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眼睛“看”《星球大战》是什么感觉?

返回首页

你最爱的电影是哪一部?想象一下,当它剔除所有画面,仅是用声音元素来传递信息,会是怎样的?音频媒介与长篇故事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在好莱坞的支持下,播客制作公司Cadence13正在试图打造“播客电影”系列,由明星演员Kate Mara、Adam Scott和Kiernan Shipka倾情演绎。让我们跟随《纽约时报》的文章走进“播客电影”的故事。

一场“播客电影”实验

我们该怎么称呼一档在90分钟内完整叙述一个虚构故事的播客呢?它可能像一部电影,又类似于以往的广播剧,但又显然大相径庭。

“你可以说这是‘长篇播客’,但这听起来很乏味,”播客制作公司Cadence13的联合创始人兼企业内容官Chris Corcoran表示,“我们希望这种新的体验能够体现一种超前的概念,但同时也以消费者可以接受的方式呈现。”

Chris Corcoran

Chris Corcoran最喜欢的说法是“播客电影”,既如电影的旧称(摄影戏/故事影片)一样融合了两种媒介,同时也反映出媒体行业在这段时间经历的繁荣和混乱。

不过无论“播客电影”最后是不是此类作品的名字,Cadence13都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安排相关作品的上映了。2021年秋天,Cadence13发布了前两部“播客电影”的预告:由Kiernan Shipka主演的万圣节青少年恐怖故事“Treat”,以及由 Kate Mara和Adam Scott主演的惊悚片“Ghostwriter”。第三部仍在制作中,其余作品也蓄势待发。

“Treat”中,青少年Allie West生活在一个看似完美的田园小镇上,然而,在一个万圣节的夜晚,Allie West发现小镇为其完美是付出过代价的,它正被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控制,而她和她的弟弟是唯一能够拯救这个小镇和他们自己的人。

由Kiernan Shipka主演的万圣节恐怖播客电影“Treat”

另一部扣人心弦的播客电影“Ghostwriter”则讲述一位前记者不情愿地接受了一份工作,即为一位古怪的亿万富翁撰写新的谋杀悬疑小说,在此次合作过程中,谜题不断。

由Kate Mara和Adam Scott领衔主演的惊悚片“Ghostwriter”

其他媒体公司在长篇播客领域也有不同动向。在去年4月,总部位于布鲁克林的娱乐公司Two-Up(播客改编剧“Limetown”和“36 Questions”的出品方)推出了名为“Shipworm”的“长篇音频电影”,而儿童播客工作室Gen-Z Media则在8月发布了名为“Iowa Chapman and the Last Dog”的“影视规模音频史诗巨作”。

“Shipworm”

播客向虚构故事的探索

播客为媒体创作扩宽了媒介范围。“我们应该跳出连载故事的框架,成熟的播客可以为创作者提供新的创意和表达形式。”好莱坞人才经纪公司William Morris Endeavor的合作伙伴Ben Davis说道。该公司正在与Cadence13合作,并代表娱乐公司Two-Up开展活动。

Corcoran称,他第一次产生制作长篇播客的念头是在2019年。当年Cadence13的王牌节目是一系列知名公众人物访谈,其中包括Gwyneth Paltrow和Deepak Chopra等座谈嘉宾。他希望播客能逐步进军虚构领域——这是播客行业中一个相对边缘,但正在不断壮大的播客类型。

虚构类播客目前分为两类,一种是典型的独立故事系列(如“Welcome to Night Vale”和“The Truth”),一种则是连续剧(如“Limetown”和“Homecoming”)。这两种模式的成功离不开播客一直以来免费订阅并通过广告营收的模式,而电影式的播客因为难以持续输出内容,难以吸引听众订阅,也因此无法获得随之而来的广告收入。

“播客电影”如何赚钱?

推出播客电影的过程不算一帆风顺,但近期播客行业内的两大进展也为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首先是播客改编影视这一趋势的流行。Jessica Biel和Julia Roberts在“Limetown”及“Homecoming”两部作品中担任主演,Will Ferrell和Paul Rudd则是播客改编影视剧集“The Shrink Next Door”的领衔主演。电影产业对这一改编方式正表现出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因为播客电影对知识产权的保障正是电影业长期以来的需求。多年来,QCode、Gimlet和Realm等媒体公司也一直在招徕好莱坞人才,去制作题材易于改编的系列剧集。理论上,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把相应的长篇播客制作出来。

播客改编剧“Limetown”剧照

第二个“助推器”则是2021年苹果播客和Spotify等平台推出的付费订阅服务。在付费领域,播客创作者得以提供不依赖广告的新型内容。尽管有多少人愿意为播客付费仍然是个谜,比如2020年,付费播客应用Lumicel将包月价格从7.99美元降至4.99美元,这意味着播客公司倾向吸引更多低门槛付费群体。

目前,播客电影 “Treat” 和 “Ghostwriter”均无付费门槛,但都包含广告。不过Corcoran表示正在考虑将播客电影作为纯付费内容推出。尽管其录制费用远低于制作多集电视连续剧的费用,这笔开销仍然超出了广告费能带来的收益。Corcoran称,Cadence13公司最终希望能通过出售电影版权来获利,但拒绝透露具体预算或未来面对用户的订阅价位。

“目前的商业计划是打造一系列优质IP并围绕它们进一步创作和改编,”Corcoran说道,“我认为影视行业中的从业人士都会看到在发生的一切,并且自然而然地受到吸引。”

“Treat” 和 “Ghostwriter” 的编剧和演员目前都对播客电影这一形式持乐观态度。“Ghostwriter”的编剧Alix Sobler称为音频写脚本具有它独有的挑战:“观众真的会仅仅通过听,就对这部作品产生联结感吗?”但最终的听觉体验令人满意。

Alix Sobler

“我喜欢不坐在剧院或电视机前就收获一个完整故事的感觉。”Alix Sobler说,“它比书更易于感受,你穿梭在声响和音效之间,并且仍然可以透过大脑的想象沉浸其中。

Nathan Ballingrud则是负责撰写“Treat”剧本的短篇小说作家。由于“Treat”最初是作为电影剧本来编写的,以至他在听到成品之前并不确定这个故事是否适合播客形式。“直到我坐在沙发上听了一段时间,才承认最终效果真的很出色。”Nathan Ballingrud说,“我希望以后还能撰写更多播客电影剧本。”

Nathan Ballingrud

演员们也很享受制作播客电影的过程。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听的磁带版《星球大战》。”“Ghostwriter”的主演之一Adam Scott说道,“一半靠听觉,一半靠想象力。”

除了带来快乐,播客电影也为演员们带来了更便利的出演方式。另一位主演Mara表示她在“Ghostwriter”中只花了四天录制自己的角色部分,而对于一部电影或电视剧而言,光是准备拍摄就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录制播客电影很有趣,而且真的非常非常简单,”Mara说道,“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穿着睡衣去上班。”

演员们也很享受制作播客电影的过程。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听的磁带版《星球大战》。”“Ghostwriter”的主演之一Adam Scott说道,“一半靠听觉,一半靠想象力。”

除了带来快乐,播客电影也为演员们带来了更便利的出演方式。另一位主演Mara表示她在“Ghostwriter”中只花了四天录制自己的角色部分,而对于一部电影或电视剧而言,光是准备拍摄就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录制播客电影很有趣,而且真的非常非常简单,”Mara说道,“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穿着睡衣去上班。”

参考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1/12/24/arts/podcast-movies-fiction.html


作者:Reggie Ugwu

编译:王无亦  |  编辑:小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