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主播出走平台:Spotify独家内容战略遭质疑

返回首页

作为一家流媒体公司,Spotify现在的一举一动无疑是播客行业关注的重点。从2020年初开始,Spotify相继宣布自家的流媒体广告插入技术(SAI),与米歇尔·奥巴马金·卡戴珊Joe Rogan等名人达成重磅独家合作,收购知名体育评论员Bill Simmons创立的媒体The Ringger推出音乐与播客混合的个性化推荐列表

其中,与热门播客主播Joe Rogan签订的巨额独家协定,更是让公司的市值在五个月间翻了一番,股价上涨的速度反映出资本市场对这家“播客界的Netflix”的信心。

Spotify市值剧增‌‌

Spotify在播客行业的开荒拓土似乎一直所向披靡。直到8月26日,Spotify最受欢迎的独家主播之一Joe Budden在自己的播客节目中宣布,即将终止与平台的合作。

1 | Joe Budden与Spotify分道扬镳

Joe Budden表示,从 9 月 23 日开始,听众们就不会在Spotify听到自己的播客了,至于节目会转移到哪里,“我现在没法告诉你”。

Budden声称自己的播客给平台带来的收益远远超过了预期,本来以为能在合同第一年结束时获得额外奖励,却什么都没得到。不仅如此,Budden还表示Spotify未允许他的团队在圣诞节度假,理由是会延迟播出2期节目,在给粉丝抽奖一事上也表现得十分吝啬。种种事由相加,Budden认为Spotify是在“抢劫”播客的听众,暗示这家公司只希望尽可能打捞热门节目,利用播客给平台带来收益。Joe Budden的节目"The Joe Budden Podcast" 创办于2015年。2年前他与Spotify签下独家合约,成为Spotify尝试向非音乐音频节目领域拓展以来,第一位独家入驻平台的热门节目主播。那时候播客行业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蓬勃发展。从2018年至今,他的节目一直是平台上收听量最高的几个播客之一,常年位居排行榜前20。

Joe Budden将自己比作Spotify进军播客行业的实验对象,他说"The Joe Budden Podcast"向这家公司证明了独家内容是可行的,但Spotify从来不会考虑播客自身的问题,只关心你能否给平台做贡献

Budden在节目中提到,尽管Spotify为了挽留他开出了很有诚意的价码,但合同附带着不少额外的工作内容,而且自己和 Spotify 在播客行业未来5年的发展趋势上观点不同,他还是想找一个足够尊重自己的合作方。

2 | 孰是孰非

Joe Budden的离开在播客行业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科技媒体The Verge的评论透着些为鸟尽弓藏而扼腕的意味:“他开辟了(播客行业)独家内容的道路,又离开了。”

也有人不以为然,Podnews 的编辑 James Cridland 就毫不留情地揶揄是Joe Budden自己未事先确定合同条款,才签完合同又不肯口播广告。不仅如此,还自我感觉过于良好,以为自己对于Spotify同Bill Simmons或是Gimlet同等重要。节目整整两个小时废话,业务水平堪忧,“Joe Budden离开Spotify给我们上了无价的一课——不要做这样的傻事”。

James Cridland评论文章截图‌‌

Hot Pod的创刊人 Nick Quah 则更加审慎。他认为,不论 Joe Budden 两小时诉苦中披露的大量细节是否准确,都极有价值。

关于 Spotify 正在对播客行业造成的影响,Budden给出了自己的故事版本。他与 Spotify 最初签订的协议多少反映出了资本市场上此类交易的不公平。Budden显然是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些问题,才会公开表达,他的举动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也许他的表述并不能让所有人信服(比如上文的James Cridland),但并非全无道理——人才管理也应当是Spotify在不断吸纳热门播客内容时一项不可或缺的工作,但从Joe Budden的满腹怨气就能看出,这一方面明显做得不太好。

也不乏有观点表达,Joe Budden此举是在利用舆论向Spotify施压,为自己赢得谈判筹码。Nick Quah认为,即使事实的确如此,也不过是正常的商业操作。

9月1日,Nick Quah就此又补充说,过去一年 ,Spotify 非常成功地把控住了市场舆论。一个接一个进驻平台的名人,不断更新的功能与技术……但事实上,播客行业已经有不少人对Spotify发出了质疑的声音——即便他们中的部分也与Spotify签订了协议,他们忧虑Spotify在点播音频领域的所作所为正如以往YouTube对在线视频领域所做的那样。不过这些人都很少公开表态。所以就这件事而言,Nick Quah在意的是Joe Budden的举动能否激发行业人士对Spotify的不同意见

3 | 甚嚣尘上的争议

其实此前Spotify的举措已经引发过争议。

比如播客的所有权归属问题。 6 月,同样属于Spotify的播客节目"The Nod"的两位主持人就自己面临的版权困境公开发声:身为“播客主”,他们却不是节目法律上的主人,因为版权已随着原制作公司Gimlet Media被收购而一并转移到了Spotify旗下。主持人之一Luse 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说:“归根结底,投资别人的才能,并不等于拥有这个人。”

随着与Spotify签订独家内容协定的名人主播越来越多,二者之间的利益矛盾只会越来越尖锐。平台方面希望利用热门内容增加广告收入,但主播自然不会放任自己辛苦生产的内容成为平台的引流工具,也想保证自己的所有权和报酬。

事实上,Spotify近日来可谓风波不断。8月,其旗下的Anchor爆发了盗播音频事件。出现大量帐号将搬运的音频通过Anchor托管上传到Spotify,以利用Spotify的自动插入广告(SAI)获取收益。公司被指为盗版大开方便之门,整整一个月之后(9月14日)才终于做出正式回应,表示会完善盗播音频识别系统,添加检测功能,让节目原作者举报盗播内容更方便。

Anchor上出现大量盗播音频‌‌

之后,Joe Budden宣布出走Spotify后没几天,9月1日,热门主播Joe Rogan的节目疑因内容审查遭遇部分下架,消息传出后引发Spotify市值蒸发 48 亿美元,又为Spotify的独家内容引进蒙上了一层新的阴影。

另一方面,Spotify在播客行业做出的动静其实令不少人忧虑:这是否真的有利于行业的发展?

自2004 年播客诞生以来,行业一直保持着开放的生态环境。播客节目不管是免费的还是收费的,基本都属于全平台播客:基于RSS技术,听众可以通过RSS链接订阅和下载播客节目,并在苹果Podcasts、Castro这些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RSS技术的优点就在于,播客节目的内容并不与平台绑定,听众可以在任一平台收听自己喜爱的播客。

然而,Spotify的播客战略却打破了这一规则。这一体量巨大的流媒体平台并不支持收听基于 RSS 抓取的播客节目,反而不断将原本全平台的热门节目收入囊中,归为其独家内容,只能通过Spotify来收听。在某些激进人士眼中,不支持全平台播客的Spotify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播客应用。

科技网站9to5mac的Bradley Chambers评论说,这家强势进军的播客领域的流媒体巨头也许只是想做点播音频领域的YouTube——也即只想整合音频内容以投放广告,无意促进播客整体市场发展

Joe Budden的出走是否会进一步激发行业人士对 Spotify独家内容战略的反思?他也许不会是播客行业中唯一并且最后一个对Spotify表示不满的声音

但有一点毫无疑问,Spotify不会停下在播客行业的版图扩张。

撰文/得闻、何润哲
编辑/得闻
排版/何润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