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小宇宙”APP把对播客的想法跟我们聊了聊 | 独家

返回首页

“有些需求被小宇宙捕捉到了”


“我们并不是那么胸有成竹,产品推出前甚至是忐忑的。所以上线先是公测,想先给大家用用看,测试中文播客市场的需求。外界给的反馈有些超出预期,确实挺欣慰的,但也稍稍松了口气。”中文播客应用”小宇宙“的开发团队这样告诉『播客一下』。


2020年3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很多播客爱好者的朋友圈都多多少少经历了小宇宙APP的“刷屏”。作为一款仍处于公测的应用程序,进入这片“小宇宙”,你还需要一个邀请码。每一位参与早期测试的用户可以获得三个邀请码分享你的好友,一些知名播客和播客主也拥有一定数量的专属邀请码,但仍然这一“码”难求。『播客一下』发现,在淘宝上也出现了小宇宙邀请码的售卖链接。

“我们还挺庆幸的,中文播客听众确实有些需求被小宇宙捕捉到了。”


即使是在2020年的今天,播客仍然留有很多Web 2.0时代的痕迹。无论是在相对成熟的欧美市场,或者仍处早期阶段的中国市场,都尚未出现一个扮演“中心化”角色的平台。而对中文播客听众来说,他们大多数的互联网消费习惯都基于国内互联网巨头所开发的各类产品。Apple Podcasts或是其他由海外团队开发的RSS订阅类应用,都难以跟我们熟悉的互联网生态做良好的适配,更重要的是,难以和我们熟悉的互联网使用习惯“适配”。对于一个普通听众,特别是新听众来说,要弄懂什么是RSS,怎么定义“泛用型客户端”都可以说是非常“烧脑”的事情。播客在产品端的那种不事喧嚣的“纯粹”气息,让它在这个快速变化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显出一丝格格不入。

“小宇宙APP”是一款专门为中文播客听众设计的应用程序。在3月26日正式上架iOS和安卓应用商店之前,团队已进行数月的小范围内测,先让部分播客爱好者体验产品,得到积极反馈后才上线公测。

接着就到了那个社交媒体一片“求邀请码”的周末。


不得不承认,我的个人微信朋友圈与中文播客社区有很多重合之处。但即便如此,我仍然注意到,在那个周末,有很多本身与播客“无关”的人也在朋友圈问“那个刷屏的小宇宙是什么”、“求小宇宙邀请码”;另一些人则是在朋友圈贴出三个邀请码的图,“手慢无”。这种朋友圈刷屏的感觉,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时不时会因为一些热搜事件或者新产品的推出而面对,让你一时间有一种小宇宙已经“破圈”的感觉。



“即刻”里的“小宇宙”


小宇宙APP上线不久后,科技媒体36氪旗下的公众号“Tech星球”就评价它为“一款简约而不失创意的中文播客产品”


当然科技媒体也很快注意到,“小宇宙”的背后是一家“好久不见”的公司“即刻”。


即刻App社区里有个“一起听播客”圈子,聚集了大量喜爱播客内容的用户,他们有稳定的收听习惯,也很愿意交流从播客里了解到的信息;或针对播客里的观点发出自己的见解;甚至他们在友好互动中得到鼓励,开始尝试制作播客节目。这个讨论播客的圈子在我眼中,也是国内有关播客的社群讨论中少见的气氛活跃、调性十足的圈子,我也曾经推荐给不少人玩。正是“一起听播客”圈子让即刻团队有机会了解播客领域的一些生机和痛点。

kyth是小宇宙APP开发团队负责人,即刻公司的产品经理。2014年,在外企从事财务工作的他接触到播客内容,开始成为重度听众。受《IT公论》和《大内密谈》节目的影响,他开始尝试利用业余时间做一档关于自己喜欢球队的播客节目《曼联时间》。随后的事情是他没想到的,因为这个节目他结识了许多曼联球迷朋友,包括“即刻”公司的创始人,这也是他加入即刻团队的缘起。


