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步搞定叙事类播客制作 | This American Life制作人实战分享

返回首页

叙事类播客是不是就是讲故事?怎么通过设问挖掘出故事细节?好的故事的标准是什么?简单的想法最后是怎样孵化出完整的故事的?第二届PodFest China嘉宾,"This American Life"制作人Emanuele Berry分享了她的心得与经验。按照这八个步骤,你也可以初试叙事类播客制作。


2019年11月9日,在上海举行的「PodFest China工作坊」现场,美国殿堂级的叙事类音频节目"This American Life"制作人Emanuele Berry,对自己制作的一集讲述1930年代移居苏联的非裔美国人及其后代的播客节目进行了分享。(Emanuele Berry在分享中作为案例的故事“Black in the USSR”于2020年2月14日在"This American Life"第694期节目中播出。)


如果你对叙事类播客的诞生充满兴趣,或者做好和团队亲手打造你们的 “一千零一夜”的准备,这份涵盖选题、采访、到制作的指南 献给你👇


好的idea需要发散思维


找想法是做叙事类播客最困难的步骤之一。制作人需要对一切保持好奇,好奇心可以促使你更想去了解一个故事的起因。


大量阅读/观看 。我喜欢在Youtube上刷视频,不同类型的视频能够让我了解人们当下的喜好,帮助我找到值得深挖的选题并能加强脑海中故事场景感的塑造。看视频的过程中还需要你不断地写下对视频内容的提问,判断你要做的故事的大概走向,发散关于这个故事的各种想法。

找到能回答你的问题的人。现在你的手上已经有了份写的密密麻麻的问题清单,你需要去找能回答你的问题的人。这时只要记住把你的网撒得又远又广,找到相关的人越多,你的故事才越可能生动成型


一遍又一遍打电话。在联系好人后,先了解整个故事发生的背景,查资料看有没有相关的历史事件,政策变动,然后抽出时间给你找到的人们打电话,简单聊聊他们的故事。这些前期的电话调研可能会帮助你找到一些新的推进者,或者故事会冒出新的想法、新的走向


热烈讨论的选题会


每周"This American Life"都会开长达三小时的选题会,每个人会拿出1-2个选题来展开探讨。而提交的这份选题不应该只有几个简单的句子,它们得是一个初具雏形的故事,其他成员大概知道在这个故事当中会发生什么

◎ 美剧"High Maintenance"展现选题会场景 图源:视频截图

什么是好的选题?选题会上每个成员都需要对提出的选题发表意见,这部分是最令人期待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碰撞在一起往往能产生更多火花。好的选题需要有生命力,不一定做出来后会产生很大价值,但在了解美国文化历史、思维方式等等方面给人有所启迪。不好的选题就会被划掉。

◎ PodFest China工作坊现场 摄影:Mavindu


故事情节现场开选题会的感觉会更好,因为你可以给大家放你之前找到的视频,看这个视频能否引起团队更多人的兴趣。这也是在传达故事的力量。在这个讨论中,你们可以预设一些故事情节,寻找一些有趣的点。提出很多问题,顺着问题链条触及到故事的核心。


更大的想法/反应。你可以把这步当作思考题,不要求你在选题阶段就设置大的主题。但你需要表现出你在想什么。比如在美国”作为黑人“意味着什么,在美国之外”作为黑人“又意味着什么。
当整个选题会结束后,会有一个编辑来辅助你,给这个故事采访、写作的指导。你可以和他们谈论你的想法。"This American Life"有四个编辑,他们都是指定的制作人。


采访前的准备工作


确定好选题后,整个制作就提上日程了。在第一步你已经对整个选题做过前采和初步的研究,但如果你不想空跑一趟,或者花费大量时间却没获得有效信息和重要情节,还是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预知故事全貌。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事情本身的样子,有时也需要我们从已知的细枝末节中窥到故事全貌


