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客会影响2020年的美国大选吗?

返回首页

2020年,又一场美国总统大选即将到来。在四年前的选举期间,播客,尤其是政治类播客获得了发展,他们为现今的播客生态留下了大量遗产。而在这一次选举之中,人们好奇地是,已经广受欢迎的播客,能否对选举,或者更广泛地的美国政治产生影响?就像报纸、电视等其他媒介曾经发挥过的影响那样。播客行业通讯Hot Pod的创始人Nick Quah今年2月在Vulture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深入探讨了这个问题。「播客一下」基于这篇分析,并结合其他媒体的观点,整理了下面这篇文章,播客能影响2020美国大选吗?或许你能够找到自己的答案。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三个月,iTunes的播客页面中迎来了一个令人好奇的新播客,名为“With Her”,这是希拉里·克林顿参与总统竞选期间的官方播客。


严格来说,播客“With Her” 并不是第一个这样的尝试。前民主党参议员John Edwards才是第一位开设播客的总统候选人,他曾在2004年和2008年两次竞选美国总统失败,他在2005年,可以说是播客的“史前时代”,推出过一档播客。但是希拉里的“With Her” 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它是实打实的专业制作。为了这档播客,希拉里找来了专业的播客工作室Pineapple Street来负责制作


专业化的制作的确也为这档播客带来了不少新意。如果你以为一个总统参选人的播客,就是把各种竞选造势的陈词滥调直接搬到音频里,那你就错了。"With Her"由Pineapple Street Studio的联合创始人Max Linsky担任主持和制作人,Max Linsky本身是一位资深制作人,同时又是美国的非虚构报道平台Longform的创始人之一。在11集播客节目中,Max Linsky犹如一个独立纪录片导演,从夏天开始追踪希拉里的竞选工作。他不仅和希拉里本人进行交谈,记录她在竞选造势活动前后、电视辩论前后的所思所想,同时还广泛地与她的团队交谈,包括她的竞选总干事、传播总监、演讲撰稿人等等,此外还采访了她的丈夫、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和女儿切尔西。播客从2016年8月12日上线,一直更新到11月7日,也就是投票日前夜,完整记录了希拉里被提名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一直到投票日的全过程。


这档播客在发布时也引起不少媒体的注意。网络杂志Slate将其称之为“迷人而无情的宣传”;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认为这是希拉里避免被媒体报道的又一个策略,《连线》杂志则将其描述为希拉里在“试图表现出冷漠”。媒体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引发讨论与关注是不争的事实。

◎播客“With Her” Logo


事后看来,“With Her” 确实是一部令人着迷的作品。这是一份独一无二的记录了一位著名政治家积极参与总统竞选,最终迎来失败的资料。事后也被证明是当下播客崛起过程中的重要时刻。


在罪案类播客“Serial”创造神话的第一季播出一年多以后,2016年总统大选使得播客又一次迎来“高光”表现,大选带来的一个又一个新闻时刻,为众多的媒体公司提供了一个又一个尝试赶上播客这一新兴浪潮的机会。制作人Jody Avirgan推出了数据驱动的网站FiveThirtyEight,他简洁地描述了当时的盛况:“这是一场完美风暴,重大新闻周期即将到来,很多人认为靠播客赚钱很容易,所以他们将播客和总统大选这两件事结合在了一起。我敢肯定,如果这里是巴西,世界杯即将到来,你会看到很多世界杯播客。”正是这些条件导致了“大选主题播客”的繁荣。

尽管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给播客产生了重要影响,不过播客给大选的作用看上去并不明显。那么,四年过去了,如今播客的影响力是否已经大到足以影响选举政治了呢?

当四年前,“With Her”名列播客排行榜时,已经有大量媒体发布了梳理和分析最新大选新闻的播客。


播客世界中最早的机构玩家之一,网络杂志Slate当时就推出了播客节目“Slate Political Gabfest”;后来又推出了“Trumpcast”,这是相当早期就以特朗普作为关注对象的垂直而又“小众”的播客。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 也推出了自己的内幕类播客“Off Message”。而《华盛顿邮报》则试图通过播客“Presidential”参与其中,该节目试图从历史视角来讲述选举故事。


与此同时,播客擅长的细分与小众,也让总统大选期间,各种立场和诉求的人都找到了自己的表达空间。立场倾向保守派、希望阻止特朗普被共和党提名的#nevertrumpers可以在Mike Murphy主持的“Radio Free GOP”那里找到安慰。热衷研究民意调查、讲究用数据说话的“书呆子”们可以在播客“FiveThirtyEight Elections”“The Pollsters”中做出选择。公共媒体中有播客“NPR Politics Podcast”,有趣的是,这个节目成了NPR一些颇具潜力的新秀主持人(比如Sam Sanders)的舞台。而那些嫌总统大选太多“白人”的非洲裔或拉丁裔听众,可以去听“Politically Re-Active”(该播客由喜剧演员w.Kamau Bell 和Hari Kondabolu主持)或者Futuro媒体集团制作的由 Maria Hinojosa和Julio Ricardo Varela主持的播客“In the Thick”


