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Rogan为何如此受欢迎?

返回首页


本文原载于《大西洋月刊》网站,于2019年8月19日发布。

作者:Devin Gordon

Devin Gordon是一名在纽约的撰稿人,目前为《大西洋月刊》、《纽约时报杂志》、《ESPN杂志》等供稿,此前曾担任《GQ》杂志执行主编。此著作"So Many Ways To Lose: The Amazin' True Story of the New York Mets, the Best Worst Team in Sports"即将于2021年春季面世。



每天清晨,我与Joe Rogan 本人都以同样的方式开启属于我们各自的Joe Rogan experience :蘑菇咖啡。


Joe表示,这是从“两种蘑菇届的摇滚巨星” — 猴头菇和白桦茸 —中提取的速溶粉末,由Four Sigmatic公司出品,该公司也是其超火播客的常驻赞助商。作为咖啡拥趸,蘑菇咖啡的存在本身就让我恼火。(一位友人曾轻蔑地说“我要点由最寡淡食材所做人间至味,谢谢。”)但蘑菇咖啡的味道还说得过去,在喝完一杯真正的咖啡之后,它的口感甚至更好。


接着我会吃Onnit公司出品的若干种维生素补充剂,该公司的核心理念是“人体整体优化”,而且Onnit的网站上还售卖各种超酷的健身设备 — 天行者壶铃($199.95);50英尺长,2.5英寸粗的战绳($249.95);重25磅的锤铃($147.95),据一个健身器材网站所言,它是11世纪波斯帝国所用的武器之一。我一直有用健身产品,你知道的 — 开始你只买了一个锤铃,很快你的公寓就堆满了它们。我把一包Onnit 肠胃健康粉倒进我的蘑菇咖啡中轻轻搅拌着,再一口吞下两粒Alpha Brain增进“记忆力与专注力”的药丸。


至于我那匆匆忙忙的早餐,我会来一个Onnit出品的有助于心脏健康的布朗尼松脆蛋白棒,“松脆”的字面意思少一些,更像个警告。吃完刷牙,牙膏是Joe Rogan唯一会用的品牌,Onnit的MCT Oil牙膏,它由“皂陶土和些许可可碱”制成。这款牙膏保证给你一个“口腔护理的全新体验”,这一点我能肯定。它尝起来像潮湿的沙子,看起来像水样稀便,很难想象任何比它还糟的东西你会在清晨7点有意地放进嘴里。

然后我便去健身房,玩命练个18到20分钟。Joe Rogan曾是美国州跆拳道冠军。他用箭猎鹿,也享受烧烤鹿肉的乐趣;他带着近乎疯狂的热情健身,从某个有着自己偏爱的蘑菇种类的人身上料到这一点应该不难。他爱抽大麻,也支持大麻的合法化;对威士忌的喜爱更甚,还喜欢那要命的棕色牙膏。除此之外,Joe Rogan的身体就是一座神殿。



几乎没什么人在美国男性中能像Joe Rogan这么火。那是一个大规模的组群,显而易见地把人们聚到一起。这群人里有你的高中同学、有仅隔三个工位的同事、有的在还着学生贷款、有的转发着“吃醋女友”表情包、也有在健身房认出你的。单身的、已婚的、白人、黑人、多米尼克人。我的两个南亚朋友对他极其信赖。我的大学室友、自家小弟、普通男人、美国男人都在其中。


"Joe Rogan Experience" 曾位列iTunes最多下载播客第二名连续两年之久。Rogan在Netflix的第二个喜剧专场“Strange Times”已于去年结束。去年秋天他与Elon Musk(特斯拉、SpaceX创始人)的访谈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超过了2400万,他的YouTube个人频道PowerfulJRE也有600多万人(编注:现在有接近900万人)订阅。即便某一集大家都觉得平淡无奇,也有差不多100万的播放量。现今许多内容创作公司一直在尝试 — 当然也在不断失败— 试图博得广大男性群体的注意。但Joe Rogan不知怎么就成功“招募”了与佛罗里达州人口数量比肩的追随者。

