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的介入会破坏播客生态吗?

返回首页

最近国内播客圈迎来了许多名人,综艺大咖小S和妈妈在母亲节当天推出了《老娘的老娘》,音乐制作人臧鸿飞和脱口秀演员池子联手创办了《这一天天的》,青年歌手田燚的《酸甜限定》则吸引了很多粉丝进入播客领域,还有《奇葩说》人气选手姜思达的个人同名播客去年年底就已经上线,而作为嘉宾出现在我们熟悉的播客中的名人更是不胜枚举。

名人的介入对于播客这一蓬勃发展且开放自由的音频媒介来说,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或许目前我们仍无法做出裁断,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仍在持续。本期「播客一下」翻译了5月22日播客评论家Fiona Sturges于英国《卫报》发表的专题文章“A real turn-off: are celebrities ruining podcasting?”,提供一种观点和视角。

今年早些时候,两个男人共同推出了一档关于两人间的友谊以及世界形势的漫谈类播客节目,内容选题并无特别之处,毕竟现存200多万档节目的播客领域内,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男人们在讲自己的故事和笑话。但区别就在于,这对好友是奥巴马和布鲁斯·斯普林斯汀。两位兼具知名度与话题度的男人共同主持的播客节目“Renegades: Born in the USA”,集合了时下最具特色的两大趋势——老友闲聊、名人主持


其实名人播客的发展已经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最近一年来,疫情给生活和工作按下了暂停键,大量名人涌入了播客领域,名人播客数量激增。大部分娱乐产业受到疫情的冲击后,呈现出萎靡不振的状态,而播客恰在此时脱颖而出,非但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反而繁荣发展,也因此受到了名人的关注。名人的介入使得播客行业杂草丛生,挤占了大量资源和经费,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竞争,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还会导致整体播客质量的下降。

现在,细数那些没有创办播客的演员、音乐家、明星、退休政客似乎比计算拥有自己的播客节目的名人要容易得多。除了奥巴马和布鲁斯·斯普林斯汀,近期进入播客领域的还有著名编剧兼制作人Louis Theroux、演员Jeremy Paxman和Paris Hilton英国苏塞克斯公爵夫妇等人。而主持人兼演员Oprah演员Gwyneth PaltrowLena Dunham等等名人则是更早就成为了播客主播,有的甚至已经有了几年的播客经验。对于想要获得盈利的播客公司来说,邀请名人参与播客制作无疑是一条绝佳的路径。

一方面,大人物往往能都带来庞大的受众规模;另一方面,广告商也更加青睐有一线名人参与的播客节目,而不是投入大量金钱在某一档探讨钢笔的功用或者是变色龙所有权的小众播客上。伦敦的播客制作公司Broccoli Productions的创始人Renay Richardson指出这在极大程度上是“惰性”使然。“播客公司不愿意投入精力去寻找新的受众,将其带入播客领域。

而比起引进新的播客听众,依赖已有的受众基础则更为容易,无论是行业巨头还是独立公司,在营销新播客的经验方面都有所欠缺。所以最后答案就变成了‘邀请一个名人来主持播客,依靠他们多年的经验和受众基础来打造品牌’。”与此同时,日益繁荣发展的音频行业对于名人们来说越发成为一个有利可图的副业。有报道称,他们可以通过创办一档无脚本的播客获得数百万美元的收益。演员Danny Dyer在和自己作为真人秀明星的女儿Dani Dyer共同主持的建议类播客“Sorted With the Dyers”的第一期节目中,就曾毫不掩饰地谈及了自己的动机:“我们好好做吧,多挣点钱。”


但是,无论是影视演员、喜剧演员的身份,还是逃离皇室的经历,都无益于采访能力的增强,而采访对谈却是播客的主要形式。名人访谈系列所呈现出的诸多问题之一便是名人们往往不愿谈及棘手的话题,或者说他们总是沉闷无趣地闲聊。演员兄妹Kate Hudson和Oliver Hudson在他们自己的播客“Sibling Revelry”中,总是在喋喋不休地谈论自己,或是谈论嘉宾,将整档播客视作私人聚会一样。

演员Rob Lowe的播客“Literally!” 标榜与其好莱坞的好友“随心所欲”地畅聊,但内容充斥着彼此间的共同回忆以及毫无意义地闲聊。对他们自己来说或许很有趣,但对听众来说则索然无味。同样恼人的是,名人主持的播客节目中,有些名字总是会频繁出现。喜剧演员Katherine Ryan的粉丝或许会为她的播客节目“Telling Everybody Everything”的诞生而感到高兴,但当你已经在Samira Ahmed 的“How I Found My Voice”、Scroobius Pip的“ Distraction Pieces”、Brandi Glanville的“Brandi Glanville Unfiltered”等等播客中多次听到过她的声音,对于她自己的播客或许也就没那么期待了。

事实上,邀请名人朋友作客自己的播客似乎类似于中产阶级的晚宴,主客之间礼尚往来,互相邀请。播客正在内部消化(编者语:内卷?)、吞噬自己。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名人播客都很糟糕。BBC在疫情期间推出的播客“Grounded With Louis Theroux”中,Theroux与 Michaela Coel、Jon Ronson等人的对话就非常出彩,主要也是因为主持人Theroux本身就有着丰富的采访经验,并且以记者为本职,不会回避一些复杂而尖刻的问题。

