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做播客就是不一样,人家做了个“剧” | 播客这么好玩

返回首页

“Nicky,你真的准备好在"Cyphercast"节目里记录我们的破译过程了吗?” “是的,怎么了吗?” “我这么说吧,破译过程似乎像一种诅咒,要命的那种。”


从这里开始,Nicky Tomalin就和她的听众一起,共同踏上探索密码破译专家解密70多年前的外太空神秘信息之旅。团队成员Robin May Lyons 博士和Ty Waldman教授等人发现,密码以每分钟低于300赫兹的频率传输,不仅证明了外太空的智慧,还证明这种密码有特定的传送对象。1945年来,29位专家死于破译过程,他们都没有活过50岁,而且是在没有大规模战争的和平年代。不过Nicky转念一想,70多年,29/200。她和破译团队一样,准备好了。


随着密码播放,Nicky的记录推进,奇怪恐怖的事情逐一发生,这样的氛围也导致Nicky和团队的关系时刻受到考验。第三集结尾处她甚至说,“我真心希望,第四集节目我还能为各位听众正常播报。” 直到来自通用电气公司(GE)的Kalpana博士加入,他们才开始发现解密的关键方法。不过由于“破译”威胁到了团队成员的生命安全,Robin博士果断在最后关头叫了停。“如果外太空的生命体想和我们对话,那么首先就要尊重我们,而不是以这种让我们牺牲生命的方式。Nicky,你的播客也是一样,你要学会先尊重我们,然后才是报道。”


Nicky笑了笑。“这不是解密,是测试。” Nicky从她的肉身里脱离,消失在大楼里。



在虚构播客里虚构一个播客,然后再给这个播客虚构一个主播,这就是Nicky Tomalin的身份。跟着这位虚构主播去深度体验一个虚构科幻故事,这就是“The Message”听众的感受。一切都是虚构,可无论从身份设定还是收听体验,一切又实在地可怕。等等,你有没有听到Nicky的声音?她不是永远消失了吗?好奇怪啊。


“你知道什么才最奇怪吗?你的发型。”


别怕,假的。这是播客节目“The Message”,它是通用电气公司(GE)和Panoply(企业级播客服务平台Megaphone前身)联合制作的科幻悬疑播客剧,2015年10月开播,一共八集,获百万下载,勇夺苹果播客当年收听冠军。由于在其他播客节目上打广告不仅要付钱甚至还会被听众抱怨,于是,GE为了吸引年轻的、喜欢科技的人群,决定自己制作一个播客提高品牌效应。“The Message”播出后反响热烈,GE旋即于2016年推出续集"LifeAfter"

和字面意思一样,"LifeAfter"讲述的是人死后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计算机程序,或者说是一项服务。


她以人生前的声音为素材创造假声音,想要继续和所爱之人继续通话,就要跟着指令走。前FBI员工Ross Barnes就是如此。当他发现不幸死于车祸的妻子Charlie能够以声音的形式陪在他身边,只觉得满耳朵柔情蜜意。但没多久,他就发现背后有一个很大的阴谋。这个自称“Sasha”的计算机程序操控人们留下的声音、掠夺他们的肉体,却声称“要使全人类免受心碎之苦,去一个没有悲伤的天堂。” Ross在与其交锋的过程中,无论在工作还是心理状态上都发生了很多起伏,尤其在面对“不必再受‘永失我爱’的痛苦”的诱惑时,很难抵挡住。他对上司喊道,“你们这些正常生活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只是一味说我们受Sasha控制就是意志力不坚定、是背叛,你们懂什么?” 不得不说,这类细节的填充让听众无法只从单一的角度或者个人的立场去思考整个故事:没有一种行为是无缘无故的,没有一个说法是值得立刻批驳的。此时Sasha“是声音提醒我们,我们是人类”的论调甚至有些悦耳。



“The Message”"Life-After",故事都关乎科技、科技与人类的关系、人类与人类的关系。对于GE来说,这档品牌播客当然是公司为提升公司形象、开拓市场在新领域进行的尝试,但正如GE 全球创意总监 Andy Goldberg 所言,他们不希望节目成为广告,而是希望它成为“提升品牌知名度的一种方式”。所谓“不提及品牌,却让听众了解品牌。” 因此,在制作初期,GE就明确了自己的需求:这是一档不同于其他品牌播客的全新形式的播客,要能留得住听众,要“黏住”他们的好奇心,让听众每周都回来继续听,且GE这个品牌贯穿节目始终,却又不见其踪影。


基于这一目的,编剧Mac Roger在头脑中规划故事的时候便想到,GE是全球为数不多做以声音为基础做医疗研究的科技公司,便以声音打底,写出了“The Message”的系列故事。该故事解密过程中,所用到的技术也是GE在现实生活中就存在的超声波技术。可以说GE这波“化骨绵掌”式的广告打得极好,如糖入美馔,消于无形,却满口生津。


而对于整个播客剧而言,GE的这系列节目也提供了一些正面参考。Panoply首席内容官Andy Bowers说道,“就播客运营来说,我们在尝试很多方式……像GE做“The Message”的方式就可以说是未来播客产业发展的一种可行模式。”这首先是因为,由于合作目的和形式不同,相对非虚构类播客来说,双方对节目的把控、基调、自己在节目中的角色承重等的争论要温和一些,二者分工职责明确。其次,虽然GE是联合制作方,但这是一档科幻小说类的节目,是一种娱乐,而非背书,无论是公司还是播客制作方,都很乐意参与其中



两季节目播出完毕后,还另外追加了一集30分钟的“圆桌讨论”。天文学家、“StarTalk”主播、科幻爱好者Neil deGrasse邀请了包括计算机科学家、软件研究专家和本播客节目编剧 Mac Roger在内的三位嘉宾共同探讨科幻小说节目之外的真实科技问题。


嘉宾们认为,节目虚构的那种通过收集社交媒体数据以还原人物生前状况其实就是一个机器学习的过程。只不过难点在于,要有一种简便的、随时可更改且能够简易更改数据的办法来维持。对于科技,有人拥抱、有人畏惧,但技术本身百利无一害。未来我们将与AI共同生存,这将大大改变我们对于“社交”、“智能”、“互动”等概念的理解。如果说第二季“爱”字出头的故事里, “说的是在一起,但最终要说的还是分离”,那么整个系列里关于我们和科技的关系,则“说的是矛盾,但最终要说的还是融合。”




参考文章



1."How did the GE-branded podcast The Message hit No. 1 on iTunes? In part, by sounding nothing like an ad"


2."How General Electric Created The Hit Science-Fiction Podcast “The Message”"

推荐阅读

远程办公月余 员工士气如何凝聚?企业播客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档品牌播客和它的“内幕”

New Balance用一档播客讲述独立精神与自己的时尚感

用调查报道的“心思”去扒开羽衣甘蓝背后的秘密 | 播客这么好玩

这些文化品牌想用播客打开阅读

一档运动饮料做的播客和它的差异化尝试 | 播客这么好玩

Tinder想用一档播客来定义数字时代的人际关系 | 播客这么好玩

万事达卡做的播客和它的非典型内容创作 | 播客这么好玩

汽车品牌在播客世界“大胆”驰骋 | 播客这么好玩

用真实故事让一家网约车平台的核心价值具象化 | 播客这么好玩

轻奢品牌在播客里和你聊聊梦想、社群与世界 | 播客这么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