Rogan的播客所迸发出的内容如滚滚长河一般,大约一周三集,单集通常在两小时以上,节目由他亲自选好话题,来一场马拉松式的谈话。在之前的约1400集里,他的嘉宾名单可以被大致分为三类:(1)喜剧人,(2)拳击手,(3)“思考者”,这个词需要加引号是因为它无所不包,从牛津学者、MIT 生物工程师到文化驱动者,如营销创业者Hotep Jesus、由饶舌歌手转型电台主播的Charlamagne tha God;从广为人知的众学者到阴谋论者,比如与Rogan交情甚久的哥们Alex Jones,他曾否认发生过桑迪胡克(Sandy Hook)小学枪击事件。还有Dr. Phil.、David Lee Roth与Cypress Hill嘻哈团体的歌手B-Real。


做Joe Rogan的深度粉丝,追随他的方方面面是不可能的,因此他的大部分粉丝会选几个细分范围追随。剩下那些粉丝也有可能并不存在。谁能跟得上他呢?Rogan在综合格斗术的崛起中至关重要 — Dana White曾称Rogan是“最好的格斗主播,在格斗历史中他也曾全力拼搏。”— 但我不喜欢格斗, 因此我不听任何Rogan与格斗选手们的播客。我也不听Dr. Phil,我确定我不是唯一跳过它的人。这也正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表明,真得没有办法去准确概括“Joe Rogan的粉丝”。他们并不是因某些狭隘的好奇心或者政治观点而聚到一起,他们因为Joe这个人才有了共鸣。

他的播客就是他出师的地方,你一定觉得你认识这个人,(《谁敢来挑战》、终极格斗冠军赛、喜剧俱乐部),然后你会自问,“等下 — Joe Rogan?”是的,就是他。你忘了20年前在NewsRadio上有个人 — 扮演了阴谋论者!— 他不知怎么成了一代男人的声音,我也不得其解,这也蛮困扰我的。他为何可以与那么多人有如此深入的关系,且时间跨度如此之长?尤其当下,似乎没有人能让别人的注意力保持在2分钟以上。



Joe Rogan在“老听众”中极度流行,但他在流行文化中颇有声望的派系如:艾美奖评审,HBO订户,喜剧迷中的声望却猛开倒车。Joe Rogan的粉丝群里一样不乏思想领袖、头部粉丝,但他们都选择了对此闭口不谈。在文化语境里,Joe被看作一个带着些非正统观念却广受欢迎的知识分子,而他也有一个足够大的平台去传播这些观点。也确有合理的证据支持他的信念,尤其是Joe总是准许观众去直面那些残忍的机会主义者,这也是他的习惯,比如他邀请Alex Jones做嘉宾。Jones曾两度做客节目。在两人因Jones对Sandy Hook小学枪击事件撒谎一事吵翻后,最近,也就在2月,又有超高呼声让Jones “返场”。在那些一年级小学生遇难后,据家长中的一些人说,节目中的谎言导致那些小学生的家长饱受一些听众的骚扰。


最根本的问题便是Rogan对一般男性的讨好,文化精英对这一点尤其鄙视 — 那些身上有带刺铁丝图案纹身的人;在冰箱里堆满了魔爪能量饮料的人;提前订票去看《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的人都在精英的诟病范围。但Joe喜欢这些人,他的感情里没有丝毫优越感和带着嘲讽的距离感,而许多人为了让自己能够与那些资质平庸之人自在相处常会表现出傲慢与距离。当公共话语把这些人打上幼稚、棘手、面对特朗普主义处境堪忧的标签时,Joe分享这些人的热情与爱好。像许多普通人一样,Joe也对“政治正确”抱怨个不停。他知道鉴于自己的性别和肤色,他算是特权阶级的一员,但在他的心里,他很厌烦这些事情一次次被拿出来说个没完。正如许多其他的美国白人,他也在努力应对着一种日益增长的倾向,即“白人”已经变成了一个修饰语。正如许多美国人一样,不仅仅是白人,他现在也带着恐惧发声, 如今“男子气概”一词,在定义上,已经变了味道。  

