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看乔丹的“最后一舞”,边听播客 | 推播助栏

返回首页

《WowLakers》 | 最後一舞 事後菸特輯 | 1h02m50s


苹果播客:

https://podcasts.apple.com/tw/podcast/id1484368196

RSS:

https://feed.podbean.com/DDWowShow/feed.xml


这集节目的话题是最近非常火的以乔丹为主角的篮球纪录片《The Last Dacne》,如果你看过这部更新了4集的纪录片,你可以从中听到一些看纪录片时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The Last Dacne》并非传统的人物传记式纪录片,从头到尾只讲一个人的故事,相反它是由“篮球之神”乔丹为核心延伸到与他密切相关的很多人,包括鼓励他离开大学前往NBA打球的校队教练,他的家人,公牛队的队友、教练、经理和老板,他在NBA的对手,就像展开了一张大网。而且故事线也并非线性的,而是以一个重点的时间点切入,展开一段故事后又回溯到与这个时间点存在因果关系的过去,抽丝剥茧地展现乔丹的篮球生涯,需要观众全神贯注在纪录片的故事上。


如果还没有看《The Last Dacne》,这集节目可以当作你的纪录片指南,你可以先听播客再看纪录片,能帮你厘清故事的头绪,或者边看纪录片边听播客,就像是在听一群人实时评论一般,别有一番风味。



《大内密谈》 | 我们连觉也没睡就赶去拜访镖人的作者 | 1h13m44s


苹果播客:

https://podcasts.apple.com/cn/podcast/id657765158

RSS:

http://rss.lizhi.fm/rss/14275.xml


因为B站在五四青年节推出的主题演讲视频让“后浪”一词被激烈讨论,究竟“后浪”的定义是什么不同人会有不同的想法,不如举出一个具体例子更为形象可感,例如本集节目采访的嘉宾《镖人》的作者许先哲。


许先哲虽是一个非科班出生的漫画家,但他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就崛起成为国漫的代表人物之一,足以被称为国漫的“后浪”


许先哲在大学时期曾经给韩国公司画过外包漫画,毕业后进了广告公司工作,到二十六七岁的时候,他厌倦了没有创造力的工作,决定辞职在家一边做翻译一边筹备自己的漫画,当时他根本没想过国漫的市场如何,在妻子的支持下,他就是热爱漫画愿意专注于画出一部问心无愧的漫画,直到《镖人》被《新漫画》发掘,他和日本资深的漫画编辑合作,每日幸苦画漫画,逐渐取得了现在的成就。


即使漫画单行本的销量不断上升、接连获得了漫画界的大奖,漫画家许先哲面对外界的夸赞仍旧非常谦虚,抛去金钱与名誉、他最在意的还是不断提升自己的漫画技艺,画出更棒的更能打动人的漫画




《寶博朋友說》 | 地表最强骇客向新冠肺炎宣战 | 55m31s

苹果播客:

https://podcasts.apple.com/tw/podcast/id1484923390

RSS:

http://rss.soundon.fm/rss/tracks/a15ce25e-2627-48ca-9587-d4cf5e98f3a1/feed.xml


谈论“如何攻克新冠肺炎病毒”这一话题的播客有很多,大都聚焦在防疫措施和疫苗研发上,播客《寶博朋友說》这集节目则另辟蹊径,从黑客破解”新冠肺炎”的角度进行切入


节目中提到的“地表最强骇客”名为George Francis Hotz,他从小就会编程,18岁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破解iPhone的“天才少年”,2年后他开发了后来风靡一时的越狱软件(越狱可以让iPhone突破苹果App Store的限制,自由安装各种开发者开发的软件)。破解完iPhone后,他很快寻找到了新的目标——Sony PS3,当全世界的骇客都束手无策时,他再次拿下首杀,一举攻破 Sony PS3,逼得Sony不得不状告他,后来双方还是达成和解,条件是Hotz承诺不再破解Sony的任何产品。