我需要去问什么样的问题”让故事发生“。因为叙事类播客呈现出来的样子是讲述者口述故事,制作人需要通过问题引导,让讲述者讲出最精彩的部分,推动故事的前进。就需要常问自己“我需要去问什么样的问题让故事发生”。


不要列满问题清单。列出几大页问题对你的采访并没有什么帮助,你是不会记住这些问题的,最好的采访状态是需要你与受访者共情,这样ta才会讲出更多故事。你可以列出自己最关心的五个方向,在这五个方向下用一些小问题填满他们,这样的好处是既能把握最重要的方向,在后期补采中,也能让某条线索需要补充时有据可循。



采访时的常用设问


这一小节我们单独讲讲”问问题“。再次重复一遍,我们要得到的回答不是“谁,在哪,为什么?”而需要问“告诉我…,是什么,怎么样了?” 当我和编辑一起工作时,编辑会不断强调这点。


1.想得到叙述性回答的常见设问

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


“干什么了?”


“你们是怎么回到美国的?”


“能说下你们当时聊了什么吗?他的语气是怎样的?”


“能给我讲讲关于您祖父移居俄罗斯的故事吗。”

2. 想得到思考性回答的常见设问“那让您感觉如何?”

这个设问看起来很俗气,因为这像是受访者的心理医生在帮他们做疏导,但却非常有效,你能直接得到受访者当时的情感反馈。


“您有什么想对二十年前的自己说的吗?” 很多时候这类问题——比如“如果当时自己知道自己的生活是现在这样,你还会去做那个决定吗?”“你怎么评价以前的自己?”能得到受访者的态度、立场。


“能谈谈您当时的心理斗争是怎样的吗?”



不要错过有价值的录音


我们在采访前需要知道最终想要什么样的录音。好的录音有两种,可以是一个奇闻轶事,要么能让听众产生情感体验。


最基本的构建方式:奇闻轶事像单口喜剧每几句就会埋下一个笑点一样,为了能吸引听众听完这个故事,我们可以设置很多的妙语、悬念,不断地抛出这些画龙点睛之语(punchline)会让整个故事没有那么平铺直叙、乏味,你需要学习怎么挖掘故事的细节。细节需要你留心,也需要你不断地追问受访者。


让听众产生情感体验。故事需要真实的喜怒哀乐,帮助调动人物的情绪。

想得到的声音。有时我也会提前发邮件告诉受访者,我从她一进门就会打开录音设备录制,我会希望录到狗隔着门向她乱叫声,开门声。这也是很多播客制作人的习惯,去哪都打开着录音设备,不希望错过任何有价值的声音素材。但有时也会造成困扰,一方面你会觉得无法关掉手上的录音,心理焦虑,另外因为文件过大剪辑不方便,需要你及时整理分类。

◎  图源:美剧"High Maintenance"视频截图


自然而真实的采访


采访是制作叙事类播客中很重要的环节,有时"This American Life"希望把采访对象说的所有细节都能录下来,甚至会让嘉宾和他们一起回到录音室。当然,也有电话采访的时候,但效果总不如面对面采访。

◎  图源:美剧"High Maintenance"视频截图


采访需要全面。我们需要做很多采访,确保我们采访到了所有的基本信息,以便从中寻找最好的版本。有时会对同一主题进行多次采访,在做俄罗斯黑人这集节目时,我做了三个角色的采访,然后在十段录音中只用上了两个。这就是制作一集叙事类播客周期长的原因,简单的一集故事可能需要两周时间制作,而长一点的故事就不能确定上线时间了。“制作一集叙事类播客就像时间黑洞。”


"This American Life"团队非常重视故事的结束,他们不想制作一些被听众认为是“烂尾”的节目。这就要求在采访的过程中制作人随时能把握住采访的方向和目的。另外,虽然前期你写下了很多问题,但录音设备中你的声音绝不能听上去就像是有脚本的,应该以一种自然的方式对他们说的话做出反应


