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 twitter
「播客一下」媒体计划,是「JustPod」的一部分,致力于持续追踪播客领域的动态,并在中文世界建立起与全球播客生态联通的桥梁。 关于播客一下
RSS 地址
是什么让华尔街巨头拥抱了播客?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Axios报道,在2019年5月推出了播客"Top of Mind at Goldman Sachs"后,世界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的高盛集团(...

用300G录音讲述一个“边境故事”

要做一档叙事型播客 去年8月,看理想的内容编辑何艳玲与同事张琪茜从北京出发,前往了位于中缅边境线上的小城瑞丽。显然,这个地方与何艳玲出发前所想象的边境小城不一样——战乱、经济发展、毒品、偷渡等构成了主流媒体对边境的报道内容—...

苹果播客今年历经波澜,但它依旧“守护”着播客

2019年6月的第一天,有一位听众告诉播客《两个 iT 大叔》的主播“大叔”Herock,说他们的节目在苹果播客里搜不到了。大叔收到反馈后,...

Luminary付费播客试探遭遇滑铁卢,却让播客圈思考自己的未来

2019年3月3日,这一天,一家叫做Luminary的公司两次被播客圈注意到。 《纽约时报》当天发表了一篇对这家初创企业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tt Sacks的专访(刊登在3月4日的印刷版面上),为一家创业公司写下一篇1300多字的长文,这在《...

Gimlet的创业故事画上句点,播客行业驶入新道路

2018年春天,播客公司Gimlet Media的联合创始人、主席Matt Lieber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的邮件,希望可以邀请他详谈。Matt有些意外,他不清楚这样一个邀请到底意味着什么,Spotify又会找他谈什么。他跑去咨询熟识的银行家,...

播客与航空公司一起飞

不知道有多少喜欢播客的人在长途飞行之前,会像我一样,在手机下载好几个小时的播客来打发飞机上的无聊时光。不过事实上,在一些欧美的航空公司现有的机上娱乐系统中,已经开始悄然出现播客内容。 英国的维珍航空可能是将播客带入机上娱乐系统的“先行者”。维珍航空在2017年4月与美国知名的播客公司Gimlet旗下的创意营销部门GimletCreative联合推出了品牌播客“The...

台湾地区的中文播客

记得《忽左忽右》开播差不多半年以后,有一位节目嘉宾就跟我和程衍樑说,台湾有一档播客节目跟你们的风格有几分类似。那个时候我开始注意到这个比《忽左忽右》早一年开播的节目「馬力歐陪你喝一杯」。差不多同时,...

第二届 PodFest China 这或许是中文播客史上最盛大的一次「面基」

上面这张“全家福”或许是中国播客界等待多年的一个时刻,但同时它又反映着即将过去的这一年,中文播客界发生的许许多多的变化。 2019年,中文播客界不再仅仅只是许多播客爱好者,出于个人兴趣或业余爱好,与三五好友分享交流的“小天地”...

向西方播客人介绍中国播客

我想有一些订阅这份Newsletter的读者是因为读到了Nick Quah对我的问答。在这篇问答中,我向Nick和他的读者较为全面地的介绍目前中国播客发展到了什么阶段,西方播客人应该从怎样的角度和眼光来认识并观察播客在中国的发展,以及中国播客人还需要做些什么等等。 对我个人而言,这篇问答也是对我过去一年多时间,深入观察中国播客行业的一系列思考的全面梳理。而今天来看,...

“播客泡沫”已至?

过去两周在美国播客界所发生的一系列变化,包括: ·Buzzfeed宣布将关闭其播客制作部门,并对播客制作团队进行裁员。Buzzfeed表示未来还将会继续做播客,但将转而使用freelancer而不是自有团队; ·Slate杂志创办的播客公司Panoply表示将关闭其播客制作业务,并裁掉了大部分员工。公司表示未来将做播客的分销商,而不是内容的制作方;...

Serial第三季回归

Serial第三季9月20日回归,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听过它放出的第一、二集。我这封关于播客的newsletter的第一期可以聊到新一季的Serial也算是个极好的开始。 新的一季对节目做出了一些调整。从数据来看,听众对此还是十分认可。根据播客数据检测机构Podtrac的数据显示,新一季的头两集上线14个小时,就分别获得超过140万次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