除了这些“细分”的播客外,一些在2016年大选期间涌现的播客,也留下了丰富的“遗产”,直接促进了我们今天所熟悉的主流音频产业的形成。最为典型的例子有两个:


2016年3月,当时还处于初创阶段的播客网络The Ringer推出了“ Keepin’ It 1600”,,由奥巴马的两位前幕僚Jon Favreau 和Dan Pfeiffe主持,后来奥巴马的校友Tommy Vietor 和Jon Lovett也加入了进来。在特朗普当选后,以上四人创建了现今美国最重要的播客公司之一Crooked Media


2016年8月,《纽约时报》推出了大选主题类播客“The Run-Up”,让全美国第一次听到了Michael Barbaro的声音。如今由他主持的"The Daily"是全世界下载量最高的播客节目之一。


2016年的选举季,在特朗普掀起的新闻周期的推动下,播客也变得更新潮。“大选主题播客”这一新的节目流派(gerne)迅速确立了“突发播客”(emergency podcast)这一概念。所谓“突发播客”也就是当某一重大事件或社会议题爆发,并迅速获得广泛关注时,为此迅速开播的新播客,或调整原有播客的播出节奏。这些播客的创立和调整一开始都是阶段性,当热点过去后,会视乎节目的“火爆”程度,决定其是否继续运营。


最近的例子就是2019年年底广受关注的特朗普弹劾案,以及2020年初在全球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这两个热点事件都催生了一批“突发播客”。“突发播客”挑战了传统广播电台在节目策划时,优先考虑频道每周节目时间表的原则。为了充分应对“无时无刻都有事件发生”的新闻环境,这些播客发挥其按需点播(而非实时直播)的特点,以及在策划和制作上的灵活性,迅速制作完节目后很快就向听众发布。

回看2016年总统大选,在这方面,选举投票日前的最后一个月就是这样一个特别时期,“FiveThirtyEight Elections”“NPR Politics Podcast”——这两档在当时都相当受欢迎的播客,相继从周更转变为日更。


身处《纽约时报》的"The Daily"获得巨大成功的今天,你可能已经不记得日更播客的主意,在当年是一个多么新奇的概念。事实上,如果没有2016年一系列大选主题播客的创新,就不存在如今日更新闻类播客“爆红”的时代

所有这些是否真正有助于选民获得更多信息,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辩论。事实上,有些人甚至认为事实恰恰相反。选举结束后不久,一位名叫 Josh Nathan-Kazis的记者在推特上声称,大选主题播客这一分类目前显然是错误的形式。他写道,“播客所固有的亲密感让听众上瘾“,他形容这种感觉对于普通听众来说,就好像每个星期都会和一群”聪明的孩子们“一起玩,这些”聪明的孩子“会告诉你所有你需要知道的。“但事实证明,聪明的孩子们错了。有些人所犯的是公然、自鸣得意、令人讨厌的错误。其他人则有一些小失误。他们并不是唯一犯错的人,但是这种(播客与听众长期培养的)亲密关系使他们的过错几乎像背叛一样。”


尽管这种“背叛”的感觉很强烈,但它并没有最终毁掉这种播客流派。随着特朗普当选后,紧跟而来的特朗普总统任期,大选主题播客这一分支“让位”给了新一代的政治类播客,这些播客是为了报道未来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需要持续关注的新闻话题而创立的。


现在,播客世界变得更广阔、更丰富、更成熟了。对于《纽约时报》来说,2016年的播客“The Run-Up“为后来崛起的”The Daily“铺平了道路。Crooked Media 如今是一个以旗舰播客“Pod Save America”作为台柱的、庞大的跨平台、跨媒介企业,这档播客既是自由派政治话语的载体,也是广泛的右翼谈话类电台的对立面。要知道,在美国的传统广播电台里,长期存在着像Rush Limbaugh这样右翼、保守派的政治”名嘴“,播客某种意义上是为左翼、自由派的观点提供了一个舞台,更何况这个舞台还是在”新媒体“上。

与此同时,政治和播客之间的关系明显变得更加深入,也更加复杂。当红的播客主Joe Rogan因其“自由思想”性格而备受争议,人们普遍认为他的影响力很大。最近,他因在节目中公开表示对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而被视为重要的政治发声者。类似的现象也出现在了播客“Chapo Trap House”上,近年来,它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了解充满热情的桑德斯所思所想的窗口。