大部分Rogan的批评者并未真的理解他所建的社群的广度与深度,他们表现得好似连批评的尝试都显得毫无意义。如果这些批评者决定,他们想搞垮Rogan这个为那些极右白痴和厌女直男(以反对那1400位嘉宾中的不少蠢货)造势的播客,那他们将拿出充足的证据扳倒他。Rogan的播客就是男性的游行,数不清的男人身在其中。在那些批评者认为没人会去听的时候,在2019年Rogan聊了数之不尽的男性话题


Rogan拒绝了我多次的采访邀约 — 他确实不乏畅所欲言的地方 — 因此,我试图像他一样活着,尝试一下他的部分人生,也就是那些让他的核心听众积极参与并受到鼓舞的部分。这似乎是退而求其次后,了解与我截然不同之人的另一最佳法门。但反观自己对男子气概的理解,他的观点更为普遍。他的播客就是我的入门级毒品。我就是在那知道了蘑菇咖啡、记忆力药丸、上述的牙膏以及Onnit在德州奥斯汀的研究院。这是一所真实存在的学校,人们在那里暂时脱离日常生活,以致全身心关注健身及如何变得更为高效,一个在线“大师级课程”平台被称作Skillshare,在那里我用Rogan提供的优惠码获得了两个月无限制的免费课程,这些课程所关注的方面如:优化工作流程;个人社交媒体的品牌创建;钢笔画等等。

我以不同的形式或方式感受了Joe Rogan的生活,每天如此,整整六周。就说六周好了,这已经是尽我所能的最长时间了。


如果你只听过一集他的播客 — 如果仅仅只听过一集的话 — 那一集很可能是2018年9月份他与Elon Musk的访谈。在访谈过程中,这位特斯拉大亨亲切地接受了 Rogan的提议,并和他一起抽起了大麻。混乱紧随其后。尽管这一切完全合法,在加州这一行为甚至在被鼓励的边缘。但这一事件却被视为进一步的证据,表明Musk当时声音已经有些抖了。他一直以来在Twitter上若有所思地提及要将特斯拉以每股420美元(呵)私有化,现在他又在镜头前与Joe Rogan因抽大麻抽到神情恍惚,探讨着AI接管一切后会发生什么。无论Musk是否细心注意到,他抽大麻后,生产率真是个大滑坡。但这世上除了生产率,真没有什么让Musk更在意的了。你都能感到美国商界正在发飙。


它真是太棒了!


在我Joe Rogan体验之旅中,Musk的访谈是第一站。我完全被吸引住了以至于我先听了一遍,然后又在油管上看了部分视频。在任何标准下,它都是一个极具启发性的访谈 — 最长,最真诚最人性化的让我们一瞥这位有远见、风头正劲,又略带尴尬的发明家的世界。与之相反,许多记者和业内人士抓住这一集不放,指责Musk是个冷冰冰的怪胎,还因为Rogan拒绝就Musk的这些鲁莽的行为与他对质而把他批得体无完肤
“与其用近三个小时的访谈来证明Musk的卓越,Rogan不如让Musk用播客去美化自己那无法阻挡的才华之谜,”一位记者写道。“如果传统媒体被Musk-Rogan访谈的任何相关事件耍弄了一番, Rogan也被同等程度地捉弄了。”

被捉弄了!想想这可是2018年被下载和讨论最多的播客之一!Rogan在镜头前递给Elon Musk大麻让他抽,因此把自己送上了全国各大头条,为他的赞助商带来了几百万流量,被捉弄了!若想得到这样的结论,你就必须带着一种访谈节目必须得以打擂形式登场,还必须分出个输赢的假定来看问题。也有不少人讥笑这集充满着虚假的理智主义— Rogan 和Musk经常听起来像两个大一新生凌晨两点在宿舍拍下自己抽大麻一样。这是一个很公允的类比,如果在宿舍里的另一人才是Elon Musk,那在大家都昏睡过去后,他应该去实验室造火箭才对。