这个关于兴趣拉近距离,使志同道合的人相遇的故事某种程度改变了kyth的生活轨迹。播客声音里的信任感,在他看来能让更多故事发生。


2019年夏天,kyth和同样爱听播客的同事组成了即刻内部的一个孵化团队。



孤独的听众不再孤独

难找的播客不再难找


细数市面上主流的中文音频应用,只有苹果播客是专门为播客设计的应用程序。播客听众熟悉的Pocket Casts、Castro等等,或许你没有留意,但他们其实都是英文应用。而用过苹果播客的听众都能感受到它在操作逻辑上的种种“别扭”,听众除了打分评论外,无法在应用内与其他听众或播客主进行直接交流,这使得大多数播客听众都是“孤独”的。

从零开始营造一个中文播客社区,同时汇聚中文播客节目、播客主和播客听众,让中文世界里的播客听众能一起交流,这样一个想法成为了即刻内这个播客产品团队最终得出的开放方向。


他们从即刻用户中招募了一批播客听众,对这款播客应用的demo进行内测。在这个阶段,开发团队确认了中文播客听众存在的两个痛点:一个是缺乏获取值得一听的播客节目的渠道,另一个是听众无法和同样喜欢听播客的人一起交流。


因此,他们设计出了推荐播客单集的发现页以及评论功能,内测用户的反馈让他们了解到,引用一个用户的评论来推荐一集播客节目是一种简洁有效的方式,让那些初次接触播客又找不到好听节目的新用户有了“选择”的可能;而那些渴望交流的播客听众则可以在节目精彩之处发表自己的评论,一个人的评论又会激发有相似感受的听众的评论,听众之间的良性交流自然产生。

这两个特色功能在“小宇宙APP”公测后也收到了很多听众的称赞,帮助小宇宙吸引了较为成熟的播客听众的同时,更能吸引到很多此前没有听过播客的人踏入充满新鲜感的播客世界。


不过“小宇宙APP”开发团队也告诉『播客一下』,他们很清楚每天推荐三集节目的机制并不能完全解决“如何发现播客节目“这个问题,也不希望这个不太完善的推荐机制承载创作者太多期待,因为他们认为还有别的方式去解决播客节目和听众互相找到的问题。

虽然市面上的播客应用已经有不少的播客推荐方式,比如苹果播客的编辑推荐、Pocket Casts的播客节目流行趋势排行榜、Spotify基于算法或人工编辑的播客节目列表,但哪一种方式更符合中文播客听众的实际需求尚待探索。


“要想想怎么样做得更好,而不是做得更复杂”。



“要把刚接触播客的听众

服务得更好”


作为一款仍处于测试阶段的产品,小宇宙APP当然也有一些让用户不如意的地方,比如难以琢磨的播客列表下载功能。


相比苹果播客会自动下载已订阅播客更新的单集节目,或是Pocket Casts需要手动下载更新的播客单集,小宇宙需要用户先把想听的单集节目添加到播放列表中,然后这些单集节目才会被自动下载(默认情况下)。

但是很多用户以为呈现在“我的播客”页面的播客都是已经下载完成的,所以会直接点击播放按钮来播放节目,可实际上此时是“在线播放”节目的状态,因而需要等待音频加载一段时间才能开始播放。不同播客所使用的托管平台和托管服务器各不相同,加载时间也就长短不一;时间稍长,用户就容易产生“用小宇宙听播客卡顿严重”的错觉。


内测和公测期间,用户对于下载功能和播放体验的反馈让开发团队意识到“原来这个事情这么重要”。如何优化节目下载的机制以及提升用户的播放体验被开发团队视作接下来需要重点改进的地方。

要想形成一个成熟的播客社区,小宇宙APP还缺乏让听众和播客节目建立紧密关系的引导,培养听众“订阅”自己喜欢听的播客的习惯就是重要的一步。


不少小宇宙APP的用户是初次接触“播客”这个事物,发现页的推荐让他们第一次打开小宇宙时有节目可以听,“但最好也能让听众意识到’我想一直听这个节目‘”。当用户觉得推荐中没有自己想听的节目时就有可能离开小宇宙,所以推荐只是一个助推器,学会订阅播客节目才能让用户持续地听到符合个人喜好的节目,并沉淀为某一些播客的忠实听众。

