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理想,“听”见另一种可能 | PodFest China实录⑨

返回首页


孙瑞岑刚进入出版行业第一天起,身边的同事、朋友就问他,“你知不知道你踏入了一个夕阳产业?”


2010年,文化品牌“理想国”创立,其凭借早期场场爆满的文化沙龙积攒了不少名气,在不少新读者眼里,理想国代表着高品质的社科、译介类书籍。这样一个做书的品牌,在2014年开始尝试做视频,2015年正式推出了影像计划「看理想」。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陈丹青的《局部》,包括窦文涛主持的《圆桌派》,都是看理想初期打造的节目。

看理想的slogan就从理想国的“想象另一种可能”,变成了“看见另一种可能”。





孙瑞岑目前是看理想的内容总监,他从没想到编辑也可以去做音视频,在他看来,看理想是新媒体时代的“被迫入局者”。从文字到视听的跨越,绝非易事。


当时正踩着视频风口,投资公司们都看上了许多与理想国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的作者,希望能合作制作视频节目,这一趋势促使理想国希望把业态延伸到出版以外的其他领域,为了对得起作者们的信任,决心自己尝试做视频品牌。“做音频节目也是同样,既然手上有好的作者能够输出好的东西,与其甩给别人,不如就自己来想怎么做音频节目。”


于是从2017年底至今,看理想已经做了大约70档音频节目。


孙瑞岑对看理想做的节目简单规划为通识类、文艺流行类、虚构和非虚构类。不管是做出版那套的政经哲社,还是电影动画、民谣京剧,或者评论谈话、原创故事,留给看理想探索音频的空间非常广,这对没有专业团队,同时需要保持品牌不断生产节目的看理想来说确实很难。


不过在和品牌、作者和其他播客爱好者交流中看理想总结出一套做音频的方法论——故事线、人物线、话题线的线性逻辑,技术标准和包括声音标识与视觉传达的美学表达,目前90%音频节目中都没有做好这三项内容,这是看理想努力的目标。






虽然所有节目都是自己在做,但孙瑞岑坦言看理想没有做成下一个喜马拉雅的体量和野心,与刘瑞琳创办理想国时想维持的「纯粹」一样,看理想也希望做到小而纯粹,成为会吸引好的创作者和听众的品牌。策划人梁文道将看理想定位为 “知识的剧场“,像是一个城市的文化中心,里面有通识知识,有文艺流行,团队还会尝试更多的场景化体验、交互体验、收听体验、使用体验等等。

展望看理想的未来,孙瑞岑给出三个关键词:耐心、勇气以及运气


每次回到办公室,孙瑞岑都觉得看理想做的品类太少,感叹这个领域还有大量的空白等着未入局的出版人、电影人等等创作者来发挥想象力、贡献内容。这是一条很漫长的路,同时对比英美播客市场或希望达到的高度,差距还是很大的,缺乏勇气很难走下去;而文化行业是高危行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要走下去还是希望运气会降临。”

◎ 孙瑞岑 摄影:Mavindu

理想国在出版路走了将近20年才在爱读书的人中有了些许认知,做音频品牌道阻且长,而孙瑞岑愿意等,并和看理想勇敢走下去。

推荐阅读


🔗Emanuele Berry:我与This American Life | PodFest China实录①

🔗《故事FM》彭寒:音乐在播客中是如何参与叙事的 | PodFest China实录②

🔗Unravel Storytelling:从线下叙事社群到播客 | PodFest China实录③

🔗PageSeven:用最纯粹的声音唤起人们最原始的情感 | PodFest China实录④

🔗播客是个黑盒子,我们一起打开它 | PodFest China实录⑤

🔗Sophie Zhou:小众生意的大市场 | PodFest China实录⑥

🔗任宁:敢问“钱”在何方 | PodFest China实录⑦

🔗周树华:不只是制作,都关乎“桥” | PodFest China实录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