对媒体上一些Rogan的批评者而言,确有一个让他们难以接受的事实 — 与我们大多数人相比,Rogan更擅长吸引听众,因为他有耐心与气度让他的受访者把访谈本身当成一种体验,而不是盘问。更妙的是,他这种方法的优点在于,让他的访谈对象感到自在,让对话纵深,唤起酸楚的过往。比如在Musk回忆起儿时自己的那一瞬,他说到那时他的大脑就像一组风笛没日没夜响个不停,各种想法不停往外冒。他曾以为自己早晚要进精神病院。“脑子里转个不停听起来是件好事。” Musk以他那种率直又机械的方式说道,“但如果它根本就停不下来呢?”


Rogan与Kevin Hart的那期播客始于一个极吸引人的探讨 — 为什么Hart看起来似乎比Rogan更高效,对这个话题,我确实想听听Kevin Hart的想法。那期我没怎么笑,但是记了很多笔记。两人确实谈到了那让人尴尬的话题 — Hart因他过去的恐同言论而无缘奥斯卡主持工作。如果Rogan可以就此事质疑一下Hart,而不是帮他辩解,那就再好不过了。但质疑他人工作的界限确实需要斟酌,因此Rogan没那么做也不无道理。

在我听Joe与哈佛医学院教授David Sinclair那期播客时,我感到了自己的愚蠢。(David Sinclair教授是研究生理退化方面的专家,现已出现很多关注衰老的研究,即把衰老像疾病一样对待。)一部分原因是我从未听过益智类药物或者Sinclair教授,亦或是把衰老像疾病一样对待这种观点,但更主要的是因为Joe Rogan,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节目,我绝对不会了解这些。毕竟有多少主流艺人会定期地让他们的听众接触到哈佛的生物学家呢?或者气候变化专家?(《不宜居住的地球》的作者David Wallace-Wells,第1259期)或者生物社会科学家?(耶鲁大学教授Nicholas Christakis,第1274期)或者伦理领导力讲座?(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Jonathan Haidt,第1221期)



“学习,学习,学习,先生们女士们,” Joe在2018年冬天的一集播客开头说到,在节目结束时他打广告安利了在线学习平台Skillshare。“这就是我正从这个平台学到的,持续地挑战你的大脑非常重要。”


他是对的!就是这样!我们难道不希望人们渴求知识,力争上游,制定目标吗?学习,学习,学习!我们难道不想要更多像Joe这样的人吗?


在你回答前,考虑一下其他备选者。


对美国男人来讲,并没有那么多值得效仿的楷模,这一刻在美国历史中也不多见。许多男性为自己选的榜样总招来他人的白眼,或糟糕的警告,亦或撤销的推文。男人们历经了几个世纪才为自己赢得了在某一程度上质疑他人的资格,但如果我们都想活着好好地走完当下这个时代,男人们确实需要一些可以让他们为之敬仰的人。几百年来,许多技术与职业都能让男人获得自我价值,现在也如此,但这些技术与职业也在以飞快的速度被时代淘汰。甚至在《玩具总动员4》中也讲到一个老年白人男性,在一个似乎他已不能适应的世界,努力找寻生活的意义。

在更具进步意识的文化氛围中, “What are men even for now?”(男人现在到底代表着什么?)已经成了一个为人熟知的口号让人们为之思忖发声。这是一个绝妙的问题,也许你能理解为什么这个问题在男性耳朵里却听出一丝矛盾之意,尤其他们正试着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定位。男人们会有一个更美好更高尚的未来吗?那太棒了!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就在那边望着虚空发呆呢。同时令人讽刺的是,许许多多表现出一定才智并有同感值得激励他人的男人差不多都上了Joe Rogan的播客做嘉宾。