开发团队认为,“订阅是在建立听众和播客节目之间的关系,有了关系才会有更多、更长效的延展性。订阅对播客内容的创作者也更友好,用心制作的内容值得在听众侧获得更稳定地触达、更稳固的信任情感。”



“小宇宙”外的“大环境”


“小宇宙”的发展离不开“大环境”,这个“大环境”就是中文播客的大环境。对于一款内容产品来说,应用本身设计得好固然重要,但没有足够多优质的内容却也无法持续地吸引更多的用户来使用。


就在三月底那个“四处求码”的周末,我忽然想到:如果小宇宙APP真的“出圈”,有许多从未听过一集中文播客的人,打开这款应用,点开当天推荐的三集节目,花了100-200分钟甚至更长时间听完后,他会有兴趣点开第四集、第五集节目吗?会有兴趣订阅某一档播客吗?中文播客的节目内容是否给了他们足够的理由“留下来”?还是他因为各种理由最终“弃了”,“弃了”中文播客,也卸载了这个在他手机里还没捂热乎的“小宇宙”。


根据播客搜索引擎Listen Notes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5月,中文播客的数量已经超过1万个;仅四月份,平均每天就新增超过10档中文播客,但是总数仍和英文播客的总数(超过83万个)相去甚远,而其中称得上优质的节目更是凤毛麟角,市场上依然缺乏专业制作者生产出的好内容。

仔细观察小宇宙历来的发现页推荐,能明显看出《随机波动》、《日谈公园》、《大内密谈》、《忽左忽右》等播客的单集节目被多次推荐。小宇宙并不是不推荐新节目,但从我的角度看,它在不同的用户群体中,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对于中文播客的老听众,在“传统节目”外多一些“新节目”确实能够换换口味,保持新鲜感。但对于新听众来说,节目没有新老之分,既然是你推荐的,或许就能代表中文播客现阶段的实力。老听众的“新鲜感”在新用户听来或许就变成了播客这种媒介的“初生牛犊”、“未经雕饰”。

开发团队当然也发现了优质内容供给上的问题,他们将内容视作小宇宙APP的”衣食父母“。不过他们还没有要自己“下场”做自制播客的打算。小宇宙开发团队的自我定位很明确,“做一款对更多人来说好用的播客产品已经需要下很多工夫了”。对于一个十几个人的开发团队来说,一边开发产品一边做播客,在他们看来并不是高效的方式,内容生产应该交给专业的制作者去做。

除了优化产品、服务好现有的用户外,他们能做的就是借助公司的资源,发挥杠杆的作用,撬动更多想做播客的人、该做播客的人来“下场”做播客,增加优质的中文播客出现的可能。


对于一个新产品,“商业模式”是绕不开的话题。

小宇宙APP开发团队在采访过程中一直强调他们仍处于探索阶段,对于商业模式他们“只能是先想着”,因为商业化根本上还是“产品得有一个价值,如果需求其实没有满足很好的话,你是没法谈商业化的。”


Kyth说:“现在播客市场的发展其实还是处在一个相对比较初级的阶段,让更多人喜欢上播客之后,很多东西可能是纷至沓来的”,他相信“好的商业生态是让人能赚到钱”。


对于中文播客的未来,Kyth是乐观的,因为在小宇宙APP公测后,他看到了播客听众继续增长的希望,“只要能看到增长,我觉得我们始终会有更多的机会去探索。”
小宇宙APP给自己定位为“服务播客听众和创作者的产品”,希望通过把产品做得对更多人友好,用自己比较擅长的手段给播客领域带来一些新鲜血液。“让制作者由于这个平台的存在,得到更多的受众,让广告商在这个地方也能找到它的目标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