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宁:敢问“钱”在何方 | PodFest China实录⑦

返回首页


细数近两年播客市场上的投资收购案例, Acast、Gimlet、Ahchor、Casted等多家播客相关企业陆续获得了千万美元级的投资,有流媒体巨头的强势入驻,也有公共广播机构业务发展


任宁是风险投资公司ONES Ventures的创始人,他在播客界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播客《迟早更新》的主播。2018年,《大内密谈》获得了ONES Ventures百万人民币级天使轮投资。任宁在PodFest China现场分享了投资人的视角。“投资人喜欢什么样的播客,哪些播客适合去投资。”





在任宁看来,中文播客是一个「被低估」的领域。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从资本来看,国内播客领域投资案例的估值不高,迎来风口还需等几年。而拿品牌来说,市场主观上低估播客的品牌营销能力就很明显。


“PodFest China门票很快就被售罄,为什么主办方找赞助的过程还很困难?”任宁觉得目前国内一些播客企业在商业化上的探索已经有想法、有水平,但也确实感受到播客商业化不易。

◎ 任宁 摄影:Mavindu


任宁指出,不光是外界市场,有的主播也低估了自己运营的播客节目的价值。三四年前的播客品类有闲聊类、音乐类、情感类,与广播内容差不多。但作为一种较新的内容媒介,主播还停留在传统语境,播客不应止于此。


“做播客不管从内容层面还是形式角度考虑,都更自由、更个人,能够吸引到广播覆盖不到的听众。”同时主播们还应该去思考,怎么在现有基础上去做播客。






被低估,就意味着有回到均值的可能。
任宁提出了播客  「三分法」,如果将播客行业视作资产,它的价值来源于三方面:

主播的个人魅力,声音(相貌)和节目风格;

内容的独特性和变现潜力;

听众形成的社区和集体认同,以及消费意愿


主播是信息的筛选者,听众在听播客是能拓宽自我认知,与看展览体验相似,听众喜欢了,就愿意为节目付费,这是主播的价值。

◎ 任宁 摄影:Mavindu

投资时能发现一些内容如购物类节目自带变现潜力,而如果你认为自己的播客没有这种变现能力,想要得到投资就把它打造为独一无二的节目。


听众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资产”。类似"The Unravel"这样由线下社区转变为播客的节目,自带流量。另外听众在听播客时不需要付费,但如果有消费意愿或能力时,主播就需要思考怎么发挥这部分价值。这是让节目实现良性循环、提高质量的重要一环。“去朝着共赢的方向为播客实现价值。”






风险投资人在任宁看来是一个被影视剧夸张化的身份,他用一张纯emoji的图解释了投资逻辑。


那么「敢问钱在何方」?


关于找VC融资最适合的人,任宁给出了两个关键词,高增长和独特性


高增长,意味着不论是音频内容、形式,还是除了播客外其他的业务,都需要有一个增长。比如获得过融资的《日谈公园》《大内密谈》都开展了自己的电商业务以及旅行团等活动。

独特性就体现在播客内容上。


这个东西只有你能做,别人很难在短时期内复制。如果投资人需要你那样的内容、需要节目覆盖的人群,需要这份东西作为他们内容布局的拼图 ,那就没有选择,只能收购 。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


往期推荐

🔗Emanuele Berry:我与This American Life | PodFest China实录①

🔗《故事FM》彭寒:音乐在播客中是如何参与叙事的 | PodFest China实录②

🔗Unravel Storytelling:从线下叙事社群到播客 | PodFest China实录③

🔗PageSeven:用最纯粹的声音唤起人们最原始的情感 | PodFest China实录④

🔗播客是个黑盒子,我们一起打开它 | PodFest China实录⑤

🔗Sophie Zhou:小众生意的大市场 | PodFest China实录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