当今的趋势就是把每个单一事件都和特朗普搭上关系,但如果你没看到连接着特朗普的那条虚线通向那群感到被围攻、感到受挫,还要没完没了道歉的人,那你就还是没有足够留心观察。事情现在就是这么发生了,这些惊慌失措的男性不在少数,他们有多欣赏Joe Rogan就有多鄙视特朗普。因社会快速变化而导致的自我价值感猛跌让人们惶恐,如上的反应可以算是对这一核心问题更合理的回应了。2019年,男性感到的挫败感与困局就是亲历美国两党相争的经历所致。这是“愤怒白人”的时代,但这时代也不仅仅只有 “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一支大军。它是一种描述,你也能把它和你那平淡无奇又支持桑德斯的“伯尼兄弟“对号入座,而支持拜登的哥们却只想赶快换个话题,在Kamala Harris的竞选活动上,梳着发髻的男性抗议者猛冲上台,展示了他对在场所有女性“极度尊敬” — Kamala Harris那时正在台上谈论同工同酬这一话题 — 这位抗议者抢过她的麦克风就动物权益给她说教了一番。所有在场的男性都被这一行为气坏了,急着想找个人去推责。

如果你对Joe Rogan的所有了解就仅限于他的维基百科首页 — 《谁敢来挑战》、终极格斗冠军赛、单口喜剧演员、与Elon Musk 及Alex Jones一起在播客上聊天 — 如果你没花心力去进一步了解他,他也许看起来就像这伙人的“花衣魔笛手”。Joe确实是给了他的嘉宾一个具有巨大听众基数的平台,这并不仅仅是节目编排上的选择,而是道义上的选择。因此你就能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把Joe Rogan看作《搏击俱乐部》里的Tyler Durden,《搏击俱乐部》也是Joe非常喜爱的电影,电影改编自一位作家的小说,这位作家刚刚做客过Joe的播客。(Chuck Palahniuk,第1158期)



但这并不是人们为他疯狂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则是在现实生活里,Joe Rogan是个不知疲惫的乐观主义者,是那种扼住命运咽喉,咬破其食管的类型,无数男人都对此表示认同,我也深以为然。那争强好胜的活力,对成功的渴求,对人生意义与自尊的追寻,每天都要精进,在自己的领域不断打磨,可不就是人的整体优化。虽然目标如此遥远模糊,但你对它的尝试绝不可终止。直到你带着那种令人羡慕的禅悟,清楚意识到“尝试”才是一切所在。如果这世界并没有给你很多积极回应,那就创造出属于你的积极回应来。对一个像Joe Rogan这样的有钱人来说,这是很难让人信服的,但他却努力让大家相信了这一点,因为在面对那些难以改变的常态时,他从未止步不前。他来自波士顿郊区的中产家庭,而且老天阿,他叫Joe阿。


Rogan的父亲是个警察,来自新泽西州的纽瓦克。Joe生于1967年8月11日,就在不到一个月前,该城因多起暴动导致大火连烧5天,致26人丧生(包括一名警察)超过700人受伤。“我印象里父亲的全部,” Joe在2015年告诉《滚石杂志》“便是那些关于家暴,短暂又暴力的闪回。”据《滚石杂志》的文章所言,Rogan的父亲并未对该指控做出评论,但他说到,“我不会像别人谈论我那样谈论别人,我就不是那样的人。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尝试联系Rogan父亲,但并未成功。)在全家最终定居到波士顿郊区前,他们不断搬家,从纽瓦克到旧金山,然后便是佛罗里达的盖恩斯维尔。他曾是个闷闷不乐的孩子,也很矮。最终,他找到了两条出路:格斗与讲笑话。这正巧是两件在伤害别人的同时,又让一些人感到兴奋的事。

Rogan似乎就像个普通人,但他不是。他是一个充满干劲、不知疲惫的人,一个真正的自学者。我以前认为自己还算蛮有泛性别意识的 — 这也是工作使然 — 但我的Joe Rogan体验蛮令人羞愧的。他的大脑简直可以吸收一切,就像《黑客帝国》里的尼奥一样,通过热备盘上传知识塞进后脑勺。他是个怪人,但事实上,他的大部分粉丝真得没法像他一样。