政治家出席播客的录制(上播客的通告)也变得越来越重要。2019年4月,角逐民主党总统提名的Pete Buttigieg 竞选团队的一名公关顾问说,她觉得播客“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及播客“现在真的很火”,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Pete Buttigieg会在Vox的两档播客上露面: “The Ezra Klein Show”和“The Weeds”。此前同样角逐民主党总统提名的华裔候选人Andrew Yang竞选成功的希望,从一开始到初选的第一阶段都很渺茫,但他获得了成功的曝光,这要部分归功于网络社群的传播,包括各种播客(Yang去年二月作为嘉宾出现在了Joe Rogan的播客上)。而在退出党内提名竞选不久后,Andrew Yang就在推特上宣布正在开发自己的播客,节目名可能是“Let Yang Speak”


当然,这些有关政治和播客的动向都不是新鲜事,但它们从未像现在这样具有实质上的意义。随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深入,我们似乎会重新见证曾经的盛况。我们已经看到了另一种新的播客类型的蓬勃发展:弹劾主题播客,它吸引了WNYC(”Impeachment: A Daily Podcast“)、BuzzFeed News(”Impeachment Today“)、NBC(“Article II: Inside Impeachment”)和CNN(“The Daily DC: Impeachment Watch”)等著名媒体机构的参与。甚至还有两位共和党人物也加入其中: Ted Cruz 的播客“Verdict With Ted Cruz”和Rudy Giuliani 的播客“Rudy Giuliani: Common Sense”。据The Verge的观察,在特朗普弹劾案结束后,这类播客中的一些已经转变为日更政治类播客,报道正在进行的总统选举自然会成为它们的核心主题,从而带我们重回2016年大选主题播客繁荣的时代


和我们周遭的世界一样,自上次总统选举以来,播客也发生了不少变化。这一媒介现在触及到了更多的人,拥有了更大的影响力,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融入到了更广泛的“媒体消费”之中。但是最大的问题仍然存在:这些播客真的会对这次选举产生影响吗?或者它们只是加剧了信息“噪音”?



在大多数情况下,2020年大选主题类播客的浪潮似乎与2016年没有根本的不同。只是现在有了更多的播客,以及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人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对“媒体”的怀疑。这些播客中的大多数感觉像四年前的一样:充满了圆桌讨论和权威的意見,在某种意义上说,也许这些播客只是在对已经相信他们的听众讲话
在2016年推出了播客“With Her”的希拉里 · 克林顿日前正在与领先的商业播客制作公司 iHeartRadio 合作,将在今年春季推出自己的第二档播客。不过CNN的一篇文章毫不留情地认为希拉里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在播客领域获得成功,因为她是公众眼中最僵硬、最谨小慎微又照本宣科的人物之一,再加上她害怕麦克风,缺乏播客主持人需要的个性,以及容易引起听众讨厌的单调、尖锐的声音。

如果真的有一丝与从前不同的迹象,那最有可能出现在“Stranglehold”这样的播客中。这档播客由新罕布什尔州公共广播电台的一个小团队制作,并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前的准备阶段推出。“Stranglehold”是一档纪录片类播客,旨在探讨”有些事情为何如此运作“这类基本问题。对他们来说,即是通过播客去探究很小而又偏向白人的新罕布什尔州为什么在提名过程中拥有如此强大的权力和影响力


这档播客是尖锐、具批评性、又令人毛骨悚然地不讨喜。“Stranglehold”的主持人Lauren Chooljian和Jack Rodolico是一对标志性的组合,他们在”审问“新罕布夏州初选神话时毫不留情,渴望指出它的荒谬及其造成的不公平。他们的努力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对声音。该播客受到了包括该州主要报纸和美国国务卿在内的批评和压力,而且,正如他们对《纽约时报》所说的那样,制作团队很快发现他们因此失去了很多朋友。

但是通过承担巨大的风险和坚持他们的立场,“Stranglehold”最终抓住了正在发生的处于变化中的政治精神。毕竟,在这个总统选举周期中,备受瞩目的民主党候选人Julian Castro曾公开质疑,为什么新罕布什尔州和爱荷华州能掌握如此大的权力。“Stranglehold”的脱颖而出,不仅仅是因为它能够做什么,还因为它对仍有待完成的工作说了什么。而这或许就是某种播客能够给现有政治产生的影响。



参考文章

1."The 2016 Election Shaped Podcasting. Will Podcasts Shape the 2020 Election?"

https://www.vulture.com/2020/02/political-podcasts-2020-election.html


2."Andrew Yang Says He Is ‘Definitely Starting A Podcast’"

https://www.inquisitr.com/5902517/andrew-yang-podcast/


3."Hillary Clinton Is Launching A Podcast No One Will Listen To"

https://www.ccn.com/hillary-clinton-is-launching-a-podcast-no-one-will-listen-to/

4."Trump’s impeachment is over — but what about the podcasts?"

https://www.theverge.com/2020/2/14/21134825/trump-impeachment-trial-podcast-strategy-rss-feed-wnyc-daily-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