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nuele Berry:我与This American Life | PodFest China实录①

返回首页

2019年11月9日,在上海举行了第二届PodFest China年会。PodFest China是中国第一个以播客为主题的年度活动,汇集了中国顶尖的播客和音频制作人、播客发行方与播客听众,致力于为所有播客和音频创作者搭建一个共享资源的平台。从本周开始,「播客一下」将陆续推出与会嘉宾的演讲实录。


这是「第二届PodFest  China实录系列」的第1篇。

Emanuele Berry从小到大一直喜欢听音频节目。从大学开始她尝试做自己的播客,“尽管现在看来那个节目很愚蠢”,但那档播客为Emanuele的人生埋下了伏笔——今天她是美国殿堂级的叙事类音频节目"This American Life"的制作人。

"This American Life"开创了现代播客在节目中加入叙事元素的先河,对于刚走进播客世界的人来说,很难理解"This American Life"在播客领域意味着什么。这个成立于1995年、自上线起稳居下载量排行榜前三的播客,拿过七次皮博迪奖、三次艾美奖等无数大奖。除此之外,由节目本身衍生出的美剧、电视节目、漫画等也广获好评。

这就是叙事型播客(narrative storytelling)的魅力所在。

从古至今叙述都是传递信息的重要方式,人们把真实发生的事情始末用笔记录或用口传播。放在播客领域,就是用声音把人物的活动过程、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听众。

Emanuele眼中的叙事型播客,需要包括故事情节(plot points),能留给听众思考空间或者产生共情(reflection),以及需要一个重要人物或者好的述说者支撑故事(stakes)。一集好节目能让听众觉得自己好像在听一部电影,同时帮助他们对故事中的人物建立起同理心。

"This American Life"的制作团队会在每周长达三小时的选题会上讨论出新一集节目的主题,再发动成员们去搜集主题下不同的故事。他们会录下一个餐厅的24小时,来来往往的食客总带着不同的故事(172集);会分别录下自己的父母亲在婚礼或家庭聚会上说出的故事,并剪成一期节目(400集)……"This American Life"不满足于故事的发掘,他们把节目当成实验室,看看不同场景下的故事碰撞有什么化学反应。这些精彩、惊险、“猜到开头猜不到结尾”的故事吸引了每周超过500万的听众订阅。



“所以做播客教会了我什么?“

小时候就向往能在收音机里听见自己声音的Emanuele上大学后制作了播客"The Guest List":第一次写提纲,第一次用手机录下自己的声音,第一次用软件处理声音……Emanuele认为只有持续创作才能不断地进步、提高品味。

后来在美国圣路易斯公共广播电台实习时,她参与了播客"We live here"的制作,节目需要她去调研种族隔离的社区学校,报道弗格森枪击案及随后引发的抗议活动。那段时间,她看见和自己一样的年轻人面对社会问题大胆发声让她振奋;也是在那时,接触了很多前辈后,Emanuele不满足于做3分钟时长的故事,开始思考故事需要什么样的节奏?需要塑造出一个怎样的角色?怎么激起听众强烈的共鸣和反思?

从澳门访学回到美国,Emanuele Berry顺利入职Gimlet Media。在播客"Undone"她学着去挖掘故事的细节,“你不能在你的播客中说聚会很热闹,你要说有多少人参与,有多少首乐曲,你需要把听众也”拽“进聚会中,让他们亲自感受到聚会很热闹。”"Undone"第269集Lefty Disco就讲述了迪斯科舞在美国年轻人间的火爆,然后又掀起了社会上“迪斯科是毁掉青年一代”的反对声音。这一集经常被Emanuele拿出来听,它先介绍了故事的前提,又用声音制造了故事的冲突。细节帮助制作人展现场景和营造氛围,这样才会让听众沉浸其中。



在Gimlet的播客节目"StartUp""The Nod"担任编辑时——前者是记录过多家创业企业的播客,后者是一个探索黑人生活方方面面的播客——Emanuele发觉故事里理智与情感的碰撞才能给听众留下印象。

有一期节目Emanuele对话极限篮球的创始人Manson,他从洛杉矶的简陋仓库讲起,说到如何把这项包含战术与美学的篮球运动逐步推广到中国,Manson非常激动。节目中加入了CCTV5对Slamball的解说、上海训练基地的呐喊声、粉丝的采访等等声音。这些狂欢过后,Manson的声音显得更冷静,也更坚定。


“作为制作人,我需要扮演听众的角色,去引导嘉宾进入更好的状态。“做"The Nod"时,Emanuele竭力避免自己的性格、生活曝光在节目中,”但有时想要找到情感的真相,我可能会分享自己的故事,感染嘉宾更多地吐露心声。”

2019年4月加入"This American Life"团队,Emanuele终于可以做超过30分钟的故事,她坦诚自己还是个新手,操作长篇叙事时还会有点手足无措。节目的主持人,同时美国知名的广播人Ira glass在选题会上告诉他们,一定要让每个故事有个漂亮的结局(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Emanuele还在学习给每个故事寻找一个结局。


不过在叙事型播客世界里,她从不觉得乏味。她谈起最近常翻的一本书——《一千零一夜》,这本几乎陪伴了所有孩子童年的童话故事书:传说一位善良漂亮的女子为阻止国王每日娶一少女,第二天就杀掉的残暴行为,自愿嫁给国王,每晚讲一个没有结尾的故事,下一夜接着讲。一千零一夜过后终于打动了国王,与其白首偕老。“做叙事型播客就像在编一本《一千零一夜》,它要足够吸引人,要让你的听众产生同理心。”

作为幕后工作者,制作节目遇到的大量困难不会被听众轻易看见,他们尽可能呈现出独立、精彩的自述故事。Emanuele希望看见更多的播客尝试讲故事,她也将继续寻找好故事,向世界各地的听众呈现出美国最生动真实的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