人体整体优化的缺点之一便是你总要直面失败,长期浸淫在非常量的睾丸酮与血清素中,甚至会进入到一种自我厌恶和愤怒的境地。Joe和他的粉丝趋于共同的关键一点便是 —“同理心赤字”。他似乎不能理解,他对Alex Jones这种“怪物”的容忍,深深伤害了那些心里受到创伤的人们,这些人不应该被如此对待。在被Sandy Hook大屠杀中遇难儿童与教育工作者的家属们告上了法庭后,Jones最近在播客上露面。对于那场大规模枪击,Jones曾错误地声称枪击是个骗局,那些遇难家庭的发声导致节目那群粉丝去骚扰那些家属。( 虽然 Jones从此便承认了Sandy Hook事件却有发生。)但Joe真在培养这代更聪明、更健康也更世故的男人吗?还是在建立支持阴谋论的大军或极右派超级大兵?至少他对那些阴谋论嘉宾确实流露出过多的同情,而对那些真正收到伤害的人们却关心不足。


为了了解Joe所坚信的东西,你不要在意他说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他喜欢说他在每届大选都投给了民主党并且他鄙视特朗普,除了曾短暂且不明智地与Gary Johnson打得火热那段以外。在三月份的一期节目中,他称自己是坚定的“左翼”、“几乎就是个共产党”,随后又详细列出他所支持的一系列进步事件,包括全民基本收入和免费的大学教育。在八月初,Bernie Sanders上节目简练地聊了一个小时。他虽然试图坚守自己改革派的身份,但也只有当他被指责为极右派的口舌时才会如此。此外“我的一些至交都投给了希拉里” 也总是别有深意。更能暴露真实想法的就是看他都邀请谁来做嘉宾以及在他的单口特集中他会选哪些话题来打趣。如果你撒的网够大,他的模式便一目了然。如果他邀请一位女性或者一位有色族裔(或两者)上他的节目,很大概率那个人是个格斗届人士或艺人,而不是公知。

Rogan最新的Netflix特辑非常搞笑,因为他是专业的单口喜剧演员,但如果剥去笑话本身而关注他所选择的话题对象,同样的模式便又浮现了。Hillary、#MeToo运动、为什么他不能随随便便用“gay”这个词、素食主义者霸凌、性别歧视。所有这些事都是当下可以让一个单口喜剧演员去调侃的,为什么是这些呢?“我说这些并不是因为搞笑,”他在专场中说道,但这是所有喜剧演员都会说的话,只能说真假参半吧。人们会在他们不断重复的主题上展现出最深层的自我,那些“山”也是他们至死不渝选择去攀爬的。对Rogan来说,你经常可以看到或听到 — 在他知道自己应该去相信的东西和他脑子里真正想的东西之间存在着一股紧张的张力。Joe Rogan也许看着喜欢满心欢喜,但在表层之下他是愤怒的。


在舞台上,Rogan试图穿着同样让人熟悉的着装,那种在任何地方都是端正鲜明,尽情享受市中心夜晚的男人形象:牛仔裤,带光泽感且尖领有纽扣的衬衫,衣襟自然下垂,领子向外展开,袖口解开随意挽起,好像他的躯干如红酒般需要呼吸一样。他表演时步伐沉重地走来走去,常常把声音提高大嚷一声,像Sam Kinison一样。在 Strange Times专场,他抱怨说他的批评者们认为他“既恨同性恋也讨厌猫”,但他对待女性这一话题似乎也很矛盾,尤其是对希拉里,他称她为“一个常常晕倒又满嘴谎话的老女人。”


他常常使用“女士”一词。“女士们,”他继续道,“因你们人类才能繁衍。”你们创造了所有的人类。你们也想当总统,你们这群贪婪的bxxx!你们还想要什么?想要比我们还大的dxxx?“女士们,”他又继续道,“我爱你们……但坦白说,你们确实不能发明许多好东西啊。”



