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Sounds受审查:公共服务与商业盈利的两难困境

返回首页

9月24日,英国广播监管机构Ofcom宣布将对BBC Sounds启动公开审查。根据Ofcom的公函,此次对BBC音频服务进行的不正当竞争调查,重点是评估BBC Sounds是否在利用从牌照费中获取的巨额运营资金,将它的商业对手挤出竞争市场,尤其是在播客音频行业。对于BBC这样一家规模庞大,历史悠久的媒体公司而言,牵一发必然动全身。本期「播客一下」编译Hot Pod撰稿人Caroline Crampton于今年1月的评论“What is the role of the BBC in 2020?”以及9月的文章“BBC Sounds under scrutiny”,回顾分析这次风波背后,BBC长久以来的两难困境。在BBC诞生百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此次调查的结果或将成为围绕BBC展开的政治角力中的重要筹码。

1 | BBC Sounds引来审查:商业化尝试背离公共服务初衷?

BBC Sounds诞生于2018年,是英国广播公司BBC推出的一站式音频平台,提供广播、播客及音乐等的音频内容。可以说是BBC电台原有的手机客户端iPlayer for radio的升级版本,可对接手机、平板、电脑、车载音箱、智能电视等多个终端。推出时原计划在上线头六个月内将用户从iPlayerRadio转移过来,并吸引更多的年轻听众。

BBC Sounds是作为iPlayer Radio的升级替代推出的,后者已被BBC于今年9月关停

不过应用发布之初反响并不好,bug太多,用户体验糟糕,其后在平台上推出BBC独家播客的尝试也没能激起多少水花。然而,今年随疫情而来的全民宅家成了BBC Sounds的东风,新推出的电视端应用以及平台上新增的大量经典节目和在线教育内容引来了大量用户。如今平台的周用户量已达到350万海外市场拓展计划也已启动。

这次引来审查的,是BBC Sounds的一个不太起眼的新动作:“Radio 1 Dance”,一个全天候的纯音乐电台,于10月9日上线。在BBC 9月公布该计划的当天,英国的商业广播行业机构Radiocentre就与一名英国国会议员联合致信Ofcom,要求对Radio 1 Dance启动紧急调查,理由是“很难相信BBC这项新服务的目的不是为了抢占商业市场”;更重要的是,这个以舞曲为主的音乐电台“似乎并没有体现BBC节目必须达到的公共价值”。

所谓“公共价值”,指的是BBC的运行必须符合公共利益,为全体人民服务。很多人并不清楚,作为一家独立运营且几乎没有商业广告收入的公共服务广播公司,BBC的运营经费有四分之三来自于“电视牌照费”——英国法律规定,境内每个家庭必须缴纳这笔年157.50英镑的费用后,才能合法观看、播放或录制电视节目,无执照看电视将构成刑事犯罪。在英国,每年有超过10万人被控以这种罪名,面临最高 1000 英镑的罚款。作为BBC的音频板块,BBC的广播和播客可以免费收听,但制作经费也是来自于这笔“电视税”。

既然靠公众供养,自然需要受公众监督。Ofcom就是负责监督审查BBC活动及内容的法定独立监管机构,它要评估的就是BBC提供的服务是否可以被商业市场提供的内容所取代。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BBC涉足商业电台领域,那么利用牌照费制作出来的免费BBC音频节目,便是对商业电台下同类内容的不公平竞争。而舞曲在英国正是一种常见的商业音频内容,Kiss FM、Capital等电台都在利用这一音乐类型吸引广告商。这正是Radio 1 Dance遭人指摘之处。

Ofcom在通告中表示,通常情况下并不会专门对一个舞曲电台核查其是否满足公共利益——毕竟作为一个音乐门类,舞曲不太可能对整个市场造成可观的影响。真正的重点在于对整个BBC Sounds的审查。通告中写道,BBC Sounds“近日来愈加明显的改变”已经引起了“商业广播市场的担忧”

