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前,苹果播客的对手是谁? | 古早味播客③

返回首页

随着2005年6月28日,苹果公司正式将Podcast纳入iTunes。许多人嗅到一场围绕声音的“大战”或许即将展开。本期「播客一下」(ID:justpod)编译的是《纽约时报》在2005年7月3日刊发的一篇有关播客的专栏文章。它在苹果正式宣布将Podcast纳入iTunes五天后刊出,是苹果官宣后,美国主流媒体第一篇探讨播客的专栏文章。当年苹果的“入局”在舆论眼中意味着什么?谁是当年苹果在音频领域的竞争对手?当你读完这篇文章,再想想十五年后的今天,播客的市场格局为何,或许别有一番滋味。

本文原载于《纽约时报》,刊于2005年7月3日。

文章原标题:The Battle for Eardrums Begins With Podcasts

作者:Randall Stross

Randall Stross是《纽约时报》"Digital Domain"专栏作者,历史学家,常驻硅谷。著有"The Launch Pad: Inside Y Combinator, Silicon Valley's Most Exclusive School for Startups"、"Planet Google: One Company's Audacious Plan To Organize Everything We Know"等书。


前网络时代,客流量是营商之道。网络时代到来后,则是吸睛为王。今天我敢说,下一个风口就是声音——先“声”夺人。


走在路上, “可携带的娱乐”充斥着鼓膜,它将会是什么?一边是传统媒体以数字形式的改头换面,比如音乐、有声书和有声杂志。一边则是播客,过去一年,普通大众制作的音频节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且免费收听。

“播客”是个选词不怎么高明的混成词(混成词是由两个或多个单词拼成的组合词,也可选取每个单词中的一部分而组成一个新词。它通常用来描述新的现象、事物或行为。),也成了用词不当的一大范例。播客一词并不源自播放器iPod,也不是在特定时间面向随机听众播放的广播。


它是任何人都能做出的音频或视频文件 — 只需在你的电脑上加个麦克风,你便可以开始你的播客之旅。一旦你把这个文件挂到网上,它就像有了自己的公共生活一样,任何人都可以把它下载到电脑里,然后再传到能随身携带的播放器上,这个播放器也许是iPod也许不是。播客如此设计旨在无论节目何时被发布到网上,接收方电脑都能一直收到每集节目的更新讯息。而“订阅”这个词则表示你所订节目会自动下载到本地,极其简便。

播客的发送机制相当酷炫。不用烦心再去网站上找新的节目:新的节目简单到连“滴”一声都不用,就从原始服务器传到了你的电脑。然后节目会自动传到与你电脑相关联的便携播放器里,新节目源源不断。欢迎来到后网络时代!


如果新节目每天都有,你也许会开始把它看作一种新形式的广播,无论你何时有空,节目都在那里等你。但一个表面上微不足道的技术问题,却可能产生严重的法律后果,即在文件转存完成前,你是无法收听的。播客并不算广播大类,相反它被称作“共享文件”。如果没得到版权方的授权,你的节目中就不能包含任何受版权保护的音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播客不是那些有抱负的“唱片骑师”(DJ,Disc Jockeys,指广播电台的音乐节目主持人)一展身手实现梦想的地方了。



第一次接收播客的准备工作过去是很繁琐的。你先要在个人电脑上安装一层“播客抓取”(podcatching)软件,它会一直检查你所订阅的网站有没有发布新内容。该软件也会关注传输至你个人电脑的运作是否正常。然而就在上周,这个难题被完美地解决了,令人赞叹。因为苹果发布了自家新版本的iTunes软件,抓取功能已内置在软件中,极为便捷。

◎ Steve Jobs在WWDC 2005上介绍“播客”

该软件增加了一个超过3,000多个免费内容的目录,按主题划分 — 公共广播、谈话节目、喜剧、新闻等等,浏览起来更加方便。一旦你发现了看起来感兴趣的内容,只需点击订阅即可。这样一来,他人服务器上的节目就会源源不断地流向你的便携播放器,让你存货满满,而且你一分钱也不用花。

看到苹果那时髦的在线音乐商店,你就不会惊讶它也同样为用户设计了一种优雅、简便的方式去订阅播客了。让人意外的倒是这第一批上架节目的多样性。博客变成了音频形式,这对播客节目来说再自然不过,这些全新的音频内容对陌生访客的吸引和文字版本所差无几,但鉴于浏览音频本质上更费时间,因此它对人们的吸引力也许更小一些。


iTunes里播客目录下共21个主题大类,音频博客仅是之一。略有知名度的品牌 —— 来自ABC News、ESPN、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新闻节目,Al Franken的政治评论,以及“粉红救兵”五人组("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 Fab Five)给大家的时髦撇步,都助力那些充满好奇心之人纷纷入坑。

当然,就算把iPod耳机永久移植到耳朵里,用便携播放器听节目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换句话说,我们听得免费节目越多,不也意味着我们听付费节目的时间越少吗?苹果为用户在iTunes商店听免费节目打造了如此便捷之径,难道不是在破坏自己的商业利益吗?