了解Joe所选的职业才是理解为什么"Joe Rogan Experience"这档播客能成为那些堕落蠢货的“避难所”的核心要义:喜剧、彻底的言论自由则是第一原则。每个喜剧演员都认为所有人,无论身在何处,都应当能够畅所欲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的职业以此为依托,而不是因为基于某些理论假设。随便问几个单口演员,和十年前相比,现在他们在现场观众前讲新段子会多紧张,便可一目了然。


尽管如此,由于喜剧演员的核心要义以及他们对嘘声的泰然自若,他们仍试图站在许多辩论的最前列,对那些关于语言、身份的话题喋喋不休,他们试图用常人所畏惧的方式去碰那些“电线”。Joe从不避讳这些话题。你没听到这些是因为它们与Anthony Jeselnik一同被埋在了30万小时的节目之下。许多集都如大杂烩一般。如果你不认为晦涩难懂与颇富洞察力有同时并存的可能,那就去听一小时他与作家兼神经科学家Sam Harris的播客,Sam就如今#MeToo与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时代背景下,宽恕究竟该如何运作上提出了许多令人忧虑但值得思考的问题。

Harris争辩道,“我们需要思考,在我们的社会里,人们获得救赎的整个流程。”“成功的道歉与宽恕,它们的标准又是什么呢?” Rogan表示完全同意,他们探讨了Liam Neeson的案例,Liam如果坦白了他年轻时曾有过的种族歧视的想法(但现在他为此感到羞愧),那也许会为他的职业生涯带来持久的损害。“他们就仅仅是想看他被活活烧死。” Harris带着警惕说道。“然而……左翼的同一拨人,他们有一种道德规范,即让凶手改过自新……确实没有办法把两件事混为一谈。”这些都没错,如果有缺陷,那就把问题提出来,但这两人似乎都没有理解一点,那就是再好的观点从错的人口中说出也根本不算数。


对Rogan而言,言论自由与其后果,尤其是关闭右翼政治煽动者的言论平台,是一个“按钮式”的话题,也是让他陷入最多麻烦的主题。尤其是他说到Twitter,该公司将Rogan两个最大盲点合二为一:他对审查制度这一概念的根本误解,以及他总是有那种从使用Axe Body喷雾剂的中年人角度看世界的倾向。(不,Joe,Twitter从自家私有的出版平台禁止了那些白人国家主义者并不叫审查— 它有可能是一项有风险的公司政策,但它不叫审查。)


去年冬天,Rogan邀请了Twitter 的CEO Jack Dorsey做节目嘉宾。那一集完全失败,导致了粉丝们的某种反感,这也是Rogan此前从未经历过的。并不是因为Rogan不够强硬;而是他在一个主播最基本的任务上失败了 — 他强迫他的嘉宾去说些有意义的言论。Rogan有几个更具阴谋论头脑的粉丝,指责他因为Dorsey的Cash app是节目的赞助商而对他“下手”太轻,"Joe Rogan experience" 也确实是非常偏执的节目。但我却不这么看,我认为是Dorsey的谈话方式让Rogan找不到点去“切入”。他不是第一个被Dorsey忽悠的人,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下面发生的,便足以展示Joe众多优点中的一个了,这也是那些传统媒体记者应该学的:他供认不讳。在下一周节目开始,他首先为与Dorsey的访谈失败进行道歉,虽然他强调自己并不是为兄弟打掩护,也默认了公众的差评。他听起来非常自责,还发誓会修正错误。在我的整个Joe Rogan体验中,这是我最喜欢他的时候。


但紧接着Joe马上搞砸了“修正错误”那部分,他邀请了针对社交媒体事件频繁发表评论的记者Tim Pool,与Joe相比,他似乎对Twitter没那么了解,尤其不了解那个著名的“非审查”事件的个中细节。两人坦率地聊着构成滥用社交媒体的成因。随后,Joe又切回了Dorsey和Pool,并且Dorsey带来了Twitter负责法律、政策、信任与安全的全球负责人Vijaya Gadde,进行了一场四人访谈,访谈的内容不断重复且令人困惑,甚至让我想起Twitter公司自己的处境。