2 | 左右为难的BBC

BBC Sounds里基本只收录BBC自有的内容,并没有开放提交第三方节目的通道,这很大程度上让BBC摆脱了商业市场竞争者的嫌疑。事实上,平台发布之初也曾邀请几个独立播客入驻作为试点,但此后一年多都没有新播客入驻,很有可能是因为托管外部内容所需要走的程序太过繁琐,法律风险过高。BBC曾在年度计划中提出向第三方的制作和发行商开放BBC Sounds,但至今没有落实。这一愿景实际上牵扯到BBC Sounds的最终目标:BBC是想打造一个能取代Spotify和Apple Music的头号音频App呢,还是只打算将其作为BBC自有内容的另一个获取渠道?显然,BBC选择的是更为谨慎的第二条道路却还是因为在商业市场过于突出而招来了审查。

BBC其实进退两难:一方面,作为公共服务公司,他们不能有抢占商业市场的明显举动;但另一方面,他们又需要担任其作为公共服务的一项重任:保住收听量,尤其年轻听众。Ofcom监管机构已经就这一点发难,警告BBC大量年轻人正在从传统的广播电视转向Spotify、Netflix等流媒体服务,指责其没有发挥出有力的竞争优势。因而在过去的一年半,BBC的不少尝试都是旨在从流媒体巨头的手中吸引回流失的年轻听众。BBC Sounds上由体育名人、真人秀明星主持的播客,包括这次的纯音乐舞曲电台,都是一系列挽回年轻受众的努力。但与此同时,正是这些内容让商业市场上的音频公司觉得被抢了地盘,毕竟,明星主播可是当下音频领域最能赚钱的策略之一。

风格活泼的脱欧主题播客“Brexitcast”是2019年BBC Sounds上最受年轻听众欢迎的播客,该节目现已改版为“Newscast‌‌

BBC回应称将继续努力以达到符合监管机构的要求:“我们已经为未来的发展计划获得Ofcom的相关批准,包括Radio 1 Dance,我们将继续与Ofcom以及我们在商业广播市场的伙伴保持良好的联系。” Ofcom的调查报告将于今年年底正式提交,而这将是个关键的时间节点。

3 | 百年将近,BBC的四大难题

2022年,BBC将迎来创立百周年纪念日(虽然准确地说,BBC从1926起才真正成为一家公共服务公司)。毫无疑问,庆祝计划、特别节目都不会缺席。但即使没有这个百岁生日,2022年也将会是BBC极其重要的一年。

作为一家公共广播公司,BBC的经营许可证是经由英国君主签发的一纸皇家特许状(Royal Charter),其上条款每10年须与政府重新协商。当前协议直到2027年才会过期,但有关下一轮条款的谈判2022年就会开启,BBC将就电视牌照费这一主要的经费来源与政府协商,讨论这笔公众缴纳款项的各项细节。

BBC对此还没有什么快速的回应。但当与那些既创立BBC、同时也在使用其服务的人们交谈时,确实感到他们的观点已经迅速改变了,而且一场重大的危机的确有可能发生。我对此的理解是,很大部分上,这会是四个相互交织的问题所产生的结果,而这四个问题每一个都会演变成一场危机。

首先就是近年来由流媒体巨头开启的民众媒体使用习惯上的快速演变,严重挑战了BBC公共服务角色的有效性。前文提到,BBC已经因为没能吸引足够的年轻观众而受到了Ofcom的警告。这件事背后的逻辑是:如果BBC没能像其所声称的那样服务于英国全体民众,那么他们赖以维生的全民付费模式就站不住脚了。与此同时,另一种观点却甚嚣尘上:把BBC变成一种可选择的订阅服务,或者让那些能真正触及本该属于BBC受众的供应商也能从电视执照费中分一杯羹。有人认为播客——尤其是盈利性质的播客——特别适合这条路线。

此外,BBC也面临着同工同酬的争议和质量把控的问题。

今年一月,法院判决BBC在其节目主持人Samira Ahmed一案中存在不公正的性别歧视行为。这位主持人每集的薪资是440英镑,而同类节目的男主持人每集却能挣3000英镑。BBC应对风波的态度也被很多人认为不够诚恳、令人失望。

同时,为了跟上不断发展的社交媒体,BBC的雇员数量也水涨船高。截至目前,BBC雇用了大约2万名员工。规模的扩大进一步提升了质量把控的难度,进而导致BBC的公信力下滑。

