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y 待价而沽:播客公司的收购之路

返回首页

9 月 25 日据彭博独家消息,打造出 “Dr. Death” 和 “Dirty John” 等多档热门播客的播客制作公司 Wondery 已经聘请财务顾问,探讨公司的战略选项,包括潜在的出售可能。知情人士向彭博透露,交易价格预计将至少达到 2 亿美元,最多可能获得高达两倍的溢价。这一作价水平将可能是迄今为止播客行业最大规模的交易,超过 7 月 SiriusXM-Stitcher 交易 3 亿美元的价格。彭博的报道指出,眼下一系列唱片公司、流媒体服务和电视网都在外包或委托制作原创音频节目,希望能够在受众日益增长的点播音频市场里分得一杯羹。如果寻求出售,Wondery 可能会吸引一众希望进入播客领域的买家。

Wondery 潜在的出售价格,即使是 2 亿美元这个低位,也是 Wondery 在 2019 年 B 轮融资时估值的两倍。去年 6 月,Wondery 完成了 1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彼时估值为 1 亿美元。并将这笔融资用于 IP 开发、内容收购、技术投资和围绕其原创播客系列的全球业务拓展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向彭博表示,2020 年 Wondery 的营收同比增长 75%,预计今年将突破 4000 万美元。

播客行业通讯 Hot Pod 的创刊人 Nick Quah 指出, Wondery 这样的公司似乎总是面临着出售的结局。多年来,这家发行商已经从一系列支持者那里获得了至少 1500 万美元的资金,包括 Lerer Hippeau 和 Shari Redstone 的风投公司 Advancit Capital,以及 Bertelsmann 的风投公司 BDMI。这意味着该公司对超额回报抱有一定的结构性期望(structural expectations)。当然,问题在于,Wondery 是否可以使某家公司有足够的兴趣掏出这笔钱。

1 | Wondery的内容生产模式:播客的影视化改编

Wondery 的成功始于 2017 年与《洛杉矶时报》联合制作的 “Dirty John”,一档基于真实事件改编的犯罪类播客。节目一炮而红,Wondery 于是一鼓作气推出了一系列风格类似的播客:“Dr. Death” “Over My Dead Body” “Bad Batch” “The Dating Game Killer”,并就此确定了其核心模式:把真实犯罪事件通过极具风格的叙事加以包装,打造成 IP,然后一路推进影视化改编,把 IP 卖到好莱坞。Wondery 旗下的其他热门播客系列,比如 “Business Wars” 和 “American History Tellers”,同样以扣人心弦的叙述方式吸引听众。Nick Quah 认为,Wondery 可以说是继承了有线电视里介于 Discovery 罪案调查(Investigation Discovery)和历史(History)频道两者之间的某种风格。

Wondery推进播客影视化改编的力度也许能在播客公司中排第一。在近日发布的一篇通稿中,Wondery宣传公司目前有16个影视化项目正处于不同的开发阶段,其中包括一个与环球影业(UCP)共同开发的剧集,剧本基于Wondery的播客“Joe Exotic: Tiger King”改编。前文中提到的“Dirty John” 则早在2018年就登上电视荧幕。除了影视改编,Wondery 也朝多语种方向发力。2019 年 8 月,它率先将罪案类的播客"Dr. Death"翻译成西班牙语、德语、法语、汉语、葡萄牙语和韩语(2019 年 8 月其中文版《死亡医生》独家上线喜马拉雅平台)。

同时,Wondery 已经吸引了一批规模不小的听众。根据行业研究机构 Podtrac 的数据,Wondery 旗下节目每月总播放量已经接近 900 万人次。尽管广告是目前美国播客行业收入的主要驱动力,但 Wondery 的收入并不单纯依赖广告。据彭博消息,Wondery 约四分之一的销售额来自广告以外的其他收入。6 月,Wondery 发布了自己的专属应用,以减少自己对大型播客平台的依赖。用户每月支付 4.99 美元,就可以提前收听到 Wondery 旗下的播客节目,并获得其他额外的音频内容。就在上周,Wondery 宣布将旗下的热门节目 “Business Wars” 新一季改为付费独家。这档热门节目的新一季将属于其 App“Wondery+” 独家系列,只能通过 Wondery 的付费去广告会员服务 Wondery Plus 收听。

Wondery 近日与日本放送(NBS)合作推出 “Business Wars” 系列“任天堂 vs 索尼”的日文版


2 | 是否有人买账?

