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声东击西》到声动活泼:一个记者的自我探索 | PodFest China实录⑩

返回首页


《声东击西》对我而言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存在,它改变了我过去的两三年,也可能已改变了我未来的生活和职业规划。。”


在专注做播客之前,徐涛是一名传统的媒体人。她早先在《第一财经周刊》做科技记者,见证过许多业界关键时刻;后来被派往美国做驻外记者,当时她已不局限于科技记者身份,更像是一位站在“科技、商业和文化交汇点的观察者”


而十余年记者生涯,写过无数报道,经历了一份杂志的成长,成为杂志的主笔时,徐涛感觉自己开始进入职业迷茫期。


她已经是一个能够独立撰写封面报道的成熟记者,日后除了指导其他年轻的记者写稿之外,她自己如何能获得进一步的发展,还有谁能当她职业道路上的导师呢,这些问题困扰着她。


同时徐涛做了很多不同于科技领域的报道后——比如她写过一篇玩具行业被互联网冲击后的变化——她的好奇心就不断扩张,想探索其他领域的冲动越强烈。

◎ 徐涛在美国做过的封面报道


而国内同时期做科技记者的人更多地转型去做VC、区块链,徐涛耳边常能听见谁实现了财务自由、谁在黄金海岸逍遥自在,她不可避免地会去想“我的职业生涯就这样了吗?”




媒体行业也受到新媒体极大地冲击。严肃报道被标题党、金句抢去注意力,越来越少有人耐心看完一篇长报道,受众变少,仅仅满足自己写作的好奇心让徐涛反复问自己“你的价值在哪里?”


这不光是徐涛自己,传统媒体人可能或多或少都面临过这些困惑。《声东击西》就是在徐涛这样的心境下与朋友张晶做出的节目。

和朋友们讨论的话题包罗万象、邮箱常塞满世界各地的听众来信、收到第一笔在Patreon上的打赏……《声东击西》给徐涛的生活带去了新的变化,结交了非常多的朋友,后来徐涛又为36氪制作了一档科技与商业主题的播客《硅谷早知道》。

2019年5月,徐涛成立了声动活泼,这是一家专注于制作播客的公司,也意味着徐涛身份的正式转变。

◎ 声动活泼LOGO 封面 图源:声动活泼


自己建立公司后,徐涛的想法是是“提供容器和空间,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她邀请去过第一现场、拿到一手材料并有着真知灼见的朋友上节目主持或一起交流。因为有了后期,声音也不再单调。团队在节目中会加入真实的环境音,混合一些其他的音乐,听感上更加专业。


声动活泼也尝试了不同形式做播客,比如投票选题、众筹新播客《反潮流俱乐部》


身在播客行业,徐涛分享了自己对中文播客未来发展趋势的看法。


“美国的播客领先的地方在于,有很多专业的人加入进来。专业的音乐制作人、专业的图书出版人、专业的记者……因为播客只是容器,讲些什么是最重要的。讲述东西最专业的人,一定是在这个行业做了最长时间的人。”



“PodFest China”官方播客

Spotify

RSS

推荐阅读

🔗Emanuele Berry:我与This American Life | PodFest China实录①

🔗《故事FM》彭寒:音乐在播客中是如何参与叙事的 | PodFest China实录②

🔗Unravel Storytelling:从线下叙事社群到播客 | PodFest China实录③

🔗PageSeven:用最纯粹的声音唤起人们最原始的情感 | PodFest China实录④

🔗播客是个黑盒子,我们一起打开它 | PodFest China实录⑤

🔗Sophie Zhou:小众生意的大市场 | PodFest China实录⑥

🔗任宁:敢问“钱”在何方 | PodFest China实录⑦

🔗周树华:不只是制作,都关乎“桥” | PodFest China实录⑧

🔗看理想,“听”见另一种可能 | PodFest China实录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