在美国,演员Alec Baldwin作为副业创办的播客“Here’s the Thing”,甚至快要超越他的主业了,这档播客无疑证明了Baldwin是一位富有洞察力的采访者,对谈的内容深得人心。名人播客的质量良莠不齐,因具体而异。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大量的名人播客所采用的都是相同的对谈模式,甚至对话的内容都多有重复。除了对谈类播客,这种对名人的痴迷也蔓延到了其他类型的播客之中。纪录类播客也越来越倾向于找名人担任叙述者,而不是让真正调查、撰写的记者直接主持。

最近很典型的例子有播客制作公司Wondery推出的“Bunga Bunga”,邀请影视演员兼喜剧演员Whitney Cummings以叙述者的身份讲述意大利政客Silvio Berlusconi政治权力崛起的故事。

另一档播客由BBC出品的播客“Fight of the Century”中,拳王阿里和乔·弗雷泽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较量则交由说唱歌手Nas讲述,大抵是为了给节目增添一些亮点,但作为一档聚焦史上最著名的运动员们的播客,邀请一位说唱歌手担任主持还是很奇怪的。这种名人空降主持人位置的形式昭示着播客编辑们对听众信心的缺失,他们显然认为没有名人的参与很难引起听众的兴趣。


长期以来,播客一直被誉为一种民主化的媒介,意味着无论是否有名,任何人都可以一试。但通过播客获得盈利和建立相关的社区则又是另一回事。关于名人播客的激增是否扼杀了公平的竞争环境这一问题,不同的立场会得出不同的答案。主流播客发行商常常用“潮起潮落”来做比喻,坚持认为任何能给播客带来新听众的方式都是有益的。但对于想要在这个拥挤的行业中立足的独立创作者来说,名人播客却构成了很大的阻碍。播客节目“Answer Me This!”的主持人Helen Zaltzman表示,从某些方面来说,现在的独立播客想要起步可能变得更困难了,“因为有数百万档播客同时在争夺人们的收听时间”。

但他同时也指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快速发展的播客环境对新播客的诞生还是有利的,换作2007年,播客的公众认知度很低,播客创作者必须向听众解释清楚播客是什么、怎样收听,以及播客的收听场景等等基础性问题。至今,被新的听众发现并订阅收听仍是播客热潮中尚未解决的问题。

Richardson认为,播客市场远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已经饱和:“人们真的应该停止这种论调了,除非他们认为书籍、电影、电视节目和唱片市场也出现了饱和。当播客的受众增长到与其他媒体同一水平时,播客市场对名人的依赖就会减少,整体创造力会相应提升。”与此同时,没有人认为名人应当全部撤出播客领域。但为了行业整体的利益,他们或许应该在开启闪闪发光的播客副业之前问自己几个问题:


自己是天生的主播吗?自己的播客节目受众定位是怎样的?
如果只是想和朋友聊聊天,不如先考虑通过电话而不是播客。

最后推荐五档值得一听的名人播客节目。

“The Adam Buxton Podcast”
喜剧演员Adam Buxton将他的播客称为“漫无边际的聊天”,单期节目往往都会超过90分钟,这样的时长设置并非毫无道理,因其内容丰富充实。就像他的老朋友Louis Theroux一样,Buxton的播客获得成功极大的原因在于其细心敏感、对事事都保持好奇的采访风格,此外,他所邀请的各种各样有趣的嘉宾也是节目的吸引力所在。



“Ian Wright’s Everyday People”
虽然这档播客是由体育界的名人Ian Wright主持,但其实节目中真正的“明星”是那些有着非凡故事的普通人。Wright的受访者中,有一名士兵赤脚行走了700英里,为一种目前尚无法治愈的遗传疾病的研究筹集资金,还有一名在Grenfell Tower重大火灾事故中的幸存者,为所有幸存者创建了一个社区厨房,用以互相鼓励走出创痛。



“Dear Joan and Jericha”
主持人Julia Davis和 Vicki Pepperdine戏谑调侃而又轻松畅快的主持风格,对于这档为痛苦的阿姨们提供建议、舒缓压力的播客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她们讨论的话题也都非常现实但着实困扰着一部分人,诸如下垂的乳房、流浪的配偶以及女性在火车上哺乳的最佳方式等等。



“This City”
主持人Clara Amfo拥有丰富的广播经验,为她主持播客提供了很大帮助。同时,“This City”不像其他大多数名人播客一样,标榜畅聊漫谈,而是有一个明确的主题,即探索Amfo生活的城市伦敦,与有名的居民们谈论伦敦对他们而言富有意义的地方,餐馆、不同的场馆,甚至是城市的绿地。



“Getting Curious With Jonathan Van Ness”
在所有名人播客里,Jonathan Van Ness的播客立意似乎比绝大多数都要高,通过与各种明星嘉宾沟通交流艺术、经济平等、跨性别权利、种族贫富差距、中国早期历史等等话题,拓宽自己的知识视域。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tv-and-radio/2021/may/22/are-celebrities-ruining-podcasting

编译:刘阳

编辑:得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