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FM》彭寒:音乐在播客中是如何参与叙事的 | PodFest China实录②

返回首页

这是「第二届PodFest  China实录系列」的第2篇。《故事FM》声音设计总监彭寒分享音乐是如何参与叙事的。在超过200期的《故事FM》节目制作中,彭寒一直在尝试将原创音乐、亲历者自述和生活里真实的声音有序地结合,探索声音与真实故事更多有趣的可能性。



上高中时,彭寒就开始玩乐队,去年夏天每个人都在讨论《乐队的夏天》的时候,他已经在《故事FM》担任声音设计。在后来的一期节目中彭寒说,“(那时)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小乐队的乐手,并且我没办法有太大的期望。”


人总要安身立命,但年少时的热爱不会轻易放下。音乐帮助彭寒打开播客的门,他加入了《故事FM》。《故事FM》是一档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在开始时创始人寇爱哲就和彭寒商量,看能不能把主播的声音剪到最少,让整个自述的故事听上去更完整。于是剪辑、为故事FM每集节目创作配乐成了他的主要工作



音乐和叙事型播客的关系密不可分。彭寒分享到,“音乐的魅力是可以给影像、给故事创造空间,让它们去更自由地发挥。”放在播客里,音乐一样可以帮助讲好故事。同时能和听众产生联系,让听众介入节目延伸出的空间,去互动和思考。


而彭寒觉得更重要的是,音乐在叙事播客中永远只是一道配菜,不能让配乐、音效抢走听众对故事的注意力。他引用张亚东说过的话,在电影配乐中真正好的音乐是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又无处不在。

彭寒将介入进叙事播客中的音乐分为三类——背景音乐,前景独奏和音乐特效。三类音乐各自有相应的作用。


背景音乐是就是有人说话时放出的音乐,它可以帮助播客完成场景的构建。


而什么时候进音乐,什么时候结束需要声音设计足够的敏感,当然每个人也可以有自己的风格。彭寒觉得故事是通过场景叠加形成的,用音乐可以丰富声音的层次,带给听众心理上的暗示。比如第83期节目,彭寒用电钢琴荒诞的演奏配合讲述人在朝鲜奇幻的经历,听众能感受到讲述者是低落还是兴奋,故事情节是紧凑还是缓慢,都可以用背景音乐表达出来。

前景独奏作用更重要,它可以引出独立叙事,帮助场景切换
也许你仍记得《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结尾,当Mathilda把那盆无根的兰花种在土里,Shape of my heart响起,镜头随着配乐飘远,从女孩与植物的上方对向另一岸的纽约,海水温柔。这就是独奏的妙处。


做叙事播客有时会遇到讲述者讲到激动处失声,此时情绪超越过语言表达能力,这种不可名状的情绪就会被音乐填补。第80集节目的讲述人参加过三次高考,最后遗憾地向现实妥协。彭寒改编了《爱乐之城》中的city of star帮讲述人说出了自己“想上大学”的梦想,同时也构筑了一个缓冲空间,让听众去感受那种复杂的心情,从而完成一个独立的叙事。

音乐特效在播客中用的不多,但能起到助推关键情节的作用。当为爆炸、车祸加入合适的特效,能够立马把听众拉入故事里的世界。特效可以帮制作人处理些细腻的情节。



彭寒分享的另一个有趣的方法是,把组成节目的积木块——人声、音乐、音效拆开重新组织,这样能帮助制作人把握整集播客的节奏。


在故事FM制作上百期节目后,彭寒对音乐和故事融合有了更深的感触。“每个人对播客的认识其实都和自己的工作方式有关,在我看来播客就是声音组合的方式。”

不知道彭寒在工作时还会不会想起和乐队朋友在成都郊外山上生活过的房子,耳边会不会流过秋天晚上北京地铁里那曲用吉他和口琴演奏的《天空之城》,但可以肯定的是,音乐把他和播客紧紧联系在一起,创作出更多“细无声”的配乐。

往期推荐

🔗Emanuele Berry:我与This American Life | PodFest China实录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