“播客如此显眼真让我吃了一惊”,投资银行Piper Jaffray的资深分析师Gene Munster在上周看到新的iTunes商店后对我如是说。Munster向我解释了他的假设:“播客热”已经火到苹果无法忽略了,苹果要么欣然接受播客,要么就继续拒绝。正是选择了接受,苹果又重拾了革命者的光环。他补充道,通过向更多人介绍播客,苹果“将重新唤起人们对iPod的讨论。”



苹果决定添加免费播客订阅到苹果商店之举为另一个供应商 — Audible带来了潜在麻烦。Audible是苹果iPod里 17,000多本有声书的独家供应商。在其自家网站,Audible售卖有声书,既做零售也涉及套餐订阅。(编注:Audible成立于1995年,是一家有声书与有声内容制作与分销商,2008年被亚马逊收购。)

Audible也独家售卖知名期刊的音频摘要版,包括《华尔街日报》、《纽约客》(最新上架),当然还有《纽约时报》,如果我们没有提到它,那就太疏忽大意了。点击订阅、付款、你的便携播放器将会自动为你更新,就像播客订阅一样。唯一区别就是中间那步 — “付款。”(有没有很扎眼)无名播客们会削弱Audible上这些知名大佬的生意吗?

不过Audible的投资人倒并没有表现出担忧的迹象。在苹果欣然将播客入局后的4天里,Audible的股价还升了一点。回想过往,在周遭充满怀疑之声时,公司内许多股东都坚定地相信,就数字播放器而言,有声音频的商业前景大好。Audible曾陶醉于“互联网泡沫”(The dot-com bubble)带来的虚高股价中,在从云端掉进低价股(Penny stock)的深渊后,同样也是这些人伸出援手挽救了Audible。今天Audible已经盈利,市场资本总额4亿1200万美元;今年,按照预期,公司盈利将达到6200万美元,比上一财年提高80%。


当下Audible公司快乐且健康地发展,正是受益于苹果iPod那令人惊叹的销量,如果不提这一点,实在是让人很难想象Audible今日的辉煌。虽然Audible保护版权文件的软件已被置入超过35家数字媒体播放器制造商,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Don Katz却表示,“如果没有iPod一道助力,我们的加速增长也不会实现。”


投行Piper Jaffray的Gene Munster对Audible公司的前景持乐观态度,他预测苹果对播客的支持将最终使Audible获益,因为有了苹果的加持,人们对有声节目的意识就会增强。最终,增强的意识会引领听众回到Audible的核心业务:有声书,它占公司收入的90%。Munster也指出,Audible与苹果的排他性协议将延续到2007年9月;在协议约束下, Audible 公司以外的音频节目不可以在苹果平台上出售。

但Audible公司完全可以尝试增加一条业务线,帮助任何有意将播客变成付费生意的客户。Audible尚未将其的各种服务介绍给创业播客主们,但上周公司却发布了一份白皮书,白皮书中为日后客户设置的两种可能的商业模式已经浮出水面。


其一便是基于订阅的模式,就此而言,Audible已经具备一定基础。其二便是“由广告商赞助的播客”,这种模式还是全新的处女地,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想必也会招致非议。(广告商想要的,也许正是这样的时刻)


这种模式的前景注定会惹恼那些开荒的播客先锋们。设想一下,Audible将当下比作上世纪九十年代互联网刚刚开始商业化的时候(在此之前,互联网更多是由科研人员和政府所使用)。其报告预测,当下我们会挺过阻力的,就像我们曾经做到的那样。



上周,苹果大肆宣扬自己对播客的支持。它的广告口号虽然有技术上的误导之嫌,但不可否认十分朗朗上口:“播客——下一代的广播。”("Podcasting. The next generation of radio.")

与此同时,Audible也推出了自己的印刷版广告:“Audible.com开启革命性的突破——让播客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