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普利策奖,“This American Life”再次成为了先行者

返回首页

5月4日,普利策奖委员会公布2020年普利策奖得奖名单。今年首次颁发“音频报道奖”。这是有着103年历史的普利策奖首次授予音频类报道。随着播客的影响力日益增大,音频类报道也成为各种多媒体报道体裁中不可忽视的一种。5月9日上市的《纽约时报》刊登了对得奖节目"This American Life"团队的采访,今天我们编译分享Reggie Ugwu的这篇文章,让您更多了解这档被誉为美国叙事类播客“黄埔军校”的经典音频节目。



就像Ira Glass所有喜欢的故事一样,这个故事也是从好奇开始的。“The American Life”是一档很有影响力的播客节目,Ira也是该节目的主播和联合创始人。去年春天,节目制作总监Nadia Reiman因为特朗普政府颁布的一项名为《移民保护条例》(或称“留在墨西哥”)的移民政策而陷入困境。这一政策在联邦法院受到质疑,但它重申了特朗普政府对寻求庇护者的强硬立场,其中还包括一项规定,强迫已抵达南美边境的人在移民申请审查期间留在墨西哥而非美国境内等待。

◎ Ira Glass和Nadia Reiman 图源:Devin Oktar Yalkin


目前有6万多名这样的移民,他们住在边界沿线的临时帐篷营地里,已成为强大的墨西哥垄断利益集团进行性暴力、绑架和酷刑的目标。一消息来源对比了“留在墨西哥”和政府此前一直实行,直到2018年才停止的将移民父母与子女强制分开的政策,这让Reiman很受震动。其中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新的移民政策没有引发类似的愤怒?


对此,“This American Life”制作了一集节目进行回应:这就是“The Out Crowd”。上周一(5月4日),这集节目获得普利策首次设置的音频报道类奖项,创造了历史。这个奖项不仅是Glass这档进入第25个年头的节目的一座里程碑,对于在过去十年中因播客出现、并成为新闻和文化的有力武器而焕发活力的整个媒体行业来说,也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作为一名记者,你总是要想尽办法让人们去关注你希望他们更了解的事物。” Ira Glass说道。

◎ Ira Glass 图源:Devin Oktar Yalkin


“普利策奖委员会认识到播客这种媒体确实有其独特的优势,而且在一些事情上它可以比其他媒体做得更好,这很令人振奋,”宣布获奖后,Glass在Reiman参与的三方电话中说。


“我从没想过我们能获奖”,Reiman说,“这是最高的赞誉。”


去年11月发布的这期获奖节目吸引了在 “留在墨西哥”政策中处于立场对立面的听众。其中包括在政策落实中受到身份困扰的政府工作人员,以及一名在申报过程中被绑架的洪都拉斯男子。

这期节目反映出“This American Life”对特朗普政府的核心问题,即移民和政治的关注。“This American Life”是一档周更节目,每集节目的内容包括新闻报道、随笔、偶尔有一些虚构故事,但都会围绕同一话题。得奖的这集节目由Reiman及其他同事(包括Aviva DeKornfeld和Lina Misitzis)制作,围绕《洛杉矶时报》的Molly O‘Toole和《Vice新闻》的自由撰稿人Emily Green所写的报道展开。这两位媒体人也与“This American Life”共享了今年的普利策奖。


“我认为,我们如何对待那些在我们的定义里不是公民、也没有真正政治权力的人,多少可以说明我们是一个怎样的国家”,Reiman说。


Ira Glass补充道:“作为一名记者,你总是想方设法让人们关注你希望他们更多了解的事情。左派和右派对这个问题有非常清楚地叙述。我想我们最感兴趣的就是走到现场去,然后说‘这就是事实。’”


获得普利策奖证实了叙述性音频新闻的张力——它严谨、亲密、有互动感、经过精心设计,而这些特质与“This American Life”传递的东西是一致的。尽管节目内容不总被认为是新闻,但这种张力在节目中获得了很好的效果——Ira Glass称,平均每集节目下载量310万次,另外还有220万听众会透过广播电台收听这档节目。

“The Moth Radio Hour”制作人、提供公共广播经验分享的平台Transom.org创始人Jay Allison说:“他们已经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新闻工作,但由于他们是以如此友善和人性化的方式来做的,有时人们反而不会注意到这一点。本次普利策奖证明他们所做的事是严肃的,并且比看上去要困难得多。”




1995年,当Glass和Torey Malatia为WBEZ Alliance (现为“Chicago Public Media”)开播"Your Radio Playhouse"节目时,“严肃”并不是重点。第二年,这档节目改名为“This American Life”,它就像一本奇特的汇编,既有讲述生活片段的音频日记,也有实地报道,它们与在公共广播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正式新闻报道和人物故事有类似之处,但程度并不高。


Ira Glass当时已经在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制作的“Morning Edition”和“All Things Considered”两档节目(NPR每天早间和晚间时段播出的两档新闻节目)中工作过,在这一行有着17年的经验。他想追求的是广播的叙事风格,而这种特点已经随着电视的出现消失了。

他说:“像一部电影一样去展开故事、讲述故事,我对这个非常感兴趣——里面有人物、有场景、能聚焦。”,“20世纪20、30年代时,大家都觉得这个东西是广播这种媒介的特殊力量,但由于某种原因,现在没有多少人再这样做了。”


为了实现他的愿景,Ira Glass请来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作家和记者,其中包括David Sedaris、Sarah Vowell、Jack Hitt等等,他们的制作风格极富感染力,既得体又轻快,这种风格仿效了《辛普森一家》,并影响了一代传记作家。




“This American Life”的节目基调随着民众情绪的转变而逐渐变得成熟,尤其是在“9·11”袭击、伊拉克战争和2016年总统选举这些大事发生之后。在过去的几年中,它对包括2008年美国房产市场崩盘和芝加哥一所高中的枪支暴力等一系列事件进行了报道,这也为节目赢得了声望颇高的奖项。

◎ Ira Glass和Nadia Reiman 图源:Devin Oktar Yalkin

随着听众数量的增长,该节目已扩展到其他媒体形式中,包括电影制作和一档与Showtime合作了两季的电视节目。它还为专注故事讲述的众多播客培育了完整的生态系统(“Serial和“S-Town两档在该节目旗下,另有“StartUp”、“Invisibilia” 、“Heavyweight等节目的制作人都曾在“This American Life”工作)。Ira Glass认为,这些播客节目才是“This American Life”真正的价值所在。

“我想能把这个奖颁给我们,至少承认了一点,那就是我们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打好了前站。”Glass说。


至于节目未来将走向何方,他只有一个要求:做有趣的节目。他说:“满足人们的兴趣和好奇心,这个节目就会不错。”“我只是不喜欢无聊。”




参考文章

1.‘This American Life,’ Now a Pulitzer Winner, Is Once More a Pion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