Joe喜欢Jack、 Milo Yiannopoulos和Alex Jones。他想让你知道,对这些人发表的很多言论,他并不赞同,但他也希望你知道,生活中,他们都是最好的兄弟。如果说我们都有致命弱点,Joe的弱点便是:他坚持要在这些并不具备价值的人身上看到价值,即便这些人已经丧失了任何被赋予价值的权利,即便这些人造成的伤害大于利好。这种态度源于慷慨的心态,但也等同于事不关己的残忍。他就是不认为人们一无是处,然后在那些人最不配被拯救之时,他扔给那些人一条救生索,也因而增加了自己的罪过。

我一直拖了三个星期没听Joe宣传的那集“Alex Jones 返场!” (第1255集),然后下一周我突然看到节目时长:将近5个小时。两个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这能量大概都能为那堆废弃的涡轮机发电了。Rogan 和Jones在生活中已是多年好友了,虽然俩人都爱各种阴谋论,但Jones把这些东西看得更重一些。Jones第一次在播客现身是两年前(第911集),但这一集更令人担忧,因为他俩最近就Sandy Hook小学大屠杀一事吵翻了, Jones曾坚持那就是个骗局。对Rogan而言,在他的态度改变以前,那简直是应该被驱逐出境的罪过。


他对Jones的邀请是站不住脚的,他的辩解甚至更糟。我曾以为节目开始Rogan会自我辩解一番,就像在Jack Dorsey访谈后那期节目他做的一样。但是他没有,他选了另一种方式。他承诺这期他俩要做个“好玩”的访谈,与其说这节目甚至连存在都显得无礼,Rogan却好像把它看成一个愉悦的,令人满怀期待的老友聚会。他向听众保证道,“你们会喜欢的!”


甚至在Jones入座之前,Rogan似乎就已经对Jones 所导致的那些遇难小学生家长所承受的真挚苦痛不为所动了。我不会引用Alex Jones在播客上说的任何话,你就想象一只有着受迫害幻想的海象,或者一个会说话的石头墩子好了。他们一开始并没提及有关Sandy Hook事件的话题 — Jones逃避责任,Joe抱怨媒体 — 然后他们切进了Jones本次真正要聊的话题:外星人、有自杀倾向的蚱蜢、呆板机械的中国工人这些东西。我在21分钟的时候到达了极限,也就是Jones为曾经“大叫大嚷”道歉时, Rogan回到,“没事儿 — 我想让你嚷。”


我的Joe Rogan experience结束了,它让我筋疲力尽了。他从不住嘴,没完没了地说。他似乎不懂不是他脑子里的每个想法都需要大声说出来。他好像从没想过他所贡献的言论是否有价值。他就是直抒胸臆,赶紧说出来完事,把这些话扔在桌上就行。


然而对Joe这种类型的男人所散发的魅力,我在体验结束之际也的确感到更能接受了 — 但我也更坚决地决定,我绝不做他这个类型的人。我们就是十分不同。Joe Rogan把每天都当作最后一天一样生活,而我是那种反正明天估计还是要做大部分同样的事,那今天就不用那么拼了。我似乎也没法养成吃维他命的习惯,我也要接受自己根本就不想吃这件事。但我还是很高兴,美国男人有Joe Rogan在无数方面作为榜样来自我激励、启发和教育,甚至包括如何识别蠢货。无论如何我的工作结束了。他讲得东西太多,也许我们必须要靠他的粉丝来区分好坏这事确实令人担忧。但在当下时代,做个负责人的大人所肩负的最难的工作就是 — 了解你该要什么,什么又不该碰。我们都需要为自己做选择,但相信我一点:你可以不要蘑菇咖啡!




参考文章


1."Why Is Joe Rogan So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