今年一月,有人在推特上指责BBC弄混了勒布朗·詹姆斯和科比,令人失望。

在大选时期,还有许多BBC记者犯下严重的事实性错误。短期来看,可能删帖道歉就能解决问题,但是对于已经被保守派评价为“带有偏见”、“质量低劣”的BBC来说,这些错误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可小觑。BBC的特许状要求,其报道要遵循高标准的审校——但在推特上,记者们在没有任何监管的情况下,能够随意对坏消息发推“开炮”。社交媒体的广泛受众让BBC不可能缺席于这片新战场,但是传统新闻报道的高标准严要求是否能与推特言论的时效性兼容?这是BBC尚未解决的问题

最后还有政治和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BBC正在成为英国政治角力中的一个文化武器

一方面,左翼热情地称其为“公共财产”,为其辩护;另一方面,保守党对BBC的不满也由来已久。几十年来,保守党一直声称BBC吸取了太多公共财产,抑制了英国传媒行业自由市场的运转。不少右翼人士主张缩小BBC的规模,或者直接取缔电视执照费。撒切尔夫人任职首相期间,曾使用大范围的经济审查流程以缩减BBC到“适当的规模”,认为BBC是“有偏见且不负责任的”。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则打算重新探讨电视执照费制度以及欠费构成犯罪的合理性,不再把欠费作为犯罪处理,转而适用民事罚款制度——不必说,这一计划若是落实,没有了刑事诉讼的威慑,逃缴电视执照费的现象只会愈加严重,无异于给BBC断粮。

面对政府方面的强烈敌意,BBC的总裁Tony Hall爵士已于今年1月宣布离任,尝试为新领导应对局势留出充分的空间,尽力摆脱过去这段时间的既有负担。随着新任总裁Tim Davie走马上任,政治斗争又转向BBC领导层的另一个空缺:BBC董事会主席。作为BBC的内部监督机构,该董事会的主席由政府任命,拥有一项极为重要的权力:在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解雇BBC总裁。

保守党人士,英国前文化大臣Nicky Morgan,是BBC董事会主席的热门人选之一。

现任主席David Clementi爵士已表示不会寻求下一个四年的任期。这个职位正式的招聘程序尚未启动,但在2021年2月接替董事会主席一职的人选无疑将是BBC的批评者竭力把控的对象,BBC的政治命运也维系其间。

尾声

几大问题相互关联,并且牵扯到一系列微妙的平衡:一边要留住忠实的老听众,一边要赢回年轻听众;一边要制作出高质量的公共服务内容,一边也要削减成本;一边要防止最优秀的人才外流,可也被扣上薪酬过高的帽子;一边要在数字新闻领域中以领头羊的姿态一往直前,同时还要保证费时的事实核查与验证流程的到位。

这一切都指向BBC在将来的路线:我们在2020年期待的是一个怎样的BBC?2030年呢?再往后呢?不少人谈起BBC的价值就说到他们的优质内容,但这是不够的。BBC必须改变,但并不仅仅是为了维持现状,或者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见招拆招。我们并不希望BBC日后转向推特上那种持续追逐“爆点”的新闻。有一些更加严肃的问题需要考虑,比如说,在网络新闻、播客、电视娱乐这些领域里,BBC的存在是否抑制了其他营利性公司的发展。

很多人觉得BBC应该只制作“公益性”的内容——国际新闻、调查报告、欠发达地区的广播——而把那些名人主播体育播客,真人秀明星的聊天节目留给有盈利需求的播客出版商。但BBC不能这样被掏空。自1922年诞生直到如今,近百年间,BBC持之以恒的路线一直是:用流行娱乐节目吸引观众和资金,以支持公司其他的业务,比如有价值的新闻报道节目。面对已经习惯于Netflix海量选择的当代用户,剔除掉娱乐,然后只指望干巴巴的调查新闻来生存,最起码来说也是不现实的。BBC不是播客出版商,也不像某种生态体系,它要做的就是多元化求胜


作者:Caroline Crampton
翻译:何润哲、Phyllis
编辑:得闻
排版:何润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