尊重事实。虽然我们前期已经大概知道故事的全貌,但也要做好受访者”并没有以你所期望的方式说任何事情,也没有讲你所期望的故事“的准备。不过不要急着打断受访者,或显得很不耐烦,“走偏”的故事没准藏着更好的主题。


在做俄罗斯黑人这集时,最开始采访前一直设想的是探索黑人在俄罗斯和在美国人印象中的差异,想思考两国的文化、社会背景。但最后和受访者谈得最多的是情感生活,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但这是受访者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事情:一个俄罗斯的黑人孩子,从小周围就没有其他黑人,所以她有一种深深的孤独感。她有很多朋友,但她觉得世界上没有人能理解她。

◎ 第二届PodFest China主题演讲现场 摄影:Mavindu

这也是最后故事的结局,受访者的痛点就在于她的肤色和身份,它定下了整个故事是寻找灵魂伴侣的故事。虽然和预设的不同,但合乎常理。采访有时会给你带来很多意外的故事


如果故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必须要接受它,不要试图在后期用剪辑努力创作出自己想要的故事。很多制片人犯得一个错误就是认为故事是一回事,采访是另一回事。但一定要保持真实,采访是为故事服务的,你也只能配合声音素材工作。



用脚本讲故事


这是项大工程,可能需要你复盘所有的录音材料。对于写作,我爱恨交加,又无法回避。


厘清你的故事结构。编辑会和你一起理思路,按照采到的故事情节来设计播客的叙述方式,比如要不要采用倒叙,插叙等。我们可能会频繁地去找原始录音,筛选出受访者最带感情色彩和表达他们想法的声音,其他声音如果你能用制作人自己的话(旁白)说得更好就可以不用了。


从激动人心的地方开始,再接着讲故事是个很好的结构方式。我们也常能在广播里听到这种结构安排,用它来吊足听众胃口,对这集节目产生好奇心。在我们的叙事类播客中,需要有小场景引出故事,后面的讲述要有低谷有高潮,结尾可能会以回到现在结束。"This American Life"就倾向于按时间顺序和情节来安排惊喜情节。

◎ 第二届PodFest China现场 摄影:Mavindu


是真的像写文章一样写作吗?我会在写作时对自己说话,然后把对自己说的话打出来。除了安排你的故事情节、埋下伏笔,你需要写出你喜欢听见的声音。写作根据个人习惯,可以花时间写的很完整,也可以马马虎虎。另外写作可以帮助你拯救不好的录音,如果你能把想要放弃的那些非常糟糕的故事”写好“,那你就非常棒。基本上,写作这步就是为”需要但又没采到录音“的部分搭桥



精心剪辑成就好故事


到这一步,一集叙事类播客就已经完成了80%。


讨论会。和你的编辑、团队其他两三个成员坐在一起,你需要先通读写好的文稿,然后播放粗剪出来的故事。像选题会一样,每个人都会边听边记下需要做的改动,播放完再讨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建议最准确,场景又会非常激烈。这也意味着你得回去一遍遍修改,讨论,再修改,再讨论……终于,你可以把整个脚本递给总编辑了,但还得做好不通过的准备。

◎ 美剧"High Maintenance"展现讨论会场景 图源:视频截图


这是在一个团队里极耗时间、麻烦的部分,当然也是质量的保证。不停地打磨脚本会让你觉得这个故事永远都不会播出来了,不过好在你的编辑总会在你身边,他能够理解你的处境,可以互相打气。


剪辑。音频在"This American Life"会交给专业的后期团队 ,他们会根据脚本来精剪。不到最后一分钟,感觉故事都是很乱的。

👆一篇指南看下来,可能也许每一步都不简单,但好的叙事类播客值得你去这样打磨。"This American Life"一集平均制作周期都在三、四周,所以不要有太多顾虑,放手去做吧,记录值得记录的故事,为了不在这个时代失声。


往期推荐

🔗Emanuele Berry:我与This American Life | PodFest China实录①