破解电子设备腻了,Hotz转向了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曾经主动找到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让马斯克踢开最早为特斯拉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说只要给他200万美元就能开发初最厉害的自动驾驶技术,马斯克问他的方案是什么,一时紧张的Hotz说给汽车上的每一个摄像头装上一个GPU,马斯克觉得很蠢顿时兴致全无。不过,后来Hotz还是靠给汽车“投喂”Youtube上的开车视频真的实现了自动驾驶。


在黑过很多东西后,Hotz开始认为我们的世界是虚拟的,有一个叫上帝的程序员在控制着整个世界,于是他在SXSW上提出了要“破解”这个世界的疯狂想法。等到新冠肺炎爆发后,他又提出要用逆向工程的方式搞清楚新冠肺炎病毒的构成,以此达到“破解”新冠肺炎的效果,Hotz他进行自我隔离,在网上直播自己的破解过程,可是大约一周后他突然消失了,不知道Hotz是否能成功,但这样的雄心壮志也是当世无双了。




《UX-Coffee 设计咖》 | 比打游戏更热血的事是自己做游戏 | 46m36s


苹果播客:

https://podcasts.apple.com/cn/podcast/id1099551615

RSS:

https://uxcoffee.typlog.io/episodes/feed.xml


疫情期间,全球普遍的居家隔离措施让游戏产业迎来了利好,待在家里人们打游戏的时间更多了,除了手机游戏以外,优秀的独立游戏也值得一玩,比如像《月影之塔》这样烧脑的解密类游戏。


《月影之塔》是由一个独立游戏工作室开发的作品,而发起这个项目并不是游戏从业者,而是设计师Betty。她在一边做自由职业者接受设计案的同时,一边在纸上画出自己脑海中的故事,她的idea引起了开发游戏的朋友的兴趣,两三个人因为单纯的兴趣组成了一个设计游戏的小团队,利于工作之余开发出《月影之塔》最初的版本。


当这个游戏在朋友圈中被传播时,被本职是钢琴老师的王茜玩到,这时候《月影之塔》还缺少配乐,王茜由此被邀请加入团队,负责为游戏制作优美的配乐。


四个人组成了游戏开发团队,为了让这款解谜游戏被更多人玩到,她们发起了众筹计划,打算用一年时间开发这款游戏。但是却因为经验不足,一年之后游戏并没有开发完成。后来,她们拿出了自己的积蓄支撑着这款游戏的开发,克服了半途而废的危险,在开发完成后,经历了严格的游戏审核过程,最终上架游戏平台Steam,收获了全球不同国家的玩家的喜爱。




《High Hanging Fruits》 | 在南极点造望远镜 | 36m35s

苹果播客:

https://podcasts.apple.com/cn/podcast/id1455807281

RSS:

https://feeds.fireside.fm/hhf/rss


在南极科考站工作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很神秘的事情,节目嘉宾张程就是一位有幸前往南极科考站工作了三个月的物理系博士生,据她所说很多人都梦想着能去那里工作,甚至有人愿意不拿薪水义务工作都要去


前往南极之前,每个人都要经过身体检查,根据工作期的长短严格程度不同,这也是为了保障大家的工作安全,毕竟南极的医疗服务只能处理一些小病,如果真的出现严重疾病很难及时得到有效救治。


说到南极,我们的第一印象可能是冷,但是科考站内的空调非常给力,待着室内日常只需要穿夏天的短袖就够了,而且南极还有特别的极昼现象,张程分享了她在整个科考站都进入晚间休息时,自己一个人在科考站内外穿梭,看着极昼周围一片寂静,仿佛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


待在南极还有一个好处,每天只有几个小时能联网,其余时间就像与世隔绝一样,可以自动帮你屏蔽掉冗余的信息,让你静下心来做事情、思考人生,张程觉得每一天的时间似乎都变得更长了,远离世间纷扰让她的工作效率也提高了。但是长时间无法与外界联系,也容易引发人际关系上的问题,比如有些工作人员来了科考站工作后一个月就收到了分手邮件,男女们想要排解心中的寂寞只能在科考站内部解决了,因而科考站提供了很多避孕套


听完这集节目,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待在南极科考站是不是就不用担心新冠肺炎的传染,因为那里人迹罕至,而且气温极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