018年上线的8集节目,从讲诉不被信任的受害者到最终审判落幕,记录下漫长20年后才被揭露的真相。

“You're no longer victims, you're survivor. Leave your pain here and go out and DO YOUR MAGNIFICENT THINGS.”

弦子的案件终于开庭,在社交媒体看到了许多朋友的讨论与呼声。最近刚好听完一档播客节目“Believed”,讲述的是前美国体操队队医Larry Nassar,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利用职务之便对500名姑娘侵犯的故事,其中最小的只有6岁,也包括曾经的奥运运动员。该案件最终有156名女性出庭作证,Larry被判处175年有期徒刑。

“Believed”作为2018年美国传媒领域Peabody Award的获奖节目,总共8集,每集约30分钟。每集围绕一个主题进行调查与讲述,其中穿插着大量的对话访谈以及真实案件音频,情节的铺垫、开展以及衔接都非常优秀。

就连节目封面也充满细节,乍看是一朵花,其实每一片花瓣都是一个女孩的轮廓。

Episode 1-2: 不被相信的受害者

“What if no one believes me? What if everyone thinks I'm lying?”--Brianne

“I'm being called a liar but I’m telling the truth. ”--Kyle

拥有多年体操治疗经验的Larry,作为1996年奥运会女子体操队的队医,在旁人眼中更像是一个专业、亲切的朋友。对于那些从小送小孩去学体操的父母来讲,“就算受伤了能见到Larry也是幸运的”。

2013年,在一档专注体操的播客节目Gymcastic中,主持人Jessica在节目中不加掩饰地表达了对嘉宾Larry的喜爱。就是这样的“好人Larry”,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恶劣的连续性侵犯罪者,案件共涉及500名女性。那么Larry是如何一次次逃脱警方调查的?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节目从两起受害人的亲身经历讲起。节目采访的第一名受害者是在2004年报警的Brianne,当时她17岁,也是官方第一次收到针对Larry的举报。面对审问,Larry解释自己对Brianne所做的是常规治疗方式,同时还向警方提供了一份所谓的“治疗依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NPR和“Michigan Radio”的官网查看。

采访的第二名受害者是Kyle,也是所有人中被侵犯年龄最小的一个,她当时只有6岁。Kyle、Larry两家人关系很好,即使长大后Kyle告诉父母当年Larry对她做的事情,家里人也并不相信她。

Episode 3-4: 一次次的成功逃脱

2014年,Larry再次接到性侵的诉讼。其所在的密歇根州立大学(MSU)的学生Amanda向警方报案,Larry在治疗过程中对她进行了侵犯。

节目播放了当时Larry被审问的音频,他不停地以“医学治疗”作为辩护理由。至于这些治疗措施是否合理且必要,警察局找了4位医学专家进行求证,但最后发现这些都是Larry的同事,而她们一致认为:虽然她们不会采取Larry的治疗方法,但是他的方法并不构成性侵。

Episode 5: 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

Larry庭审案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就是Rachael,正是因为Rachael的勇于发声,才能逐步揭发Larry的真面目,产生之后的蝴蝶效应。

节目中详细记录了Rachael一路走来的反抗故事。她放弃体操,成为一名律师,十几年如一日的记录,不断收集的证据,并向当地媒体实名举报。于此同时,另外2名国家级的体操运动员也在向媒体进行举报。

2016年,Rachael向当地媒体举报Larry,成为当时的爆炸新闻

Episode 6: 女孩们的父母

“It is the worst feeling I'll ever experience as a parent...”

由于Larry的职业性质,受害人多是20岁以下的小女孩,她们的父母,成了很特殊的一个群体。随着媒体的报告,这些父母们在惊讶、气愤之外,更多的是自责和绝望。

一位家长说,她看到Larry的新闻时觉得无比震惊,当她跟女儿讨论这个消息时,女儿却哭泣着说“妈妈,他也是那样对我的”。

而有一些,则一辈子活在没能保护孩子的绝望之中。

那个6岁被性侵的Kyle,因为父亲选择相信Larry而非自己,最终与家人断绝来往。而在知道真相后,父亲不堪未能保护女儿而自杀。另一位受害者的母亲,其女儿最后没能走出困境而自杀,她自己也一直活在悔恨之中。

Episode 7-8: 迟来的审判

为期一周的庭审,总共有156名受害者与Larry当庭对峙

最终,是关于那场著名的庭审。节目中播放了很多受害者的发言,她们的陈词,她们的哭泣和她们的坚强。

“多么丧心病狂的人,才会做出在母亲面前性侵她的孩子的事情?这样的人必须要在监狱里度过他的余生,接受惩罚。”

“我已经受够了为不是我能抵抗和控制的事情而感到耻辱。”

“Larry,你现在已经看到了,我们,这群那么长时间以来被你残忍侵害过的女性,已经团结成为了一股力量。而你已经无法再伤害任何一个人。我们就在这里,我们决不会退缩。”

节目最后以Rachael的陈词结束:

“一个小女孩的价值有多大?如果成年的当权者不能恰当地回应被举报的性侵案件,当机构创造出一种氛围,让不怀好意的人肆无忌惮,最后就会变成这样—伤痕累累的幸存者站满法庭。”

关于节目制作

“Believed”在节目制作上其实有很多值得参考的地方。

作为调查类节目,每集情节的开展与设计,完全是以一种电视剧的手法;或者说,“Believed”更像是一个播客迷你剧。

从第一集铺垫的“Good Guy Larry”的形象,到第二集这个形象被颠覆,开始有受害者出现,每集结尾都会留下悬念,吊足听众胃口。比如他为什么会一次次逃脱?事件有什么样的转机?

像我这样没有自制力的观众,恨不得一天把所有内容追完。内容的多元性对整个节目也很加分。节目采用的是“双人讨论+故事描述+录音音频”的方式,故事描述确保了听众对事件本身的了解,而加入的录音音频,无论是受害人访谈还是警方记录、法院庭审录音等,都让整个调查类节目更加真实。而且两位女主持人的讨论,也提供了很多不同的观点。

撰文:三三 (douban.com/note/786736239/)

编辑:得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