随着科技和媒体公司对播客的兴趣日益浓厚,这一领域的交易屡见不鲜。如果 Wondery 确实有意出售,鉴于在过去一年中看到的热门收购景象,这种环境确实为 Wondery 提供了机会。

2019 年,流媒体音乐巨头 Spotify 成为了播客制作公司和工作室的最大买家,斥资数亿美元先后收购了 Gimlet Media、Parcast 和 the Ringer。其中 Gimlet 和 the Ringer 的估值都超过了 2 亿美元。

其他大公司也对播客交易表现出兴趣。这包括刚刚完成收购播客平台 Stitcher 的卫星广播公司 SiriusXM,以及拥有美国最大的广播电台网络和播客业务的 iHeartMedia。

Wondery 强大的 IP 生产能力可能会吸引不少潜在的买家。不过,Nick Quah 也指出,随着这个赛道的竞争愈发激烈,Wondery 的优势可能也将不那么突出


一方面,尽管 Wondery 开发了不少原创内容与 IP,但旗下也有不少播客节目的版权属于第三方。另一方面,市场上并不缺少其他更便宜的选项:既是播客公司,又能帮买主内部试水某个剧本或者 IP,比如刚刚完成了两次播客改编交易的 QCODE。此外还有来自其他行业巨头的压力。9 月 24 日,就在彭博释出 Wondery 寻求出售之前,Spotify 宣布与影视制作公司 Chernin Entertainment 达成多年合作关系,开启原创播客影视化改编计划。在 Spotify 庞大的内容库存面前,Wondery 作为 IP 工厂的特色优势可能会站不住脚。


作为 Wondery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Hernan Lopez 一直声称自己并不着急。他在电话中拒绝向 Hot Pod 的 Nick Quah 发表任何有关彭博新闻的评论,又表示公司的任何动作都不是形势所迫,而是为了抓住时机。Lopez 声称,过去一年,尽管有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Wondery 还是获得了投资人和潜在买主的不少关注,还收到了上市的提议。的确,匿名人士向彭博表示,除了寻求出售外,这家播客公司的选项还包括进行新一轮融资,或者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 (SPAC) 进行交易。


一位熟悉播客领域融资活动的业内人士向 Nick Quah 表示,Wondery 作为目前少数几个具有相当规模的播客公司,在市场上并不会缺少买家。问题在于价格能不能谈拢。对于 Wondery 说,可能的成交价格在 2 亿到 4 亿美元之间。此外,尽管 Spotify 在播客领域的收购中一直扮演领头人的角色,但最近 SiriusXM 收购 Stitcher 的交易也可能会激发大型和传统媒体娱乐公司的兴趣。潜在的买主各种各样,亚马逊也一直在观望。对这些公司来说,2 亿美元可能只是个小数目。

3 | Lopez 丑闻疑云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到的是,Lopez 身陷 FIFA 丑闻事件。在创办 Wondery 之前,Lopez 曾担任 FOX International Channels 的首席执行官。今年 4 月,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在调查 2015 年 FIFA 丑闻事件的过程中,对 Lopez 和另一位 21 世纪福克斯的前高管提出了腐败指控,起诉书中列举了包括电汇欺诈、贿赂和洗钱等共计 53 项指控,时间早至 2015 年,也就是 Lopez 还在 FOX International Channels 担任高层的时期(2016 年 1 月,Lopez 在 FOX 重组后退出,随即创立了 Wondery)。

Lopez 拒不认罪,缴纳了 1500 万美元的保释金后获准保持自由。当月新闻爆出不久后,他向 Nick Quah 表示自己对官方提出的指控表示“震惊”,期待陪审团还自己一个清白。总的来说,Lopez 表现得并没有受到丑闻的任何影响,继续充当 Wondery 的门面担当,代表公司出席各类活动,牢牢坐在 Wondery 的 CEO 席,没有一点儿要避嫌退居二线的意思——Lopez 的高调表现已让不少播客业界的高层感到迷惑。

当被再次问到会如何应对这一风波,以及他本人的法律状况是否会影响 Wondery 的战略选择时,Lopez 对 Nick Quah 说:“我对案子感到非常乐观,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会变得更加乐观。”对于第二个问题,Lopez 表示:“考虑到资本对我们的兴趣体量,我不得不说,答案是否定的。”

熟悉金融的业内人士支持这一观点。因为如果潜在的收购被认为具有足够的价值,法律问题并不会影响这笔交易。而且,Wondery 是可以换掉首席执行官的。

编译:何润哲
排版:得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